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揚民族精神 奮斗精神 英雄河北】陳然:慷慨“自白”大義赴死

來源:河北新聞網 2018-12-03 07:17:23

陳然 省委黨史研究室供圖

[閱讀提示]

在監獄里,他受盡敵人的百般折磨卻寧死不屈,留下著名詩篇《我的“自白”書》。

在刑場上,他用反綁的雙手將背上的死囚標簽扯下,喝令“從正面向我開槍”,被敵人稱為“慷慨悲歌之士”。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本著對黨的事業負責和面向未來的態度,和同志們留下了一份披肝瀝膽的報告。這份報告凝聚成的“獄中八條意見”,至今仍發人深思。

他就是紅色經典小說《紅巖》中成崗的原型——出生于河北香河的革命烈士陳然。他只走過了26歲的短暫人生,卻給后人留下了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

當年陳然在監獄里種下的小樹。 省委黨史研究室供圖

1

寧死不屈留下著名詩篇《我的“自白”書》

1948年4月22日晚,重慶渣滓洞,一位青年被連夜押送到審訊室。就在當天傍晚,他在家中趕印第23期中共重慶地下市委機關報《挺進報》時,被踢開房門沖進來的特務逮捕。

面前的他年紀輕輕,長相清秀,一副知識分子模樣,讓這樣一個年輕的小伙子張嘴,起初經驗老辣的特務們自認并不難辦到。

這位年輕的共產黨員名叫陳然,原名陳崇德,祖籍江西,1923年12月18日出生于河北香河。

雖然只有25歲,但此時的他已有多年革命經驗。抗戰全面爆發后,他隨父遷徙湖北。1938年夏,年僅15歲的陳然在鄂西參加了中共領導的抗戰劇團,投入抗日救亡運動。在劇團,陳然利用演出空閑時間,先后閱讀了《大眾哲學》《社會發展史簡明教程》和《論持久戰》等革命理論書籍。1939年春,陳然成為一名共產黨員。

涉及中共重慶地下市委機關報《挺進報》,敵人急于從陳然口中得到情報。因為,從1947年7月到1948年4月,一期期按時印發的《挺進報》,突破了國民黨的新聞封鎖,給無法得知黨中央消息的共產黨員和進步青年帶去了最美好的聲音和希望,引起反動派的極大恐慌,國民黨軍統特務窮盡心力,卻始終未能破獲。

陳然在獄中受到特務們“重點關照”。軍統大特務徐遠舉親自提審,在他看來,如陳然之類的青年人書生意氣、家庭觀念濃厚,只要重刑拷打,重金誘惑,不怕不招供。面對用刑、逼供、恐嚇、欺詐、利誘,陳然自始至終沒有吐露《挺進報》的發行名單,他一口咬定《挺進報》從編輯、印刷到發行,全部是自己一人所為。

特務們怎么也不會知道,這個文靜年輕人,不僅參與了《挺進報》的印刷工作,而且是《挺進報》代理特支書記,此前他還受黨組織領導參與籌辦了雜志《彷徨》。

抗戰勝利后,針對當時青年人中較為普遍存在的苦悶彷徨現象,黨組織決定創辦一份名為《彷徨》的雜志。中共南方局以《新華日報》的名義,同陳然等一批共產黨員取得聯系,在黨組織的直接領導下,雜志于1947年元旦創刊,陳然擔任刊物的通聯工作。在白色恐怖中,陳然機警、沉著,很好地完成了任務。除通聯工作外,他還為籌措辦刊經費,自己省吃儉用,節省一切可以節省的開支用作辦刊經費。

《新華日報》被迫撤離重慶后,陳然與黨組織失去了聯系。1947年夏,他收到了香港黨組織郵寄的《群眾》周刊,上面刊載了大量人民解放軍在全國各戰場節節勝利的消息,陳然和其他同志商議,決定把這些消息傳播出去,遂于五一節期間印發了第一期無名的油印報,這就是《挺進報》的前身。

油印報印了幾期,引起中共重慶地下市委的注意,他們派人同陳然等人取得聯系,并將無名的油印報命名為《挺進報》,作為市委機關報。

為了保密,陳然主動提出把《挺進報》的工作地點設在自己位于野貓溪的家里。

1947年7月,《挺進報》創刊。陳然白天到糧食公司上班,晚上負責《挺進報》的印刷任務。剛開始,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一張蠟紙最多只能印六七十份報紙,雖經重刻重印,最多也只能印200多份,而市委要求印300份。陳然仔細對蠟紙、油墨、紙張進行研究,反復進行試驗,使印刷份數和質量不斷提高,最多時一張蠟紙能印2000多份。

1948年2月,陳然被指定擔任《挺進報》中共特別支部組織委員,不久又擔任代理特支書記,全面負責《挺進報》的工作。

縱使種種酷刑用遍,威逼利誘種種招數使盡,面對陳然的抵死不招,車輪大戰式的審訊最終陷入僵局……

“任腳下響著沉重的鐵鐐,任你把皮鞭舉得高高;我不需要什么自白,哪怕胸口對著帶血的刺刀!人,不能低下高貴的頭,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無法叫我開口!對著死亡我放聲大笑,魔鬼的宮殿在笑聲中動搖;這就是我——一個共產黨員的自白,高唱凱歌埋葬蔣家王朝。”

