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彪噓聲嘆氣的時候,長安皇宮中,天子卻正與皇姊萬年公主

來源:孤菱帶你看看歷史 2018-12-03 09:25:58

楊彪噓聲嘆氣的時候。長安皇宮中,天子卻正與皇姊萬年公主、貴人伏壽密謀如何逃離長安城。 劉協和他兄長劉辨不同。劉辨自小寄養在道人家,管束未免松懈,基本上相對太子的成長而言,可以說是放養的。這也就避免不了沾染上一身散漫的氣息。而劉協,養在深宮,有名師大儒為其啟蒙講學明禮。是以劉協雖然年幼,卻進退有度,舉止大方,臨事不亂。這也是他當年為董卓一眼相中,立為天子的根本原因。 劉協雖然年幼,卻也熟讀春秋,頗知史事。在長安又有一班老臣輔佐。是以深知長安與洛陽,二帝并立,對大漢朝廷的危害、對統治基業的動搖是有多大。董卓在時,迫于其淫威,百官公卿皆畏懼而不敢言。劉協為了自保,亦只是做一個泥塑木雕般的天子,任董卓恣意胡為。如今董卓已死,李、郭雖然驕橫,但他卻再無性命之憂。也是時候考慮大漢的未來了。

劉協雖然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但這些年風云變幻,早就見慣了鮮血與死亡。被董卓擄到長安,一路上,尸橫遍野。再在長安,每日受董卓欺凌,朝不保夕。對生與死,說不上云淡風輕,雖然仍然恐懼,卻也能坦然面對了。這,就是成長。本來應該錦衣玉食、一生富貴的皇子,卻因時局崩壞,迅速的成熟起來。 董卓死后,劉協還未來得及松一口氣,結果因為朝廷處置不當,涼州系起兵反叛,攻破長安,收三輔官與司徒王允等下獄殺之。幸好他出面好言撫之,并賜以高官顯爵,這才安生下來。可惜,武人秉政,局勢越發糜爛。 這長安,待不下去了。 劉協早就想走了。投奔誰,他也細細思考過。之前因為擔心有性命之憂,他的第一首選是益州,第二首選是幽州。 劉焉與劉虞都是宗室長者,想來若是能去益州與幽州,再自請去帝號,檄書與天下諸侯共尊皇兄劉辨。

這樣使四海之內,令出一人,再有俊杰相助,大漢再度中興,必然不難。最新章節全閱讀 如今天下諸侯各自割據一方,自己若還在長安坐等,大漢必定分裂reads;。數百年炎漢基業,皇兄他不在乎,自己在乎。真若是大漢葬送在自己兄弟二人手上,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見諸位先帝? 貴人伏壽,乃伏完之女,伏完,曾為五官中郎將,尚漢桓帝女陽安長公主,生五男,另有妾生一女即伏壽,董卓行廢立,以伏氏道德家風,選伏壽入宮掖,以奉天子。伏完隨遷執金吾。伏壽比劉協還要大幾個月,清麗的小臉滿是憂郁:“陛下,此事重大,是不是再多考慮考慮?” 萬年公主亦勸:“陛下,可召忠直之臣密議,如此大事,無大臣配合,絕無可行。” 天子也知道,沒幾個心腹臣子為己奔走,別說逃出長安城了,能逃出這皇宮就很不錯了。于是召伏完、楊彪、劉范、劉誕、劉和等人入內奏對。

國舅伏完自不用說,楊彪乃四世三公、弘農楊氏之后。此時在朝為司空。劉范、劉誕乃益州牧劉焉之子。在朝隨駕。此時劉范為左中郎將,劉誕為治書御史。劉和為幽州牧劉虞之子,亦在朝隨駕為侍中。 這幾人,可以說是根正苗紅的大漢忠臣,絕不可能與涼州系攪和在一起。諸人得了旨意,入內來見天子。 天子屏退左右,對諸人一拜,泣道:“諸卿救我!” 眾人大驚,連忙避讓,驚道:“陛下何故如此?” 天子哽咽道:“自董賊亂政,脅我來此,數年矣。數年間,董賊視朝廷威嚴如無物,隨意踐踏之。幸蒼天保佑,董賊已死。且皇兄與太后的脫,于洛陽復位。我今意欲東歸,自去帝號,共尊皇兄,以使天下令出一人,保我大漢紹統不絕。還請諸卿助我!” 眾人沉默不言。天子東歸之意,他們早就有所耳聞。想不到天子執念如此之深。到現在仍然念念不忘。

