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逃的北匈奴,是怎樣滅掉西羅馬帝國的?

來源:茶葉蛋仰望天空 2018-12-03 03:19:54

在民間很多公知當中,一直流傳著一個說法,那就是兩千多年前,由漢武大帝的大漢鐵騎北擊匈奴,把不可一世的匈奴人打得落花流水,不得已往西逃走,然后到了歐洲順手就把羅馬帝國給滅了。這個故事聽起來是多么激動人心,不但說明大漢朝武力強大無比,還從側面佐證漢朝的戰斗力遠超羅馬帝國。但我要很遺憾的告訴大家,這個故事是假的,至少是很片面的。那么在真實的歷史上,漢朝、匈奴、羅馬帝國這三家的故事到底是咋回事呢?

匈奴人最鼎盛的時候,大概就是戰國末期到秦漢初期,你別看匈奴人貌似強悍無比,隨隨便便就在白登把漢高祖給圍了,其實匈奴的作戰能力絕對值是很低的。他們的優勢就是騎上馬就是家,機動能力強,沒有基地也沒有顧慮,更沒有補給問題。但是沒有強有力的中央集權,所謂的可汗跟武林盟主差不多,跟后來的蒙古根本沒法比,說白了就是一伙流竄作案的強盜,官軍剿不滅強盜,不意味著官軍戰斗力不如強盜。

漢武帝北擊匈奴,在軍事上其實沒有對匈奴造成多大損失,效果最顯著的政策就是筑城和內遷。東西兩漢都在北方大漠和西域修筑城池,滲透勢力,然后把愿意臣服的部落內遷,這才暫時壓制了匈奴的勢力。但也僅僅是在南匈奴,北匈奴其實沒有多大損失,跟以前一樣橫行無忌。真正打的匈奴落花流水的其實是匈奴內部逐漸崛起的鮮卑人,因為鮮卑人也是游牧民族,比匈奴更強悍,組織能力更有效。而且鮮卑人不但打敗了匈奴,還打敗了漢族政權西晉,所以大燕后裔慕容復才會那么臭屁。

話說鮮卑的地盤越來越大,北匈奴就被打的不斷向西逃,直到公元3世紀中期,大概也就是三國時代,北匈奴在亞洲已經沒有半點地盤了,徹底被趕到了歐洲。這些北匈奴的殘部經過黑海,往西北逃竄,一直到了俄羅斯的伏爾加河附近,終于暫時得到了喘息。大家不再像以前那樣都是松散部落,而是結成了一個比較團結的匈奴聯盟,繼續過著游牧的生活。但是伏爾加河附近環境惡劣,再加上擔心鮮卑人追擊,所以不斷的繼續往西遷徙。

突然有一天,西進的匈奴人激動的發現了一塊相當富饒的土地,就是東哥特王國,如果你對哥特不熟悉,那也一定知道日耳曼人,哥特國的人就是日耳曼人。匈奴人的強盜本性馬上爆發,于是大家趕緊開會,決定召集部族所有的成年男子,對東哥特國展開突襲,搶占這塊土地。由于這些北匈奴人連年征戰,相當彪悍,而且又是突然襲擊,所以東哥特國的日耳曼軍隊根本不是對手,國王也自殺殉國,匈奴人如愿以償得到了一塊根據地。

德勝的匈奴人剛安頓下來沒幾天,又發現西邊的西哥特王國好像更加富饒、更加廣闊。于是乎他們決定趁熱打鐵,繼續向西哥特王國發起進攻,經過一場慘烈的戰役,西哥特國同樣不是對手,一敗涂地之后只能向西羅馬帝國求救。到此時數百年前的情況又出現了,保護那些小國的西羅馬帝國自己也快不行了,所以就采取和親的方法同匈奴人結盟,是不是跟當年的西漢很相似。就這么著羅馬、日耳曼、匈奴三方面就維持著脆弱的平衡。

后來的故事就很復雜了,總之是匈奴人欲求不滿,不斷的擴大領土,那些被打敗的日耳曼人等蠻族只能依附于西羅馬帝國。而西羅馬帝國跟唐朝一樣,自己打仗成本太高,干脆就依靠這些蠻族幫自己打,這就是所謂的“藩鎮政策”。當然結局也一樣,不再打仗的西羅馬帝國越來越弱雞,而那些哥特國來的日耳曼人卻越來越能打,一方面養寇自重,任由匈奴人擴張,一方面要挾西羅馬帝國給錢、給地、給糧食。沒過多久這些日耳曼人也來了這么一次“安史之亂”,大量的哥特人借口加入西羅馬,涌入西羅馬帝國之后沒幾年就把羅馬給折騰滅了。

這會時間已經到了公元4世紀,匈奴人可謂是咸魚翻身,氣候大成,組建了一支戰無不勝的大軍,不斷的向四周擴張。他們沿著多瑙河一直打到了君士坦丁堡城下,東羅馬帝國也不是對手,只能“割地賠款”,不但割讓了巴爾干半島,還得每年進貢950公斤的黃金,可見此時的匈奴有多囂張。他們后來又西進、南下打敗了高盧,一直打到意大利,逼教皇和他們簽訂合約。

但是好景不長,沒過幾年匈奴阿提拉可汗暴斃,龐大的帝國很快就崩潰了。常年混跡在歐洲的匈奴人早就失去了在亞洲蒙古草原的傳統,融進了白種人的社會。所以到此為止,漢帝國和西羅馬帝國都讓蠻族打敗,匈奴瓦解消失,這三家都沒落下什么好果子。只有漢帝國成功的融合了蠻族,重塑了隋唐時代的強盛,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