作為重犯,陳然從渣滓洞監獄被轉押到白公館監獄。此時的陳然,早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腿部嚴重受傷,但這首著名的詩篇《我的“自白”書》卻已經開始在他的心中醞釀。

在就義的前幾天,陳然曾對同獄室的難友說他想寫一首詩,題目叫《假如沒有了我》,他用富有激情的語言將詩的內容一句句告訴了這位難友。后來難友脫險出獄,整理發表了陳然的遺詩,這便是那首振聾發聵的《我的“自白”書》。

印刷《挺進報》的工具。 省委黨史研究室供圖

2

紅色經典小說《紅巖》中成崗的原型

在小說《紅巖》中,沉著而堅毅的成崗為很多人所喜愛。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和種種酷刑,他嚴守黨的秘密,始終保持著一名共產黨員的高尚氣節。

1949年2月,重慶歌樂山白公館。剛剛被轉押至此的羅廣斌,在牢房里結識了年輕的陳然。羅廣斌,就是后來著名小說《紅巖》的作者,而陳然就是這部小說的人物成崗的原型。

陳然曾公開發表過一篇《論氣節》的文章,文章不過1000余字,卻氣勢磅礴,道盡氣節精髓。在這篇文章中,他指出:“氣節,是個人修養的最高一級,也是最后的考驗。”“氣節并不是建立在情感的基礎上,而是建立在高度的理性上。”

“如果我被捕了,請組織上放心。”陳然被捕前經常對同志們說這句話。

事實證明陳然做到了。

“人總不免有個人的生活欲望、生存欲望。情感是傾向欲望的,當財色炫耀在你面前,刑刀架在你頸上,這時你的情感會變得脆弱無比,這時只有高度的理性,才能承擔起考驗的重擔。”在《論氣節》中,陳然曾有過這樣的表述。面對非人的折磨,陳然只要“悔過”便能重獲自由,但對于這樣的“自由”,他斷然拒絕。

事實上,陳然本來有避免被捕的機會。被捕前,陳然曾收到了一位在敵人內部工作的同志直接發來的告急信:“近日江水暴漲,聞君欲買舟東下,謹祝一帆風順,沿路平安!”收到此信,陳然猜測地下黨組織可能出了事,但因無法確定該信是否真實,又擔心貿然行事造成不良后果,陳然決定,哪怕出現最惡劣的情況,沒有確切的消息,決不撤離!

于是他決定找相關同志核實情況,并堅持把第23期《挺進報》印刷發行出去再轉移。不料,未能如愿。

在敵人闖進來前,他將《挺進報》發行名單撕碎用水吞下。

什么是“高度的理性”?陳然認為它是“對世界、對人生的一種正確、堅定而深徹的認識。不讓自己的行為違背自己這種認識,而且能堅持到最后”。

正是有了這種“高度的理性”支撐,陳然在被捕后經受酷刑折磨不改其志,并在獄中仍堅持工作。

到白公館監獄不久,陳然和獄中黨組織取得了聯系,他憑著記憶把一些勝利的消息寫在一張小小的香煙包裝紙上,小紙片順著一個秘密孔道,傳到難友手中,小小的紙片被難友們親切地稱為“獄中挺進報”。

與此同時,重慶地下黨組織也通過各種方式,將一條條振奮人心的消息傳到獄中,并通過“獄中挺進報”傳播開來,使堅持獄中斗爭的同志們受到了極大的鼓舞。

新中國成立的消息傳到監獄時,陳然和難友們抑制不住激動的心情,他們相互擁抱,在地上打滾,用腳鐐、手銬互相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來表達勝利的喜悅。他們還親手縫制了一面五星紅旗,“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筑成我們新的長城……”勝利的來臨,使他們暫時忘卻了身陷囹圄的痛苦,喜悅的心情,使他們對未來產生許多憧憬。

但時隔不久,陳然便被國民黨反動派槍殺。

雖無緣看到夢想中的新中國,但新中國成立的消息令他滿心喜悅。在生命的最后的時刻,他與一起赴刑的同志互致革命的敬禮,笑赴刑場。

小說《紅巖》中的成崗,則是陳然這種氣節的集中再現。

3

“獄中八條意見”參與制定者

今天,在白公館二樓東頭最后一間牢房的墻上,懸掛著一塊寫有“獄中八條意見”的銅牌。這八條意見是:

一、防止領導成員腐化;二、加強黨內教育和實際斗爭的鍛煉;三、不要理想主義,對上級也不要迷信;四、注意路線問題,不要從“右”跳到“左”;五、切勿輕視敵人;六、重視黨員特別是領導干部的經濟、戀愛和生活作風問題;七、嚴格進行整黨整風;八、懲辦叛徒特務。