可是,這東歸,豈是那么簡單的? 劉協見眾人沉默,雙目含淚,啞聲道:“我死不足惜,惟愿大漢數百年基業不斷,如此,便死也甘心。諸卿乃我大漢忠良之臣,還望諸卿看在我劉氏曾有德于天下,助我一臂之力!”說完,又再拜。 眾人唏噓不已,忙忙扶走reads;。 楊彪心潮涌動,看著面前這個小小少年。這孩子,雖然貴為天子,卻在幾歲時,便為董卓所脅迫,擔驚受怕好幾年,是以到了如今,不但身材瘦小,臉色蒼白。身高也不高。可就是這么一個瘦弱的身體內,卻擁有著一顆灼熱無私的心。罷罷罷,既然天子都不畏死,一心為天下、為大漢謀。我家世代為漢臣,又豈能畏手畏腳,甘于人后? 伏完一生謹慎膽小,站在楊彪身后默不作聲。聽了天子鏗鏘堅定的語氣,只覺此事勢在必行,又覺此事毫無希望,必敗無疑。心中愁苦,把眼一瞥,見女兒伏壽俏生生地站在天子身后。

心中不禁又一痛。他膝下五男,卻只有一女,雖然女兒不是公主所生,但對這寶貝女兒卻是疼愛得緊。想到此事若敗,天子或許無恙,諸臣與伏家、還有女兒,只怕是要當這替罪羊了。心中一嘆,道,我可憐的孩兒。雙目不禁流下淚來。 劉范乃劉焉嫡子,身材高大,英武雄健,其人少言寡語,喜兵事不好。父疼幼子,爺愛長孫,這話放在大漢依然沒錯。劉范與劉誕兄弟倆個為人耿直,不愛巧言。是以沒有兩個弟弟劉瑁、劉琮討父親劉焉喜歡。于是劉焉入蜀時,留下兄弟倆個在京隨駕,帶了老三和老四一道入益州。 劉范見天子如此,忙拜道:“臣等乃大漢宗親,世受皇恩,陛下但有所命,臣等必將披肝瀝膽,在所不辭!” 劉誕與劉和跟在劉范身后,一同拜下。 楊彪嘆道:“陛下既有此心,老臣敢不效死。不過,欲出奔長安,此事還需 從長計議。不知陛下欲往何方?”

劉協想了想,便把自己首選之地給說了一遍。 楊彪何等人,腦袋里一過,便知道,皇帝還是不敢直接去洛陽。怕保不住自己。于是想拐個彎,取道益州,或幽州,然后在自身安全后,再發檄以示天下。 不錯。一個知道審時度勢、保存己身的皇帝,遠比一個只有一腔熱血的皇帝來得讓人放心。 楊彪沉吟了一會,嘆道:“陛下,長安離益州最近,可以說益州乃是上選。不過,蜀道艱難。子午道與斜谷皆屯有重兵。此等要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想要安然經過,難于登天。至于武關,自呂布出武關。上雒、商縣等地,亦有涼州軍嚴防死守,此路亦是絕了……” 天子先前還面露喜色,聽到后來,一張小臉卻已經垮了reads;。他思前想后,想了無數個夜晚的周密計劃,卻被楊彪寥寥幾句,便擊得四面漏風。他也聽出了楊彪的未盡之意,若想出函谷關,那更是想都別想。

這一下,出逃的道路便都絕了,這該如何是好? 楊彪看著天子蒼白的臉色心中一嘆,畢竟還是個少年。就算他貴為天子,長在深宮之中,又如何知道這外面形勢是有多艱難。 楊彪和聲勸道:“陛下勿憂,此事且待老臣慢慢籌劃,總有可行之時。” 此時,劉范便道:“陛下,楊公,既然出路斷絕,不如向西,如何?” “向西?”眾人眼光便看了過來。 劉范道:“陛下,楊公,長安城中為李傕、郭汜等人所把持,想要鑾駕出行,必然瞞不過李郭等人。不過,在涼州,除了李、郭、張、樊,還有韓遂、馬騰。這幾人互不相屬。而韓、馬兩人,素尊朝廷。若許之以爵位,引其軍來攻李、郭。趁其混戰之機,陛下再輕車簡從,擺駕荊益,如何?” 楊彪眼前一亮,不禁捊須沉吟起來。 天子剛剛被打擊得體無完膚,此時聽了劉范所言,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拿眼去看楊彪。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