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卓的修行智慧,悍然穿透了一切迷霧!

來源:振強生活匯 2018-12-03 11:13:15

這種勢力的總部,必然需要融入這一方天地的規則法則,在這過程之中,整方天地的規則法則卻是不斷的震顫,不斷的變幻,這既是給這天地本身土生土長的眾多修士的修行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也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機緣。規則法則變動越大,其中透露出來的奧秘便越多,他們領悟起來的難度便越小。在這樣的情況下,道行境界得到的提升自然就越大了。在這其中,在羅帆不遠處的那一名老者,卻也得到了巨大的好處。他通過這種震蕩,以自身強大的意志,超卓的修行智慧,悍然穿透了一切迷霧,找到了跨入那漩渦的辦法。在那一瞬間,他的全身上下透出一種無法言喻的光芒。這乃是一種清淡的光芒,在這光芒之下,似乎如同海底之中透出的清光一般,擁有著無法形容的穿透力。隱隱間,甚至連規則法則,似乎都已經承受不住這種清光的穿透,被那清光直接鉆入其中,照耀在那清光的籠罩之下……

與此同時,那漩渦之上的迷霧,也即是那種讓這漩渦變得似虛似實,若隱若現的那種機制,就像是被清光完全驅除一般,讓那漩渦終于再無任何保留的顯現在那老者的面前,讓他,終于真正的能夠接觸到那漩渦。在這瞬間,這老者已經是完全忘記了這一方天地所遭遇的一切,完全將這一方天地正在遭遇的,被外來修士所占據的那種厄運拋在腦后,眼中所見的只有眼前這個漆黑的漩渦,以及在那漆黑漩渦背后所代表著的,超脫的可能!他沒有絲毫猶豫的,在那漩渦完全顯露出來之后,便一步跨出,悍然撞入了那漩渦之中。消失在羅帆的面前,消失在這一方天地之中。隨著他的消失,那種清光也隨著消失。那漩渦重新變得若有若無,若隱若現。就像是隔著某種屏障一般。“看來,成功了。”羅帆看到這一幕,面上現出淡淡的笑容,心中閃過這樣的想法。雖說他本身通過對這一方天地的理解已經是確定在一個漩渦便是那道尊之路的入口,也是這一方天地的唯一生機所在。但,那不管怎么樣也都只是猜測而已,沒有真實的例子完全確認,終究不可能完全確信這果真便是那入口!也只有這時候。那老者真正的消失在那漩渦之中,他方才能夠真正的確信這一點……

至于那老者在離開之前對他沒有任何表示,對這一方天地沒有任何表示,他卻是覺得相當的正常。任何修士的根本,其實都是為了自己,哪怕是再高尚,再大氣凜然的修士,最終的根本,也都是因為自己。之所以表現得那么高上,那么凜然。也不過是因為這樣能夠在某種層面上給他帶來足夠的好處而已。在這樣的情況下,面對著能夠給自己帶來超脫,但又不知道能夠維持多久。不知道下一瞬間會不會消失的出路,任何修士,都不可能浪費半點時間的,哪怕,那只是感謝他人的一點時間,哪怕在還是回眸望一下這生他養他的那一方天地的時間……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聲歡呼從天地各處傳來。在這歡呼之間,一道道身影從各個方向快速的向著這一處漩渦而來。顯然,方才那老者的一切行為卻已經是被這一方天地之中真正的高層。那眾多比這老者相差不多的眾多強大的修士所看在眼中,至少是納入感應之中了。而他們。也都是如同羅帆一般,在等待著那老者的最終行動結果。想要看看這漩渦是不是真的能夠超脫,是不是真的代表著這一方天地的出路!而這個時候,眼見那老者消失,他們終于完全放下心來,卻是再無法等待,開始爭先恐后的向著這里趕來,打算第一時間通過這漩渦離開這已經禁錮他們不知多少億萬年甚至億兆年之久的天地了……

至于羅帆,雖說他在這里,但那眾多修士卻沒有任何一個發現他的存在。畢竟,他可是能夠完全操控這一方天地規則法則的存在!這樣的存在,在規則法則的幫助之下,想要不被他人所發現,不被他人所察覺,那實在是再容易不過了。之前他雖顯現出身形,但那也只是在那老者面前而已。換句話說,也只有那老者能夠發現他的存在,發現他的動作!除了那老者之外的其他一切生靈,都根本不可能看到他!至少,是直接看到……至于如同那老者原本那樣的直覺感應,這卻就沒準了,直覺這種東西,神秘莫測,什么生靈有著什么樣的直覺,根本那就是沒準的,若是有什么修士,什么生靈忽然間心血來潮發現了羅帆存在的某種概念上的痕跡,那他也只能夠敬服了。很快的,這一處這一方天地最高的山峰,便已經被密密麻麻的幾千生靈包圍了。這些生靈,任何一個都是至高皇者甚至以上的存在。他們這個時候都虎視眈眈的看著這一座山峰,看著那老者本來留下的山門。那老者并非孤家寡人,他有著數量相當不少的門人弟子,這一座最高的山峰之上,事實上卻是有著數十萬的修士存在著。在這時候,這數十萬修士,一個個的瑟瑟發抖,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壓抑籠罩在他們身上,連呼吸似乎都要小心翼翼,免得觸怒什么,帶來滅頂之災。在這些門人弟子之中,強者自然也不少,甚至有些已經是達到了至高皇者級數了。

