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梁中華:降息無用,降準可期-20181202

來源:新浪財經 2018-12-03 07:35:52

當前貨幣、融資均降至低位的情況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近期市場對于央行降低基準利率的預期也有所上升,那么降息真的能起到穩定貨幣和融資、托底經濟的作用嗎?我們認為降息本身的作用并不大。

1、基準利率已“力不從心”。早在2013年我國貸款利率基本就實現了市場化,當前商業銀行運作的市場化程度更高,市場上實際的貸款利率水平是銀行基于成本、收益和風險定價的結果。例如2014-2015年央行連續降息后,較基準利率上浮的貸款占比反而大幅提升,基準利率對市場利率的影響有限。

2、融資主體“缺位”是關鍵。低利率并不必然會促發貨幣和信用創造,信用要擴張,要有加杠桿的主體才行。過去的十多年里,我國的房地產銷售和貨幣指標高度相關,房地產周期啟動,整個經濟信用和貨幣創造的“機器”才開始運轉。而房地產銷售是否好轉,利率高低只是一方面,還要看房地產調控是否會放松。我們認為依靠房地產強刺激拉動中國經濟的時代已經終結,即使降息了,誰來融資加杠桿呢?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3、融資下降主因不在錢“貴”。2017年我國融資利率水平普遍上升,但是社融增速依然從2016年的12.8%回升至13.4%。而今年以來社融增速大幅下行,主要在于非標融資渠道的封堵。非標的監管在2013-2014年也發生過,當時也導致了非標融資的萎縮。在經濟下行后,金融監管再度放松,非標融資才見底回升。當前資管新規等金融監管持續,意味著融資和貨幣增速會逐步向經濟增速收斂,僅僅靠降息對融資的提振作用也會非常有限。

4、降息無用,降準可期。與預期降息相比,我們認為降準則是未來的趨勢。當前外匯占款逐步下降的情況下,降準是必然選擇,且降準可以減輕銀行負債端的成本壓力,增加銀行表內貸款對實體經濟的支持。預計元旦、春節前都將是降準的可能時點。面對當前融資和貨幣增速的下行壓力,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和合理的信用創造渠道才是關鍵。但隨著融資需求的回落,未來即使不降基準利率,市場利率水平下降的可能性也在提高。

風險提示:貿易摩擦;經濟下行;匯率風險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