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川一聲爆喝,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人已經來到了來福的身后!

來源:胡冰霜講故事 2018-12-03 15:27:41

寧川一聲爆喝,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人已經來到了來福的身后!“那敢情是因為他們看到我們的反差太過巨大,所以才來圍觀你的!你看,這些都是你的追求者,難道你就沒有一絲的心動嗎?”寧川笑意滿面的看著上官懷夢,揶揄的說道。沒有上官云飛在,他們的談話也就輕松了許多!“傻瓜,不知道我心動的是你么?”上官懷夢在心中輕喃一聲,卻并沒有說出來,只是臉帶笑容的搖了搖頭。而寧川,也知趣的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哎喲,我的天啊!這不是上官家的大小姐嗎?什么時候護花使者變得這么寒摻了?”本來擁擠的人群,再聲音出現以后,都自覺的讓開了一條路,人還沒有到,聲音再一次傳來:“嘖嘖嘖……瞧這打扮,瞧這實力,即便是天蒼城的乞丐,恐怕都會比他好一萬倍吧?”“哈哈哈……”隨之而來的,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一群人出現在寧川的眼前,為首的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手執一柄紙扇,輕輕的擺動著,看上去文質彬彬,但是從他剛才說的話便可以看得出,罵人不帶臟字,不過是一個斯文敗類而已。他身后,更是帶著十幾個身穿黑袍,面目猙獰的隨從,每一個的臉上,都帶著不懷好意的目光,表情甚是猥瑣。看到他們出現,上官懷夢的眉頭明顯就皺了一下,美好的心情也在瞬間被打破了,說道:“孤空月,本小姐今天沒有時間跟你廢話,你最好閃開,否則后果自負!”“孤空月?”寧川面露不解之色,在這天蒼城中,竟然還有人膽敢冒犯上官家族的人?很快,上官懷夢便輕聲的說道:“孤家是一個極為獨特的家族,他們家族做的是妖獸生意,實力可以比肩昆天域中的任何一個家族!這是他們家族中的公子哥,孤空月!”“又是一個紈绔子弟!”

寧川撇了撇嘴,心中對于這些富家子弟沒有一絲的好感,仗著家族有權有勢,四處欺凌。“喲喲喲,這上官家族的大小姐,臉色變得真快啊!看來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是配不上上官小姐的審美觀的!”孤空月陰陽怪氣的說道,明顯是在嘲諷寧川,說完以后,他身后的隨從又是一陣哄堂大笑。一步踏前,寧川面帶笑意,輕聲的說道:“孤公子是嗎?出門之前,你家里人有沒有人說過,讓你刷了牙再出門。你不知道,你的口好臭嗎?”“哈哈哈……”笑的不是孤空月身后的隨從,而是圍觀的眾多修者,瞬間他們對于寧川的好感便提升了上來,那些嚷嚷著要找寧川搏殺的修者,也放下了手中的菜刀,向寧川豎起了大拇指。孤空月說話,不過十幾二十人笑,而寧川說話,卻引起了幾百人,甚至上千人笑,在氣勢上,已經壓倒了他。

你……”孤空月被氣得漲紅了臉,還沒有說完,就再次被寧川打斷了:“你什么你,你還是不要說話了,口這么臭,省的污染了天地之間的元力,感染到眾多修者!”論實力,寧川不弱,論嘴皮子,在惡人谷中呆過的寧川,更是凌駕于眾多人之上。“噗……”一連被寧川嗆了兩次,體內血氣一陣翻滾,孤空月被氣出內傷,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想必談笑之間檣櫓灰飛煙滅,說的就是眼下的情況了吧!“干了他!”孤空月一聲令下,后面的人元力洶涌,瞬間便將寧川圍在了中央,成了一個必殺之局。“孤空月,我勸你還是不要太過過分!難道你就不怕上官家族追究下來嗎!?”上官懷夢目光一冷,出言說道。作為這里的“地主”,她當然不會讓寧川吃虧,論實力,上官家族并不懼怕孤家,只是沒有什么沖突,兩家都不會撕破臉皮而已。“哼,今天無論你說什么,這小子我都是要定的了!”

孤空月眼中怨恨的神色絲毫不掩蓋,還沒交手,他已經吃了一個大虧,如此丟臉的事情,他怎么會忍氣吞聲。“我打他們一頓,應該沒事吧?”眨了眨眼,寧川臉上帶著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容,輕聲的問道。“也好,不要打死了就好!”上官懷夢搖了搖頭,緩緩的走出了隨從的包圍。這些隨從的實力不弱,全是天元境中期,但是上官懷夢卻絲毫沒有擔心寧川吃虧,被寧川盯上,吃虧的,應該是他們!“殺!”一名修者高高的躍起,元力全數凝聚在雙腿之上,直鏟而下,勢不可擋。面對一個天元境初期的修者,他要做到一擊必殺,也好在自己的主人面前表現一下,尋求更好的發展。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其他隨從也動了起來,他們口中不斷的怒吼著,眨眼間元力便席卷了整片天地。可惜的是,他們遇到的人是寧川!

