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第一怪才,拓拔嫣然也是個大才女,楊凌對她十分欣賞!

來源:陳文麗講故事 2018-12-03 13:35:43

巴蜀第一怪才,拓拔嫣然也是個大才女,楊凌對她十分欣賞!

巴蜀第一怪才,博學之雜,是自已生平僅見,拓拔嫣然也是個大才女。不但漢文出色,還精通藏語和其他幾族語言,自已更不用說了,那啥……簡單字、漢語拼音、英文多少也認識倆兒,可是劉大棒槌……楊凌翻了翻白眼兒,問道:“大棒槌,你識字嗎?劉大棒槌理直氣壯地道:當然不識字,大人不是知道嘛,字認識俺,俺不認識字。可俺就認得這個字……他把粗粗胖胖地手指頭往書上一捺:它念劉。你怎么認得它的?這回連楊慎也忍不住了。 哦,大人的親兵里有個老丁,是河南人,有一回我就看見他鼓搗這種古怪的字兒。俺就問來著,他還挺緊張地,叫俺別聲張,他說他是水族的。 大棒槌撓撓頭道:俺還真沒聽說過這一族,老丁說這種字兒是他們族的字兒。是他們族里祭拜鬼神時同神靈說話用的字兒,族里的鬼師擺壇設法,再把這種字寫書地信燒成灰。

鬼神就能看到了,呵呵,玄乎乎的,反正就他那德性,俺不信鬼神有功夫聽他說話,不過我順口問了一句,我的姓咋寫,他就畫給我看,這字看著挺好玩的。俺就記住了。楊慎恍然道:原來是水族文字,我聽說過,有人說這是巫書,專門溝通陰陽用的。水族發源于中原睢水一帶,正在河南境內。據說水書源于《洛書》,根據易卦、星象、五行之理,進而推演兇吉,預測禍福,解決疑難用地,涉及陰陽五行八卦,呵呵,想不到讓槿兄不但精通易經,現在又研究起水書來了。 拓拔原本就沒疑心到這種古怪文字和**之情有關,只是不忿自已對朱讓槿知無不言,他卻有瞞著自已的事情而已,她眼珠一轉,笑道:“好,明日讓槿出獄,我便送他個大驚喜嚇他一嚇,楊大人,請您那個侍衛出來,幫我認認這上面寫些什么,別以為就他懂得,明兒等他就任了蜀王之位,我當面念出來嚇嚇他。 楊凌也覺的有趣,笑道:大棒槌,快去把老丁叫來。大棒槌道:大人,老丁給靖清郡王之女扶靈,剛走了一會兒,還沒回來呢。哦,那么……拓拔姑娘就先把書放在這兒吧,等老丁回來,我讓他抄成漢語,明天本官也要去赴宴,找機會把譯文給你送去。

拓拔嫣然喜孜孜地應了,順手把書放到了一邊。拓拔嫣然此來,還真帶了大批的禮物,足足三大口箱子,每口箱子四個人抬還挺吃力,也不知道都放了些什么東西,看的楊凌目瞪口呆,不過拓拔嫣然跋扈慣了,她不想送禮誰也別想逼她,她想送禮你不收也不行。好不容易把這兩位送走了,楊凌還沒得空休息一下,小郡主朱湘兒就到了。朱湘兒神色悲戚,楊凌對她也無言以對,兩人進了書房默然對坐片刻,楊凌才輕嘆道:“郡主,實在對不住,我救出了你地二哥,卻送進了你的大哥……” 朱湘兒經由此事好似成熟了許多,只是微微搖頭,再也不見那副刁蠻模樣,半晌才俏目含淚地道:“多謝大人為我二哥洗清……洗清冤屈,本郡主……是奉父王之命,給楊大人送請柬的。請柬?”楊凌有點意外,蜀王一家都混的這么慘了,還請什么客呀? 嗯!朱湘兒擦擦眼淚,說道:“父王身體很是……很是不妥,今日難于起身,定于明日親自去接二哥出獄,并大宴所有官員,還有未及離開成都的各部土司酋長……,請楊大人赴宴!” 蜀王一直厚愛長子。

冷落了朱讓槿,如今終于知道自已錯了。而且他地身體再經過這檔子事一刺激,估計能不能活到明年都不知道。愧疚之下,想來他是決意禪位,傳位于二殿下了。楊凌心知肚明,可是恭喜相賀的話如何說的出口。只是默默接過了請柬,表示明日一定赴宴。朱湘兒又禮節性地坐了一會,淺嘗了一口茶,便起身告辭。楊凌送到大門口,忽想起一事,忙追上兩步,說道:“對了,世子地田莊去年向衛所借了兩門大炮,用來驅離野豬,此事實在違反軍規。能否請郡主殿下吩咐一聲,把火炮還回衛所。大哥的莊園……火炮?”朱湘兒先是一怔,忽地恍然大悟,說道:“哦,你說那個呀。那兩門火炮……今天是二殿下朱讓槿出獄的日子。蜀王朱賓翰身著赤龍袍,擺著全副藩王儀仗親自赴刑牢去接兒子出獄。后邊一頂空轎,儀仗規格儼然便是世子地待遇。 他這般隆重,既是為了補償兒子,同時也是為了曉諭文武官員和全城百姓。兩個殿下全關進了大牢,不這樣還能一個個的抓著老百姓去解釋不成? 他已派人通知了朱讓槿,而且也一口答應了拓拔嫣然和朱讓槿的婚事。