這樸實無華的八條意見明白簡潔,卻內涵豐富,它揭示了黨內生活和社會生活中許多帶有規律性的東西,經受住了歷史的檢驗,發人深思。

1949年12月25日,從國民黨撤離重慶前的大屠殺中僥幸脫險后不到一個月,羅廣斌向黨提交了一份《關于重慶組織破壞經過和獄中情形》的報告。“獄中八條意見”便是根據這份2萬多字的報告提煉的。

雖然報告的執筆者是羅廣斌,但報告的內容卻是張國維、江姐、陳然等革命者們發起并集體討論形成的。

作為報告發起和主要討論者之一,自身的被捕經歷,和在獄中親眼目睹重慶地下黨城區區委書記李文祥的叛變,使陳然開始深入思考黨的領導干部叛變的內在原因。

李文祥被捕入獄后與陳然同囚一室。由于特務們以“最后一次同太太見面”相威脅,李文祥情感上的最后一絲防線被擊潰,在坐牢8個月后,李文祥趁放風機會跑到特務辦公室供出了16名同志。在此之前,李文祥曾同陳然表達過自首的想法,陳然不惜以自己“跳樓自殺”相阻止,但并未奏效。

為此,當1949年2月9日,羅廣斌被轉押到白公館與陳然、劉國鋕等同志囚于一室后,曾多次就此事件引發的教訓進行深入討論。

事實上,陳然不僅貢獻了報告的內容,這份報告最終得以保存,陳然也功不可沒。

1949年11月27日深夜,歌樂山“11·27”大屠殺中,正是在被陳然等人策反的看守楊欽典的幫助下,羅廣斌才得以帶領尚未被殺的十余名難友沖出白公館,“獄中八條意見”才得以面世。

而陳然,正是最早在獄中與楊欽典接觸并對其開展策反工作的共產黨員之一。

“陳然在獄中的凜然正氣和審訊室里那種不屈氣節,令我很敬佩。”在一份回憶資料中,楊欽典曾經這樣記述自己的心路歷程:“望著這位年紀不大、眉清目秀的白面書生被打得皮開肉綻依然不肯屈服的樣子,我既感到震驚,又有些不解,不明白是一種什么力量在支撐著,讓這些‘共黨分子’竟然一個個都是那么堅定而強硬。”

1949年10月28日,陳然被槍殺于重慶大坪,年僅26歲。

陳然就義時,用已經被五花大綁的雙手,扯下了身后的“死囚”標簽,喝令“從正面向我開槍”,特務硬是把他拉轉過去,他又轉過身來,身中數槍都沒有倒下去,還一直高喊著口號,最后特務們不得不用機關槍掃射……(記者周聰聰)

珍貴的“獄中八條意見”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也是最好的清醒劑。

69年前,重慶白公館、渣滓洞300多位犧牲于新中國成立后的革命烈士,在殘酷的斗爭實踐中總結出的“獄中八條意見”,至今仍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獄中八條意見”是一份寶貴的黨史資料,是一份極其厚重的黨史、黨紀教材,也是革命先烈用生命凝鑄的紅色血脈,深刻揭示了黨的建設和黨內政治生活中一些帶規律性的東西,給新時代全面從嚴治黨以深刻鏡鑒。

它啟示我們,必須把黨的政治建設擺在首位。“獄中八條意見”認為,理想信念動搖,是少數重慶地下黨負責人蛻化變質的根本原因。這就要求我們,必須把講政治作為生命線,抓好理論武裝,深入推進“兩學一做”學習教育常態化制度化,樹牢“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要擰緊理想信念“總開關”,教育引導全體黨員筑牢信仰之基、補足精神之鈣、把穩思想之舵,永葆共產黨人的政治本色。

它啟示我們,必須嚴肅黨內政治生活。“獄中八條意見”提出,要重視黨員特別是領導干部的經濟、戀愛和生活作風問題,加強黨內教育,注重實際鍛煉,實行整黨整風。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弘揚積極健康的黨內政治文化。思想上松一寸,行動上就會散一尺。要把思想政治建設緊緊抓在手上,時刻繃緊思想建黨這根弦。加強黨性錘煉和實踐鍛煉,嚴格執行黨規黨紀,堅決做到“四個服從”。嚴格落實“三會一課”、民主集中制、請示報告等制度,高質量召開民主生活會和組織生活會,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努力營造良好政治生態。

它啟示我們,必須樹牢鮮明正確用人導向。“獄中八條意見”對黨員領導干部腐化以及叛徒特務的危害性認識深刻,強調要選拔忠誠于黨的黨員干部。這就要求我們,必須樹立鮮明正確的用人導向,誰干得好,誰忠誠、干凈、擔當、干事,就使用誰。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好干部標準,加快建設一支“四個鐵一般”的干部隊伍,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提供堅強組織保證。

它啟示我們,必須強力推進正風肅紀反腐。“獄中八條意見”警示我們,加強作風、紀律建設和反腐敗斗爭,是黨永葆先進性、純潔性的內在要求。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要嚴格執行中央八項規定和實施細則,持續整治“四風”問題,堅決反對特權思想和特權現象。始終保持正風肅紀反腐的高壓態勢,以“六大紀律”為標尺,教育引導黨員干部爭做三個表率,全面建設模范機關,切實把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文/省委黨史研究室冉世民)

點擊進入專題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