但,面對著周圍那達到數千之多,一個個更是帶著莫名敵意的強大修士,他們卻終究還是不夠看,這個時候哪怕是那最前者,也多是戰戰兢兢,難以保持鎮定。“這一座山峰乃是我等修士的唯一出路,爾等無德,卻不能占為己有。”這時候,有著一名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年修士淡淡的道。這話。直接傳遞到了這山峰之上的一切修士耳中,讓他們一個個的眼中透出無法形容的屈辱與憤恨。他們在這里居住了不知多少億萬年之久,從來沒有任何人敢于這樣對他們說話。但這個時候。他們的開山祖師只是剛剛離開,其他人居然就來逼迫他們讓開這山門。逼迫他們離開生存不知多少億萬年的家園!這讓他們怎么受得了?!“放肆!此處乃是祖師所開辟之山門,爾等敢放肆!”那至高皇者大吼出來。他的身影在這瞬間不斷的放大,形成一個巨人,頂天立地的站在這山峰之上,與周圍數千強大的修士遙遙相對。看他憤怒欲狂的模樣,簡直像是下一瞬間就要將這天地毀滅來與他們同歸于盡一般。面對著這樣的情況,那周圍的數千修士一個個的面色平淡,又有修士這樣道:“那是以往。此處現在已經與以往不同,難道你們想要與天下一切修士對抗不成?”說話間,一股股強大的氣勢從四面八方向著那巨人碾壓過來,在那一股股恐怖的氣勢碾壓之下,那巨人微微一震之間,開始崩潰。化作無數的光點向著四面八方散去。

卻只不過是一片力量凝成的光影而已。這山上的修士一個個的面色變得無比難看。待得看到周圍那數千修士一個個面色平淡、冷漠,終于知道大勢已去,哪怕是再不甘,只要不愿意身亡,便只有接受這個事實。甚至。接受之后還需要感激他們手下留情,不直接出手將他們這山上的所有修士給完全抹去……有著這樣的認知,那至高皇者級數的修士冷哼了一聲。順手一罩,大袖一展,直接將這高山籠罩住,微微一震之間,就將半座山峰直接截斷,收起來,使得這里瞬間就從這天地之間最高的一座山峰,變成了一個最大的平臺……這個時候,有修士眉頭一皺。就要出手阻攔。畢竟,之前已經說過。這一座山峰變成了這一方天地最重要的出路,現在馬上就將其收走。這簡直就是在打臉。不過,終究還是念著他們算是有些不地道,念著之前離開的那老者無數年來的威望,忍住了動作,并不出手阻攔。那修士截取了半截山峰之后,懶得在這里停留,身形一晃,就已經是化為一道遁光向著遠處直沖而去,轉眼間,便已經是帶著山門之中的所有人,消失在眾多修士的眼中,前往另一處位置去重新布置山門去了。“果然是修行作風。”羅帆在這時候心中閃過這個想法。這眾多生靈在這里的交流卻是完全被他看在眼中,甚至那修士將半截山峰收走的時候,他也依然是在那山峰之上。

只不過,他借助那規則法則的玄妙變化,卻是讓那修士的力量完全無法作用在他身上,因此他卻是不至于被收走。這時候,他的身形卻只是懸浮在半空中,在那距離那漩渦不遠處的位置。這樣感慨著,他也不在這里停留,起身抬步一跨,身形就要已經是消失在這一片虛空當中,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另一處很是寂靜的所在了。在他離開之后,那圍繞在那漩渦周圍的數千生靈之中,有著將近三分之一長呼出一口氣,面上神色一松。“終于離開了,幸好我們的手段沒有太過分,不讓他若是看不慣出手,我們怕是……”有修士喃喃著。這些松了口氣的修士不是其他,正是那些能夠借助種種莫名的感應發現羅帆存在的那些修士!當然,這些修士之中,并非每一個都能夠確信羅帆的存在,能夠真正確信這一點的,只有其中微不足道的寥寥數個而已。

但,因為他們對彼此的熟悉,因為他們彼此感應的相互交換,最終卻是讓他們確信,一直以來,在那漩渦不遠處都有著一名極為強大的恐怖存在停留在那里!那存在到底是有多強,又有什么目的,他們都完全不清楚。但他們的本能感應卻是告訴他們,若是那存在愿意,他們這所有人,都不可能在其一根手指之下逃脫!事實上,在之前他們雖然表現得相當的平靜,但其實幾乎每一個心中都在暗罵自己沉不住氣,不等一段時間再來這里。甚至,若不是意志力都相當不凡,說不定他們都要止不住自己的沖動直接轉身離去了……現在,發現了那種恐怖的存在已經消失了,他們會多么放松,就不言而喻了。當這些修士放松下來的時候,他們給其他人的感覺自然便會有所不同。而能夠修煉到這一步的修士之中又有哪個不是聰明絕頂的?在這瞬間,他們一個個的想到什么,神色都變得后怕起來……有著一些甚至連冷汗都直接冒出來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