就在眾多修者認為陳洛必死無疑的時候,寧川突然動了。他的手上凝聚著一股元力,虛空一指,元力直接射在了半空中那名修者的腳底之上,洞穿一個拇指大的血洞。“啊!”本來氣勢洶涌的修者,此時疼痛傳遍了他的全身,直接在半空中倒了下來,落在戰場之中,被無數同伴所踐踏,發出一聲聲凄慘的叫喊之音,宛如殺豬!“他……竟然一招破開了天元境中期強者的攻擊!?”一名修者似乎不相信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擦了擦眼睛,喃喃自語。可是讓他更加不可置信的事情再一次發生,寧川的步伐極為飄渺,穿梭在人群之中。一雙拳頭化作血紅之色,每一次出拳,都帶著聲聲的破空之音,打在孤空月隨從的身體之上。不過一兩個呼吸的時間,本來氣勢洶涌的隨從,此時已經有了七八個,被寧川打倒在地,完全沒有了反抗之力。

雖然寧川僅僅是天元境初期的修者,但是他的肉體,還有功法,都是十分強橫的存在,對于戰斗的理解,在同境界的修者之中,更是近乎于變態的存在。此時,沒有動用實力元力,即便是肉體的力量,便已經足夠將他們打趴下了!“廢物,站起來殺了他!否則我就殺了你們!”在不遠處的孤空月暴跳如雷,大聲的吼叫著,只是寧川一個眼神,便已經將他震懾,腳步連連倒退,再也沒有絲毫的話語。“這……還是天元境初期嗎?”眼前的情景已經完全超出了眾多修者的理解,在他們的潛意識之中,境界的差距是難以跨域的。但是眼前的年輕人,不僅僅跨越了,還跨步了,看他面對如此多強者的圍攻,輕松應對,便可以知道寧川的實力,遠遠的超于其他人了。“來啊!”寧川擺了擺手,示意剩余的隨充一同上來,而那些隨從,哪里還有剛剛的滿臉匪氣,想上,但是又不敢上。

臉上的表情極為豐富。“既然你們不上,那么我可就要上了!”輕笑一聲,寧川的腳步漂浮之極,甚至沒有動用羅煙步,速度依然快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在地上掄起一個隨從,當做棍子,不斷的橫掃眼前的隨從,而其余的隨從,出手也不是,閃避也閃避不了,只能不斷寧的被寧川掃飛,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僅僅一瞬間功夫,氣勢十足的隨從,便躺下來接近二十人,場中不過剩下寥寥數人而已!“一群飯桶!來福,你上!”孤空月的聲音傳來,一個滿臉橫肉的壯漢站了出來,鑲著一口大金牙,咬得咯咯直響。“轟轟轟!”再次踏出三步,整個地面都仿佛跟隨者顫抖一般,還沒有交手,寧川已經隱隱感受到了來福力量的強大,看來,他是專修力量的修者了。這種修者和紫晶玄龜差不多,只不過紫晶玄龜修煉的是防御,而他選擇的,是力量而已。單修一方面,的確可以專精,但是同樣,也會損失其他方面的東西,而眼前的來福,很明顯就喪失了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寧川一聲爆喝,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人已經來到了來福的身后。龐大的來福,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的機會,寧川的一雙拳頭,重重的落下去二三十拳!“嘭嘭嘭!”拳頭砸落在來福的身體之上,而他卻仿若未覺一般,緩緩的身體轉了過來。“大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你!”來福一巴掌向寧川拍來,刮起一片狂風,然而他的速度,在寧川看來,實在是太過緩慢了。一眨眼,寧川已經來到了來福的側面,拳頭再次洶涌而出!寧川猶如一個靈猴一般,旋轉,跳躍,出拳,整個動作一氣呵成,而身形龐大的來福,根本就沒有機會碰到寧川的衣衫!“嘭嘭嘭……”再一次,寧川的拳頭落在來福的身上,只是這一次,來福再也承受不住,龐大的身形轟然倒下,口吐白沫。他的身體之上,已經全是寧川的拳痕,一片片血紅映在上面,看上去極為駭人。打敗他的,不僅僅是陳洛的力量,更有陳洛一絲絲滲入他身體之中的元力,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他根本就米有辦法抵抗,直接倒了下去。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