卡梅隆大帝與前妻合作的科幻經典,現在看起來也毫不過時!

來源:這胖子愛看電影 2019-03-01 17:27:06

凱瑟琳·畢格羅才不是那種需要傍前夫的女導演,雖然她的前夫是被敬為“卡神”的詹姆斯·卡梅隆。

當年,卡梅隆去片場希望找個女演員,結果發現了和自己很“像”的女導演凱瑟琳·畢格羅。兩人都是工作狂,片場暴君。卡梅隆很驚喜能在片場看到一個女版的自己,加上對方才華橫溢,于是兩人很快結婚。但兩年后就宣布和平離婚。我們會愛上自己,但常常我們最痛恨的人,也是自己。把一個翻版的自己當做另一半來結合,結果可想而知。

結合失敗,但兩人卻建立的牢固的友誼。2008年,卡梅隆拿出十年磨一劍的《阿凡達》,全球瘋狂,票房新高,奧斯卡幾乎一邊倒。就在大家準備看卡神“加冕”時,結果評委們“不懷好心”的把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統統頒給了他的前妻凱瑟琳·畢格羅以及她拍攝的《拆彈部隊》。

卡神兩次注視著自己的前妻登臺領獎,兩人還深情相擁,但攝影機給出的超大特寫,依然抓住了卡神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失落和尷尬。

從此之后,再也沒有人叫凱瑟琳·畢格羅為詹姆斯·卡梅隆的前妻。當然這是后話。

凱瑟琳·畢格羅曾說:男人那活兒我能干得更牛!詹姆斯·卡梅隆估計是第一個認可這句話的人,所以才會在兩人離婚數年之后,把一個名為《Strange Days》的電影項目交到凱瑟琳·畢格羅手里。這是一個有關千禧年的電影,卡梅隆當時分身乏術,眼看2000年迫近,他干脆把項目交給了靠譜的凱瑟琳·畢格羅,自己當起了制片人和編劇。于是《末世紀暴潮》(Strange Days)誕生了!

毫不夸張的說,即便把片子放到現在依然毫不過時。影片以1999年的最后幾天為故事節點,講述了發生在世界末的離奇故事。

男主角列尼,落魄的前警察,從警局辭職后,干起了盜賣“他人記憶”的事兒。

當時FBI開發出一套可以錄取他人記憶的機器,希望由此打擊犯罪,結果犯罪率依然攀升,但機器通過黑市被交易,人們可以通過機器體驗他人的經歷和感受。列尼是盜賣的好手,一個優秀的圣誕老人,無心插柳的神父,卻也是一個蹩腳的心理醫生。他了解別人需求,投其所好的把記憶賣個對方,但自己也沉迷于過去中,他和別人一樣,都是欲望的奴隸而已。一天,一位向他提供記憶經歷的妓女神情緊張的找到他,說有非常重要的記憶要賣給他,列尼還沒來得及體驗估價,碟片就被意外拿走,他正苦惱汽車被拖,絲毫沒有留意對方的慌張,直到妓女被殘忍殺害,發現自己被跟蹤,他才察覺其中大有文章。

死去妓女的記憶將導致社會大動蕩,用列尼的話來說,“如果公布它,真的就是世界末日了”!《末世紀暴潮》極為前衛,試圖探討了真實與幻覺的區別,這個幻覺與其他科幻片的“擬態虛擬世界”不一樣,這個幻覺是他人的真實記憶,只是對于體驗者來說,它具有幻覺的成分,是欲望他者之欲望的完美表征。

列尼是兜售欲望的老手。他的宣傳語是:“我是您的神父,您的心理醫生,我會把你帶到那些讓你魂牽夢繞的幻覺中去”。他與失去雙腿,無法行走剪輯師好友見面時,給好友提供了一個在沙灘跑步的人記憶,記憶中還有健美的美女與他的寒暄,腿是里面最為醒目的存在,是自我欲望,他者欲望的完美融合。

只是當好友從機器中蘇醒時,一陣巨大的悲傷將他占據。重獲雙腿的幸福曇花一現,更為強烈的悲傷將他吞噬,提醒他幻覺和現實的落差。

列尼是個優秀的販子,但絕對是個差勁的心理醫生。因為連他自己也沉湎于機器帶來的欲望幻覺里。

他總是心潮澎湃的一次又一次體驗他與前女友菲斯的甜蜜過往,他已經習慣與幻覺談情說愛。可當記憶回訪完畢后,重返現實的孤獨又令他痛苦不堪。那些甜蜜如同上癮的毒藥,副作用強烈,卻讓人不愿舍棄。

片中的記憶抓取與體驗機器解開了關于模仿的欲望無解的方式:以他人為榜樣,同時又取締了他人這一障礙。即能夠無須斗爭、競爭或遭遇抵抗便可占據他人的位置。但這種滿足欲望的方式只是一種稍縱即逝的補償,總是讓人帶著苦澀回到現實中。它越是給人以滿足,就越是加深人們的失落,這種方式既迷人,又殘酷。切尼遭遇的問題并不是把自己禁錮在孤獨中這么簡單,而是在對方以及對方的欲望均不在場的情況下,仍然想要讓那段過去的時光重返。

現實中,一次次被成熟起來的菲斯拒絕,被菲斯的現任男友,聲望卓越的音樂人毆打顯示出幻覺和欲望的毒性。《存在與欲望》中,薩特提到:眼神不可能被看到,我一旦朝眼神看過去,它就會立即消失,看到的只有眼睛。影片第一秒就是人的眼睛特寫。而且影片還使用了大量的“第一人稱”視角,給人如VR般的視覺體驗,手持攝影的強烈風格讓影片有著別樣的觀影感受。影片里,當角色使用記憶儀器時,看與被看,體驗與反體驗,形成了復雜的多角棱鏡式關系。有人甚至在殺害他人后,強迫打開對方的眼睛,交換儀器,讓死者體驗被殺后,他人視角中的自己。

這種變態的行為希望加倍幻覺的毒性和功效,放大苦痛和畸形的快感。但他人的欲望只有他人才能了解,才能詮釋。相互的愛無法永葆無虞,想要把他人禁錮在過去的欲望中,受到的處罰將是走向一個空洞而死亡的未來。片尾,影片在社會和個人兩個層面讓主角回到了現實。那段爭議巨大的錄像,被男女主角千辛萬苦地交到了正義的警察局長手里;

而切尼終于擺脫對菲斯無法自拔的欲望,找到了觸手可及的真愛所在。人就是這樣奇怪的物種,沉迷于無法得到的幻覺中,卻對現實可以觸碰的愛視而不見。希望他人永遠和過去共處的時光一致,這是欲望的一種病變。切尼希望欲望永遠不變。然而,欲望的本質是自由、虛無。欲望不承諾什么,它永遠也不知道承諾為何。因為一旦欲望給出承諾,它便不再是欲望。切尼和女主角在新世紀的第一分鐘里忘情擁吻,他終于不再欲望他者的欲望,他變成了欲望本身。

《末世紀暴潮》這部包裹著欲望的科幻片,在當年遭遇了票房滑鐵盧,投資4000萬,只獲得了700多萬票房。里面有著前衛的科幻內核,還有超越現在很多偽黑人電影,對于種族歧視的激烈控訴和表征。

只能說生不逢時,過于超前了吧!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