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短暫的遲疑后,還是有一絲倔強出現在她的臉上

來源:亞斌生活匯 2018-12-03 11:14:22

“奇怪啊,他們一直呆在天帝八十八陵里面,就像是在等候援軍一樣。”白月的艦橋上,俯視著下方的卡蓮頗為不解地思索著現在的局面。黑色騎士團已經全體退入天帝八十八陵墓當中,起來就像是固守待援一般,但是周圍的聯邦軍隊已經越來越多,雷達信號顯示宦官們乘坐的大龍膽陸地旗艦也已經逐漸接近,兵力上的差距毋庸置疑是一目了然,呆在這天帝八十八陵墓完全不像是活路。“印度軍區就算是有心援救,但是這個位置在聯邦腹地,不可能放任那些印度軍區的人過來的。”卓婭再次確認了一遍雷達信號,繼而低聲和卡蓮匯報:“不過,宰相閣下倒是跟在我們后面呢,要怎么處理?”“就算你這么,他可是布里塔尼亞的宰相,我們不可能無禮的吧。”被卓婭躍躍欲試的語調嚇了一跳,卡蓮連忙開口告誡:“不管你們怎么想,我們不能夠輕舉妄動。”“可是...我知道了,在金克斯大人的命令到來前,白月會保持隱身待機。”卓婭似乎不甘心地想多兩句,但是終究還是停下建議繼而退到了一邊,只是她的眼光當中,很顯然已經對卡蓮的保守有所閃爍。

真不愧是金克斯挑選的將領,這種隱含著瘋狂的勁頭和她簡直一模一樣...注意到卓婭的姿態,卡蓮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搖頭,現在也只有等金克斯回來之后再了,也只有對方才有能力駕馭這些和她一個層次的女將軍們。咔嚓~就在這時,艦橋后方電子門打開的聲音吸引了卡蓮的注意力,而回過頭去,她就到了那位粉紅色的公主,只是,對方身上的氣息,卻令她無端端地感到不安。“尤菲?你怎么了?不是去休息了嗎?”本能地迎上前去,卡蓮疑惑地扶住尤菲的雙肩,而粉紅色的公主則是輕輕地搖頭,她的聲音帶著一種令人發寒的柔和:“我沒事,金克斯呢?”“金克斯大人尚無通訊傳來,不過想來應該快了。”作為聯絡官的莉莉絲語氣歡快地回答了尤菲的提問,而這讓粉色公主的嘴角多了一絲古怪的笑意:“這樣啊...”“等等!你到底怎么了?尤菲?”感到心中那絲不詳愈發嚴重,卡蓮雙手扶住眼前粉色公主的雙肩開口詢問,而慢慢抬起頭來,尤菲微笑著直視眼前的紅發騎士:“我怎么了?卡蓮?”猶如出肉見血的刀鋒,赤紅色的飛鳥符號就像是惡魔的骨翼,猙獰而囂張地在粉色公主的右眼瞳中綻放著,這是不屬于人類應有的力量——GEASS!

“不...為什么...”仿佛是被一瞬間抽去了全部的力量,尤菲的身體呆呆地跪倒在地,而這讓一側微微喘息的V.V露出了一抹滿意的微笑。即便是V.V,帶著尤菲進入C之世界當中的厄里斯神國也是要冒極大的風險,如果不是在此之前C.C等人剛剛在神國中擊潰了厄里斯的形體,那么他和尤菲恐怕都沒那么容易就能出來。不過,付出了這么大的代價,總算都還是值得的。“尤菲米婭,你的確找了一個強有力的軍事顧問,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你的姐姐才會殞命。因為在她的眼里,你的姐姐恰好就是你真正支配十一區的最大障礙,而且,總督府應該有記錄顯示,柯內莉亞最后出征之前,是她的副官將所謂的黑色騎士團駐地資料交給了她。”V.V以篤定的語氣慢慢地將自己的話語出來,作為查爾斯的哥哥,兩人幾十年來的工作都是這樣子。查爾斯為了最終的弒神計劃而殫精竭慮攻略各國,而V.V則是強化GEASS教團,繼而培養大量的刺客和殺手來清除查爾斯的政敵,那些可能導致布里塔尼亞帝國動蕩或分裂的危險分子,也都是GEASS教團第一時間要清除的對象。而金克斯,這個強大的超級罪犯,自從輔佐尤菲以來,已經將整個十一區的軍事力量提升太多了。

尤其危險的便是她對帝國毫無半分忠誠,種種跡象都顯示出她有很強的獨立跡象,很可能會裹挾整個十一區從帝國分裂,這讓查爾斯和V.V都認定其為需要清除的角色。但是金克斯在十一區的地位非同可,使用暴力的方式第一未必能夠將其一擊必殺,第二也會導致軍隊階層大幅度動蕩,很容易就會被聯邦甚至是黑色騎士團乘虛而入。所以,V.V才會親自來辦這件事,而很顯然,雖然一開始V.V的目的沒有達到,但是陰錯陽差之下,被怨恨的妮娜所直接講述出來的真相,對尤菲的刺激更為劇烈。“接受這份事實吧,或者,你就將守護了你十幾年的姐姐忘掉,去面對那個一直欺騙你至今的女人。”走到尤菲身邊,V.V的神色也帶上了一絲惡毒的詭異感:“當然~如果你想要力量,去達成真正的獨立,我也會幫你~~”“那么~來決定吧~~要不要和我簽下這份契約?”“不...沒什么...尤菲,很正常...”卡蓮的湛藍色眸子當中閃爍著一絲不正常的紅色光暈,盡管她本能地感覺眼前的粉色公主有些異常,但是內心的感覺卻仿佛強制性地讓她認為對方是正常的。“是吧...我很正常...”著卡蓮放開了自己的雙肩,尤菲眼中的神情下意識地抖動了一下,盡管她的臉上帶著微笑,但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悲傷感卻令她的眸子中泛起了薄薄的水霧。

