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色轉身離開,徑直上樓,董文田和顧長志兩人心里咯噔一下

來源:心跳的很澎湃 2018-12-03 13:37:01

用材稀缺。就是他的手中也沒有兩份。突然被孫瑜說出來,他的神色想不變,都不行。孫自成一愣,扭頭看向了羅伯森。在他被騙走的時候,他就知道肯定是哪兒不對。難道……“你們在胡說什么!”羅伯森神色有些不耐煩,可是通訊器那頭的人始終沒有動靜。“你知道不知道,你弄壞的這些藥劑,是多么重要的續命藥劑嗎?”“你現在破壞我的計劃,如果你家里人出了什么事兒,我告訴你……”他頗有些心虛的開口,“你是要負責的。”孫自成臉上神色迅速變了。“羅伯森理事,您看……”他趕緊道,“千萬不要和孩子一般見識,能不能讓人現在看看,能不能再為她們使用新的藥劑?”

妻女的煎熬是他最大的痛苦。一旦有任何希望,他都不想放棄。藥劑師工會是所有人心目中可以起死回生的。羅伯森一聽恭維,頓時多了幾分桀驁,“我珍貴的藥劑被你們這么浪費,更是被你們詆毀要害人。”“呵,我不會再處理了。”他另一邊又低頭看著自己的通訊器。就在這時候,他身邊的人陡然跑到他的耳邊,“理事,其他人不見了,好像是被人……”羅伯森的臉色刷的一下變了。這些藥劑是用來透支生命的。他既然使用,當然知道可一旦被其他人也知道,并且識破了他的手法……那,他立馬指著孫瑜道,“你在干什么你知道嗎?”“他們的身體早已經脆弱不堪,更是剛剛使用藥劑。”“你這樣對她們,還將他們的藥劑打翻,一旦他們出現什么……”“嬸嬸!”

羅伯森的話,還沒有說完,孫瑜突然大喊了一聲。宋青柔臉上潮紅,四肢開始抽搐。羅伯森的臉色更是難看了起來。這是……對方身體不受,出現的異常反應。孫自成也臉色徹底的變了。趕緊撲上去,“青柔,青柔。你怎么了?”羅伯森徹底開始甩鍋,“我的藥劑是救人的,你們剛剛對她們母女做了什么!又給她們喂食了什么!”“我是不負責的,藥劑是讓人徹底換發生機的。”“你們這樣……”宋青柔的身體越來越不對勁,臉上的潮紅越來越明顯,可四肢與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孫自成就算在不理解,也知道這不是個好現象,趕緊撲向了羅伯森,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樣,“羅伯森理事,羅伯森理事,求求你,救救青柔,她怎么回事?”羅伯森臉上一變,趕緊往后退開,“什么怎么回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藥劑絕對沒有問題。”原本準備好的人手被人處理。他心里感覺越來越不安。看著抓著宋青柔雙手的孫瑜,羅伯森趕緊指了過去,“要找就找你侄女!你好好問問,她到底對你妻女做了什么!”“這和我沒有任何關系的!”“羅伯森理事,我知道,我知道和你沒有關系,求求你先救救他們。”孫自成抓著羅伯森不放,苦苦哀求。宋青柔的皮膚間已經溢出了許多血跡。唇角更是不間斷的流出血來。羅伯森早已經見識過強心劑不受之后的結果。他們實驗的時候,并不是沒有。可,死亡率是百分之百的!他們沒有找到其共同性,而且,概率很低。他也沒有想到會出現在宋青柔的身上!尤其是在這個節骨眼上,還被人直接看得清清楚楚。他臉上有些惶恐,努力穩住開口,“和我沒有任何關系。”

“你應該去找你侄女,問問她到底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孫自成看著他幾乎語無倫次的開口,渾身上下一涼。嘴唇張了張,卻什么都沒有說出來。為了妻女的事情,他的確是有些慌了,可是他還不傻。被騙走,羅伯森用藥,孫瑜的激動,羅伯森的甩鍋……他抱著掙扎的妻子,渾身上下都是冰涼的,是他。是他害了青柔。他兩眼無神。是他相信藥劑師工會的。孫瑜的臉色也是異常難看,趕緊看向自己的通訊器,帶著濃濃的哭腔,“妃色,妃色,妃色……求求你,救救我嬸嬸。”孫瑜腦海里全部都是往日,她嬸嬸對她的關心和疼愛。羅伯森一聽,眼神一亮,指著孫瑜就喊道,“看,看,就是他們動了手腳。”“是他們動手,然后故意讓你相信妃色那個神棍的。”他臉上帶著喜意,指著孫瑜道,“看到沒有,看到沒有,抓住他們。”

