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網絡數據造假灰色利益鏈 刷單刷粉絲無孔不入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8-12-03 03:30:50

業內人士揭網絡數據造假灰色利益鏈

刷單刷好評刷粉絲無孔不入個別平臺默許數據造假

□ 本報記者   杜  曉

□ 本報實習生 徐靜華

近日,某旅游平臺被曝涉嫌抄襲其他網站1000多萬條點評引起社會關注,這一事件掀開了網絡數據造假的“遮羞布”。

記者采訪了解到,目前網絡數據造假問題較為普遍,覆蓋范圍較廣,其潛在危害性還沒有被人們充分認識到。

刷單群里發布各類刷單信息

點評造假是通過刷單的方式實現的,網路平臺以及網絡平臺入駐商家都可能有這樣的行為。

記者在某社交平臺搜索“刷單”關鍵詞發現,一些人在社交平臺發布招收刷單者的信息。記者根據留下的聯系方式,添加了王俊(化名)的微信。

記者與其交談了解到,王俊是一名在讀大學生。

“平時沒事的時候就做一下,賺個零花錢,每天的目標是能做到30元。”王俊將記者拉入一個名為“新人群”的微信群中,群成員會把自己刷過的某電商平臺店主的名片分享到群中。

記者通過群里分享的名片,體驗了一次刷單:

首先,店家要求記者提供自己的電商平臺用戶名。

“現在電商平臺的反刷單系統比較嚴格,所以對買家信用有一定要求,必須要四星以上,2017年至2018年注冊的新賬號不要。”店家說。

通過驗證后,根據店家的指導,記者在某電商平臺搜索相應商品。店家稱,不能直接下單自家商品,至少要先瀏覽同類型商品10個以上,并且有收藏、加購行為。

在進行以上操作后,店家通知記者在第二天下單。下單后,店家隨即把記者下單墊付的費用和10元傭金通過微信轉給記者。隨后,記者的訂單顯示正常發貨。

店家稱,這是一個空包裹,收貨后及時確認、給好評,這一單就算完成了。

記者查詢發現,這些步驟符合網上很多人提供的“電商運營”技巧,目的是盡可能讓刷單看起來更像真實購物,防止被電商平臺識別出來。

“我手里有5個店鋪,刷單量比較大,一天在刷單上就要投入2000元左右。除了這些,還要花很多宣傳、推廣費用,就是砸錢。其實刷單也是無奈之舉,別人都刷單,自己不刷的話,商品在排序上的權重就會很低。”店家說。

店家還告訴記者:“刷單時也會遇到騙子,本金傭金都付給他了,他還要求退貨,這種情況沒辦法,只能認了。”

而在刷單群里,記者注意到,也有刷單者反映,自己刷單以后,商家利用自己的身份信息,通過支付軟件商貸的方式騙取一萬多元。

還有刷單者稱,有時候自己付款之后商家直接把自己拉黑,墊付的錢就打了水漂。

王俊在拉記者入群前,要求記者下載一個App,這是一個返利性質的軟件。群里要求,刷單者必須通過這個平臺下單。

“這個返利軟件是八代會員制,甲推廣乙,乙推廣丙,以此類推,八代以內都有百分之十二點五的獎勵。”王俊說。

記者進一步了解到,通過這種途徑,一些刷單者樂意在各種平臺上吸收新成員,刷單群的成員數量增長很快。通過刷單,返利平臺的訂單量也源源不絕。

王俊還告訴記者,除了電商平臺店鋪刷單,只要通過社交平臺等進行簡單搜索,就可進入相應的刷單團隊。

記者所在的群中,還有人發布信息給一些影視劇刷某影評網站評分,每條付1元傭金。

還有一些公司也會在群中發布某知名問答App點贊鏈接,每條0.6元左右,點贊的內容多為企業的宣傳介紹。

數據造假覆蓋范圍廣根源深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社交媒體買粉、視頻網站刷量的推廣信息在各大論壇、社交媒體以及電商網站中比較常見。隨著新媒體產品更新迭代,還出現了給直播、短視頻等刷贊的業務。比如5元刷500個“僵尸粉”、10元刷300個有一定活躍度的“頂級真人粉”等。而近期大熱的某短視頻平臺,刷1000贊的價格為40元。

“刷量的操作一般是通過群控的方式實現。這種刷量公司一般會做一套系統,通過一臺電腦能控制成千上萬部手機進行App的下載、微信文章的閱讀等,幾乎我們在互聯網上所有能看到以數據為排序指標的軟件,他們都可以進行這種操作。”互聯網分析師、原速途研究院院長丁道師向記者介紹了刷量造假的方式。

今年8月,微信曾對公眾號后臺的文章閱讀量進行調整,剔除機器等非自然閱讀帶來的虛假數據,大批“10w+”的公眾號閱讀量大幅縮水,暴露了數據造假的“冰山一角”。

“很明顯,每次官方的規則出來之后,他們就會依據這個規則進行反向升級。以微信公眾號閱讀為例,一直到現在,刷閱讀量的行為并沒有被殺絕,反而還有一些創業團隊在做這件事,現在一篇‘10w+’的文章大概需要5000元就能刷上去。”丁道師說。

