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分晉之后,三國放棄內斗,魏國以此延綿國祚

來源:啊劍說娛樂 2018-12-02 16:32:47

中國歷史上有著悠久的五千年的歷史,經歷過無數的王朝,興衰更替,在紛亂年代時期,甚至可以化用形容北京胡同的一句話:“大王朝三千,小王朝多如牛毛”,雖然王朝三千確實有些夸張了,但是中國歷史上卻是經歷了很多王朝,也有很多史書流傳于后世,最出名的要屬二十四史(很多人會把《新元史》和《清史稿》也算進去,共二十六史),其中不乏像三國時期,五代十國,南北朝時期這種同時出現了數個王朝的亂世。

歷史總是會帶給我們驚喜,因為它存在著很大的偶然性,總是會展開很多有意思的小故事。比如在春秋時期,各國的諸侯都是存在著極大野心的,為了發展自己的勢力,各國的君主往往會招納很多有識之士為自己效力,由此就展開了縱橫捭闔的春秋戰國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曾經在春秋時期,作為一方霸主的晉國,最后被韓趙魏三家瓜分,在三家分晉后,長時間里,魏國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了尊賢禮土,內修圖強。趙國和韓國則在向外擴張,段時間后,由于他們內政不穩,也回到了內修這條路上。而此時,魏國已基本完成了內部調整,開始尋找外向的出口。魏國所處的周邊環境很復雜,尷尬,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遭到圍攻的危險。但是,魏文侯卻意外地“受到歡迎”,趙獻侯想聯合他消滅韓國,平分韓。

韓武子也想聯合他消滅趙國,也平分趙。對于趙、韓的提議,魏文侯均給予了明確的拒絕。他勸趙,如果你搞分化,魏和韓比較弱,必然會聯合起來對抗趙國,以免被趙消滅。魏文侯勸韓武子也不必因為趙國的威脅,而聯合你我兩國進攻趙國,這個想法是不現實的,趙國的實力太強了韓、魏聯合也只不過與趙國能打個平手,雙方硬拼的話,必然是兩敗俱傷,看三晉的地域,就是今天整個山西和河南、河北的一部分。必然是兩敗俱傷。

地方不是挺大,但是“居天下形勢”,位置重要,控制這個戰略地位,就可以經略中原,大定天下。魏文侯解釋趙、魏、韓三國緊鄰,必須要和平相處,如果內斗,就會被拖在晉這個封閉的環境里,誰都無法發展。趙、魏、韓只有聯合起來向外擴張才有出路。三晉只要聯合,西邊的秦就無法犯境,東邊的齊也不敢造次,至于南邊的楚當然不止于放肆。于是三家出現了難得的和平局面。趙、魏、韓暫時放棄了內斗,走上了各自發展的道路。

吳起聽說魏文侯賢明,便投靠了魏國。文侯問李悝:“吳起是個怎么樣的人?”李悝回答:“吳起貪求功名又喜歡女色,但如果是帶兵打仗,就是司馬穰苴也不能超過他。”于是文侯任吳起為大將,在公元前四零九至四零六年,四年之間的河西之戰,吳起率兵進攻秦國,奪取了五座城市,為魏國在西方擴大了疆域,也設了“河西郡”,吳起擔任郡守。魏國聲勢大漲,開始在三晉中強大起來。中山國被樂羊滅了,當年也是文侯十九年,公元前四零六年。

魏文侯派出長子魏擊前去治理,磨練他的心智。也派出三位魏臣跟隨,趙倉唐(本來就是魏擊的太傅,太子的老師)、五十歲的李悝(本來以年老理由辭了魏相,新任為魏屬中山的首任相國)、樂羊(征討大將,也是白狄中山人)共同輔佐年輕的魏擊。三年后,趙倉唐代表魏擊前往朝堂,拜見魏文侯,文侯問了許多問題,最后問“子之君何業?”你們的君上有何愛好?趙倉唐回答:“業詩。”平常喜歡看書,尤愛看《詩經》里的《晨風》和《黍離》兩篇。

魏文侯自讀《晨風》:“航彼晨風,郁彼北林。未見君子,憂心欽欽。如何如何,忘我實多。”天空的鳥兒乘著早晨的風在飛揚,北邊的樹林為何長得那么蔥郁茂盛啊。沒有看到君子,我是多么傷心啊。他對我到底怎么樣啊,他實在是忘記我太久了啊。趙蒼唐解釋說:“國君,我們君上實在想念您啊,他小小年紀在中山一待就是三年了啊。”魏文侯又讀《黍離》:“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小米成熟彎垂了下來,高粱也長得很好。我在路邊慢慢走著,不禁惆悵。了解我的人知道我很悲傷,不了解我的人以為我還有什么需求。唉,高高在上的蒼天啊,這樣的日子什么時候是盡頭?魏文侯皺眉說:“莫非他很怨恨我嗎?”趙倉唐急忙磕頭,回說:“沒有啊,怎敢怨恨?只是我們君主時時思念國君啊!”魏文侯派遣趙倉唐回到中山國,賜魏擊“衣一襲”,即衣服一件,特別吩咐要在雞鳴之時賜給魏擊。魏擊起拜,受賜發篋,視衣盡顛倒。

他興奮地說父君召我回國了,趙倉唐不解,說“臣來時不受命。”我返回中山沒有受到這道命令啊。魏擊解釋“君侯賜擊衣,不以為寒也,欲召擊,無誰與謀,故敕子以雞鳴時至,《詩經》有說:東方未明,顛倒衣裳,顛之倒之,自公召之。”魏擊返國了。魏文后笑著說:“欲知其子,視其友;欲知其君,視其所使。”我本來也是喜歡魏擊的,只是想考驗考驗他。要了解個人,只要了解他的朋友就夠了。

要了解一個國君,只要了解他的使者就可以了。如果中山國君不優秀的話,就不能夠有如此出色的使者。文侯二十二年,公元前四零三年,周天子終于正式承認魏趙、韓的地位,列為諸侯。這一年也是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司馬光的《資治通鑒》便以這一年“三家分晉”的事,代表周禮崩壞,群雄競逐,標志“春秋時代”結束,也定為“戰國時代”的開始。

七年后,公元前三九六年,魏文侯病重,臨死前,召見吳起、西門豹、北門可等人,將太子魏擊托付給他們。魏擊繼任為君主,即是魏武侯。春秋時期,恰逢亂世,各國之間都展開了激烈的競爭,這些競爭其實就是人才的競爭,是君主之間的較量,只有合格的君主,才能招攬到更優秀的人才,才能留住人才。歷史往往就是這樣,成王敗寇。

后人們通過讀歷史,可以了解前人的思想,可以知道他們的過失,引以為戒,可以學習他們優秀的經驗,因為很多先賢的文化,到現在也是非常適用的,正是因為文化的包容性,華夏文化才得以源遠流長的流傳到現在。成為四大文明古國中,唯一將文化傳承到現在的那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