“閉嘴!”孫瑜狠狠瞪了羅伯森一眼。孫瑜急急的詢問妃色,“現在怎么辦,現在怎么辦啊?”孫自成陡然翻身過來,“對對對對,妃色,妃色小姐,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不管信錯人,還是后期質疑你,到現在的耽擱,都是我的錯。”“全部都是我的錯,如果真的要有人來受這份罪,放在我的身上,放在我的身上吧!”靳之柘冷冷的看著屏幕那邊的他。沒有開口。董文田和顧長志唏噓不已。是的,一直以來都是孫自成的錯。他們也看得很清楚。宋青柔現在的狀況明顯是大不好。妃色如果理智,很顯然不應該摻和進去的。孫瑜苦苦哀求,“妃色,妃色,我嬸嬸溫柔體貼,每時每刻都會想到我,我沒有母親疼愛,所有的母愛都是她給我的……”“我的錯,讓我來承擔,我來承擔……”孫自成只能喃喃開口。“有人在你們食色舌尖的店里沒有?”妃色沉沉的看著,半響之后才開口。

孫瑜趕緊看向了孫自成。“有有有的,有的。”孫自成一把抹掉眼淚。妃色道,“將周邊所有有生力的盆栽都搬到院子里,然后再將院子門口打開,引一汪活水穿過在院子里。” 孫瑜半點遲疑都沒有,立馬吩咐人操作。孫自成卻是不理解,甚至有些惱怒,“妃色小姐,我承認是我之前沒有相信你,可你也不用這樣!”“青柔已經這樣了,你還要糾結房子上的問題嗎?”“妃色小姐,的確是我的不是,可你能不能先救青柔!”妃色神色一冷,“孫瑜,你家中的事兒,再也不要來問我!”妃色轉身離開,徑直上樓。董文田和顧長志兩人心里咯噔一下。他們都沒有想到,孫自成居然這么糊涂。到這個時候,還在質疑。還是不相信妃色。靳之柘掃了那邊一眼,“末皆,帶著東西回來。”說罷,直接掛斷了通訊器,上樓去尋妃色。顧長志和董文田面面相覷。這事兒,原本就是孫自成的錯,他們不會開口說什么。

而另一邊的末皆用藥劑瓶收起地上不少紅色藥劑。羅伯森臉色一變,匆匆去阻攔,“你干什么,你想做什么?末皆看著他,眼神凝起,另一手抬起來,就是重型at-787能量槍,“千萬不要挑戰似。”羅伯森后背一冷。越高的地位,就越是惜命!他有如今這么高的地位,有了享用不盡的信用點,越是不敢去賭。而且,他清晰的在末皆的眼里看到了殺意。他毫不質疑,向前一步,at-787就會在他的胸口印上一個洞。幾乎想都沒有想,立馬后退了好幾步。可是看著末皆在地上收集散落的藥劑,他亦是不甘心把柄就這么落在對方手里。他想要示意身邊的人動手,可剛剛轉過身,就看到這邊末皆已經看了過來。眼里帶著森冷的殺意。收集了東西,末皆抬腳就走,孫瑜這會兒怎么都撥不通妃色的通訊器。上前一把拽住末皆,“怎么辦?”“叔叔錯了,可是,我……我嬸嬸沒有錯,你幫我求求妃色……”末皆略帶嘲諷的看了一眼孫自成,“愚蠢不自知,他可沒有覺得自己有錯,而且,你嬸嬸錯在有這樣的家人。”“可,可……”孫瑜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妃色的錯。當然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理由去再求妃色。可,眼淚滾滾落下來。

難道,就讓她這么看著嬸嬸離開嗎?她哭著道,“那我怎么辦,我……”末皆視線落在她身上,“妃色已經交你了一部分的辦法,你為什么不試試?”末皆說完,帶上東西離開。孫瑜眼神愣愣的。宋青柔的情況越發不好,所有的數據都不斷再跳動。孫自成也慌了,抓住孫瑜,“阿瑜,阿瑜,現在怎么辦?”孫瑜一把推開他,“怎么辦,怎么辦?”即便關心則亂。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家叔叔竟然糊涂到這樣的程度!她抓住她嬸嬸的手,一邊聯系著店里的人。“現在,立刻馬上,將周邊所有有生力的盆栽都搬到院子里,然后再將院子門口打開,引一汪活水穿過在院子里。”孫瑜雙眼猩紅。愣是把那邊的人嚇了一跳,“孫瑜小姐,可……”“聽懂我說什么沒有!活力越強的植物,越多的搬進去!讓人送,不計一切代價!”孫瑜咬牙切齒的開口。那邊的店員趕緊應聲。前面的事兒,原本就不難。只是活水……店里的人看著孫瑜,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