產生數據造假現象的原因十分復雜。

“造假的動機很簡單,一切為了利益。互聯網創業者需要拿投資,投資人怎么評估一個產品、一家企業是不是有潛力?就是通過用戶量、活躍用戶量、使用時長、點評量等,這些數據是投資人的主要參考依據,所以很多創業公司就會刷量。對于賣產品的人來說,消費者會看這個產品下了多少個訂單、好評率是多少,為了影響消費者的選擇,商家也會進行刷量。”丁道師說。

李瑞(化名)創立了專門研究博主數據和社交媒體的公眾號,是一位在工作之余進行美妝行業數據監測的業內人士,曾在自己的公眾號曝出很多數據造假的“大V”和品牌。

李瑞告訴記者:“有的互聯網平臺為了融資,故意刷出很高的閱讀量、播放量,他們其實不在乎造假,都是讓資本來承擔虛假數據的代價。我們之前關注過直播平臺,有些平臺宣稱自己的注冊人數超過幾千萬,這些都不是真的,就只是為了融資的時候數據好看。但是投資人也不戳破這個謊言,因為A輪投資人希望賣給B輪投資人,B輪投資人需要賣給C輪投資人,一輪一輪往下走,甚至希望其上市后讓資本市場來買單。”

“現在一些平臺默許數據造假。比如,某平臺最近在主推旅游業務,就與一些假的旅行博主合作。這樣的平臺既討厭假博主,但其實又愛他們,因為要讓別人感覺到自己平臺的流量很高,這也是平臺方不愿意戳破這件事的原因,因為泡沫對平臺有利。”李瑞說。

丁道師認為:“現在互聯網上幾乎全都是以關鍵績效指標來判斷一個產品的價值,所以就導致刷量進入了互聯網的很多行業甚至一些角落。一句話,一切根源都在于利益。就連消費者也不是完全無辜的角色,因為有些刷量是用人工加機器的方式實現的,比如俗稱的‘五毛黨’‘水軍’,別人發起一個任務,發一條帖能賺五毛錢,很多電商平臺刷單的人也都是一些大學生、家庭主婦等,這些消費者也是為了賺錢才參與。”

“很多企業的品牌總監在進行投放時,會故意選擇與一些假博主合作,這樣可以拿較大比例的回扣。投廣告給真正有流量的博主所花費的成本很高,而且真實博主的數據量是不可控的,可能忽高忽低。這樣的話,他們就去找一些造假的博主,并且為了給品牌一個很好看的成績單,就進行刷量。”李瑞說。

數據造假危害大難破除

目前,數據造假的危害性還沒有被人們充分認識到。

“我們公司現在就是做視頻和投放,我在幫客戶解決問題時,遇到過一些刷量的情況。一些做公關的朋友曾經告訴我,花了很多錢投廣告給某個博主,可是一個單都沒賣出去,而且流量特別差。我監測了一下,發現原來的流量是假的。”李瑞告訴記者,因為這個契機,他走上互聯網“打假”的道路。在他看來,數據造假問題由來已久,不容易破除。

“刷量對市場危害很大。比如說電商網站上的好評和訂單量是通過刷量增加的,其實相關產品質量不過關、服務也不到位,這樣一來就會對消費者造成錯誤引導,使他們買到假冒偽劣產品的幾率更高。商家將大量的成本放在刷銷量上,商戶的服務體系和產品質量都無法保證。實際上,數據造假牽扯到很多環節,每個環節的利益也都會因此受到損害。”丁道師說。

2017年,一家知名視頻網絡平臺將杭州一家公司告上法庭,認為這家公司“惡意刷量”,干擾了平臺的數據分析和重大決策。最終,這家視頻網絡平臺獲賠50萬元。

雖然有了相關判例,但視頻刷量的推廣信息仍然很容易找到。

“目前整個產業還是以數據來評判一個產品的價值和標準,這個問題到現在還沒有得到根本改變。”丁道師說,“要慢慢減少這個問題,首先肯定是通過國家層面明確法律規定,對刷量、炒作信譽、虛假評論等問題作出嚴格界定和限制。另外,我已經呼吁過很多次,要破除單純以關鍵績效指標為衡量依據,商品、服務的排列排序不應該以量作為唯一依據,可以通過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手段等,把一些真正的好產品、好服務推向市場。”

李瑞認為,刷量本身是一個技術問題,可以通過技術手段解決,比如網絡平臺的后臺對刷量ID進行分類分析,然后處理這些造假公號。在這方面,網絡平臺還是有能力做到的。但這方面工作的成本很高,這可能也是網絡平臺不愿意這么做的原因。其實數據監測已經是一件比較簡單的事情。像第三方監測機構,如果能夠有更好發展,會對這個問題的解決有一定促進作用。

丁道師提醒消費者:“要隨時保持警惕。如果看到一個產品有好幾十萬的訂單,價格特別便宜又將質量描述得特別好,就不要抱著貪圖便宜的心理盲目購買這個商品,因為一件商品特別便宜又特別好的話,是不太符合市場邏輯的。如果消費者足夠理性,不以‘量’為決策依據,這些弄虛作假也就沒有市場。所以,對于數據造假,需要對每一個環節都進行提升,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制圖/高岳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