今日是禪位和定親兩件吉禮同時舉行,蜀王府張燈結彩,熱鬧非凡,把近日來的悲戚慘悶一掃而空。成都大獄里,與關押朱讓槿的牢房相對的另一側大獄里,關著世子朱讓栩。遙遙隔著一條甬道,便是他地兄弟,而兄弟今日就要洗清了冤屈出獄了,自已呢?是一開始就有人布局坑陷自已。還是眼見不能再害二弟,才一計不成再生一計,用連環計還害我?還是……根本就是他…… 朱讓栩臉色一變,不敢置信地搖了搖頭:我的確有口難辨,可是讓槿被抓起來時,那玉佩也是令人有口難辨的信物,他還不是洗脫了冤名?我會堅持到開堂公審,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天。他身穿白色囚衣,背對牢門而坐,披頭散發,再不復高高在上、氣質雍容地世子模樣。就在這時,牢門開了,前邊六個人,后邊戰戰兢兢地跟著兩個牢頭,開心就好整理這六個人還是上次夜探二殿下朱讓槿的那六名錦衣衛,他們哪敢得罪。不過這幫牢子也在納悶,怎么蜀王一家進來一個就和造反有關,再進來還是有關吶?錦衣衛敢情盯住他們了。

領頭的錦衣衛走到牢門前,提高了嗓門道:“錦衣衛駐四川衛所僉事……他的套詞兒還沒說完,兩個牢子轉身就走,一邊走一邊陪笑道:“小的告退、告退。 朱讓栩緩緩轉過身來,淡淡地道:“錦衣衛?你們來做什么?難道我家有人涉案造反不成? 那個錦衣僉事這回也學乖了,主動往旁邊一閃,后邊一個校尉慢慢地踱了出來,緩緩抬頭笑道:“世子,是在下要見你,請錦衣衛地兄弟打個掩護罷了……楊……楊大人!朱讓栩雙眼攸睜,失聲叫道。楊凌淺淺一笑,躬身施禮道:正是在下!今天太忙了,朱讓槿回到住處,什么都還沒來得及做,就闖進一大幫宮女太監,捧著各式各樣的裝備忙忙碌碌地給他打扮起來。今日繼位,有太多的東西要準備,何況同時還要行世子定親之禮。世子冠袍之外還得另備吉服,先宣布繼位。然后再換上吉服,行訂親之禮。這一來拓拔嫣然就不好和他碰面了,另外辟了一處房子正在梳妝打扮。衣服好繁瑣,朱讓槿穿過華麗地衣服,但是卻沒穿過這么繁瑣、這么講究的衣服。

內衣嘛,旁人又看不到,那么正規干嗎?還沒行動呢,他已經捂地一身大汗了,可是也只好忍耐著任人。玄衣纁裳,里里外外都是繪著吉獸、山水圖案的隆重袍服,里里外外已經穿了五件了,又是四個宮女擁上來,捧著白紗中單、黻領、蔽膝、革帶、金鉤和玉佩。料子都是上好的,可這么多穿在身上真難受呀。好不容易打扮完畢,頂冠也端端正正戴在頭頂。兩個太監抬過一面巨大地銅鏡,朱讓槿看地不禁屏住了呼吸:這就是我的呢?不再是一身儒袍,風流斯文的玄衣公子,可是英俊之中卻多了幾分威武和嚴肅。你們……退下,我要靜一靜。”朱讓槿嗓音有點發干地道。太監宮女們彎著腰退出了房間,朱讓槿對著銅鏡退后兩步,仔細看著鏡中人。本來就很寬、很結實的肩被墊的看起來更加**量,修長偉岸的身材,皇家貴胄的氣質。輕輕一動間雍容華貴的衣袍輕輕**,都代表著這是一個高高在上地大人物,是人上人。人中之龍! 這是我嗎?朱讓槿盯著銅鏡,好象看著一個完全陌生、素不相識的人,盯了許久許久,好象鏡中地身影都看的有些模糊了,他的目還沒有移開,就連楊凌帶著一個侍衛出現在門口,他都沒有發覺。

楊凌清咳了一聲,拱手笑道:恭喜世子,楊凌來賀!啊!朱讓槿一驚。猛地醒了過來,連忙笑容滿面地迎上前,十分親熱地拉住了楊凌:楊大人,我正盼著見到你呢,來來來,快進來坐,唉呀,這身冠袍真是麻煩,行動都不方便。朱讓槿一邊抱怨著,一邊小心地正了正冠帽,往銅鏡里邊瞧了瞧。 楊凌施施然地自走到一側椅上坐了,朱讓槿看看冠帶沒有歪,這才松了口氣。他一扭頭,見黃臉濃髯侍衛站在門口,雙臂抱胸,單刀在腰間輕輕地搖晃著,好似故意把住了門口不許人進出,不覺有點奇怪。他轉過頭來對楊凌笑道:“我剛剛出獄,就被父王接來,被這幫下人**個沒完沒了,還沒找到機會去謝謝大人,為我洗清冤屈呢。只是大哥他……朱讓槿笑容漸漸消失,換上了一副沉痛之色,黯然道:我……實在沒想到,大哥是這樣的人,我已經著意地遠離權力,他為什么就容不下我”,淚光瑩然,朱讓槿輕輕拭了拭眼角。 楊凌也是一臉的黯然,沉痛地道:“我……也實在沒想到,二殿下竟是這樣地人,權力真的那么重要么?能讓你拋卻手足之情,害兄害妹、喪盡天良!”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