卓婭微微皺眉,實在的她的確不好這位仁慈得過頭的粉色公主,而且作為輔佐的紅發騎士又未免過于保守,這兩人就不該是領袖的位置。“殿下,如果身體不適的話還請回房休息。金克斯大人特意吩咐過我們,要照顧好兩位的安全。”上前一步,卓婭沉聲開口。不管如何,哭哭啼啼的少女就應該有點吉祥物的自知之明才對,這里可不是讓花季少女們多愁善感的廣播劇舞臺,而是一聲令下就可以讓無數敵人血濺沙場的要塞艦橋!“金克斯不是依然沒有回來,不是嗎?”咬著牙將哽咽的感覺咽下去,尤菲轉過頭直視著眼神嚴厲的女性將軍,而她的語氣,也帶著某種仿佛是咬緊牙關才做出的決定感。“那么!大家將我當做金克斯,可以嗎?”這出意料的一句話,令卡蓮和卓婭等人都呆在了那里,平心而論這句話無疑是極其荒謬的,也絕對不可能是卓婭等人能夠接受得了的。然而,某種超出人類的力量,卻伴隨著尤菲的話語,從她的右眼中溢出,將整個艦橋都籠罩在其內部,而在短暫的呆滯和遲疑后,卓婭便帶著一絲木然向她撫胸彎腰:“Yes,yourhiness,那么,您的命令呢?”在斑鳩的艦橋內,令人窒息的會議已經結束了。

不過,這顯然并不影響這艘艦船上主要人物的繼續交流。金克斯帶著挑剔和玩味的目光上上下下地審視著眼前的蔣麗華,那種仿佛是打量獵物的眼神讓天子下意識地哆嗦著。但是一絲最起碼的傲氣,還是讓抱著雙膝的天子倔強地緊繃著嘴唇縮在房間的床角里,不去也不去回應坐在桌子旁邊的綠發妖女。“天子陛下~要來個香辣蝦嗎?”金克斯面前的桌子上擺著一大盤香噴噴的香辣蝦,還冒著熱氣和油花的鮮蝦炸得很不錯,這是她剛才勒令斑鳩廚房內的軍用廚師給自己準備的點心,而迫于她的身份和強勢,廚師乖乖地將冷庫里的鮮蝦搜羅了一下,繼而滿足了這位客人的要求。而捻起一只飽滿的炸蝦,金克斯笑嘻嘻地用指甲將蝦頭和蝦尾去掉,然后像是逗弄動物一般地在天子面前微微搖晃了一下,但是這個行為,卻只是讓低著頭的蔣麗華輕哼了一聲,繼而將腦袋別了過去。顯然,就算是年紀和身份都十分符合寵物的定義,但天子畢竟不是一般的寵物,對于金克斯這種惡劣的投喂吸引法有著天然的抗性。勾引失敗,這讓綠發妖女冷冷地哼了一聲,隨手將剝好的香辣蝦丟進自己的嘴里,她惡聲惡氣地開了口:“我勸您最好還是有一點接待外臣的應有儀容,我做了這么大的退讓來和您親自交流,可不是為了您的包子臉!”“嗚~!”金克斯的威脅明顯讓蔣麗華感到了驚恐,但是在不為人知的力量支持下,她依然包著嘴不發一聲,這讓金克斯怒極反笑。

“很好!!來我們也沒什么可的了!您就等著給紫龍...啊不,是黎星刻收尸吧!”這句話,終于讓抵抗態度的蔣麗華驚慌地抬起了頭,平心而論她畢竟只是個十幾歲的女孩,強忍著心中的恐懼,天子顫抖著開口:“你...你想把星刻怎么樣?”“用不著我對他怎么樣,關鍵是那群宦官想對他怎么樣。”再次利索地剝好一個香辣蝦,金克斯玩味地走到蔣麗華面前,繼而將蝦肉遞到對方嘴邊:“吃!”“嗚...”這一次,天子沒有再拒絕金克斯這個投喂一般的動作,而是含著淚張開嘴將對方遞過來的蝦肉吞了下去,這讓綠發妖女滿意地輕哼了一聲,這才繼續開口。“那群宦官想必早就紫龍不順眼了,再加上這一次他可是明目張膽跳了出來和閹黨作對。就算是現在權宜之計那幫宦官讓他率軍來追擊ZERO,但這么一來也勢必將所有效忠于他的人全都集中在一起了,換了我的話,絕對也要在這個時候將反骨仔們一網打盡!換句話~~”伸手捏住蔣麗華巧精致的下巴,金克斯惡意地將她的臉頰托起:“如果沒有意外,這一次紫龍十死無生!”“你說謊!星刻和我有約定!一定會...”本能地掙扎著,蔣麗華的態度顯然已經不用再多解釋了,而聳聳肩,金克斯放開她的下巴,繼而充滿誘惑地開了口。“當然~~紫龍本人肯定不想對您違約,但是,那群討厭的宦官卻不這么認為呀~!還是,您不愿意幫助紫龍度過這次難關?”再次縮到墻角,蔣麗華臉上的神色雖然依舊是驚恐居多,但是在短暫的遲疑后,卻還是有一絲透著倔強的感覺流露了出來,怯生生地直視著金克斯,她似乎是咬了咬牙,才開口發問:“你...想要朕做什么?”“很簡單~!現在是您展現作為聯邦天子權威的時候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