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發際線男孩”成名后的三個月:努力掙錢想把家里的債還了

來源:浙江新聞 2018-12-02 12:28:37

2018-12-02 12:23 | 都市快報微信公眾號

直到現在,吳正強還是想不通,三個月前——即將迎來自己18周歲生日的那個夏夜,因為理了個發,竟然莫名其妙地一夜成名。

2000年9月,吳正強出生在浙江金華東陽的一個小山村,這個眉毛濃密、嘴唇厚實、頭發自然卷的男孩,從小性格內向。用媽媽花春麗的話來說,“(兒子)長得像我,性格像他爸”。

照片里童年的小吳(前),呆萌可愛。

童年的小吳,寡言少語,喜歡坐在家門口,仰望天空,幻想自己是只小鳥,在天上飛翔。“我不想待在這里,也不想待在學校,我喜歡天空的藍色,我喜歡自由自在。”站在自家去年剛翻新的三層農居房樓頂,穿著一身藍色衣褲的小吳告訴我,他曾憧憬過未來的三個職業:理發師、銀行員工和喜劇演員。

上完初中,小吳被送入東陽一所中專技校,就讀計算機專業。父母希望他學會一技之長,將來方便找工作,養活自己。

今年春節后,即將畢業的小吳來到杭州,在表姐開的租房中介公司實習。每天早上,他從蕭山的住處,坐地鐵到解放路的公司上班,在朋友圈、微博、論壇上發布租房消息,錄入房源信息,帶客戶去看房。

今年中專畢業后,小吳來到杭州工作,成了一名租房中介,每天穿梭在公司和各個房源之間。

他曾發微博說:“杭州租房小吳,新一代的租房大佬,絕對給您不一樣的品質,不一樣的優惠,不一樣的服務,保證讓您租房租得開心,住房住得快樂。”當時,這個“@杭州租房小吳”的微博賬號,只有200多個粉絲,評論、轉發量幾乎為零。

6月,中專畢業后的小吳選擇留在杭州,正式成了一名租房中介,每個月工資兩三千元。爸爸吳明德說:“畢竟他才剛畢業,年紀也小,去他表姐那里鍛煉鍛煉,我們也放心些。”

小吳給自己定過工作目標——每個月成交10-20套,但至今難以完成。倒是因為租房信息出了幾次差錯,小吳挨了不少批評。雖然是親戚,表姐也一視同仁,告訴他如果再犯錯,就不讓他在這里干下去了。

他一度想過,如果被開除,自己就回老家,去同學開的圖文打印店上班,“我會PS(圖像處理),也會Flash(簡易動畫制作),就是編程不太會,不然我可以去IT行業。”

“發際線男孩”一夜成名

8月末的杭州,暑氣未退,連日的雷陣雨,讓小吳有些心煩意亂。下班后,他來到公司樓下的大學路,看到一家美發店,便走了進去。

“那時候我頭發有一個多月沒剪了,又厚又癢,很不舒服。”小吳一邊回憶,一邊翻著手機,“哦,查到了,那天是2018年8月28日,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天。”

剛洗完頭,店員說有個免費項目可以體驗,小吳便答應了。做了一半,店員又推薦了幾個項目,他也沒仔細看,在單子上簽了字。沒想到一做完,幾個店員圍過來,拿出消費清單——“提發際線”“提鬢角”“修眉”“嫩膚”等項目,竟然收費39000元,打完折也要18000元。

更讓他惱火的是,剪完的頭發和修完的眉毛自己很不滿意,“之前別人都說我眉毛有點兇,修完看上去更兇了。”小吳拿不出這么多錢結賬,店長不依不饒,不付錢就不讓走。他只好打電話叫來表姐夫和同事,還報了警,最后付了2500元才離開。

8月28日,本想理個發的小吳,在一家美發店做了“提發際線”和“修眉”等項目,收費高達4萬元,最終付了2500元才離開。

小吳忍不下這口氣,想通過媒體曝光的途徑進行維權。第二天,表姐夫幫他聯系了《1818黃金眼》,記者隨后趕到,采訪了當事雙方,并承諾在當晚播出。

小吳找來媒體曝光維權,《1818黃金眼》拍成了節目,誰也沒想到,播出后小吳意外地火了。

在東陽家中的媽媽花春麗也接到外甥女的電話,說小吳出事了,被人騙了。晚上9點多,花春麗和丈夫吳明德打開電視,《1818黃金眼》節目里,兒子小吳時而皺起眉頭,時而歪著腦袋,向記者講述自己的遭遇。看完電視,夫妻倆還是不放心,準備天亮就坐車趕往杭州。

與此同時,節目的視頻也在網上傳開,事件本身的爭議和主人公小吳的采訪,瞬間撥動大眾的娛樂神經,“提發際線修鬢角清單4萬”“發際線男孩”“眉毛哥”等相關話題迅速登上微博熱搜榜前幾位。

小吳在看網友給他做的各種表情包,并一一保存了下來。

大家轉發議論最多的,還是小吳的長相——詭異弧度的發際線、不怒自威的眉毛、厚如香腸的嘴唇、“愁云慘淡萬里凝”的無辜表情,全身上下都充滿喜感,幾乎戳中了所有人的笑點。一夜之間,各種以小吳為原型的表情包、搞笑動圖,在網上瘋狂傳播。

在媒體和網友的關注下,杭州市場監管部門迅速介入調查,店長被老板開除,門店也停業整頓,2500元全部退還給了小吳。“雖然事情解決了,但我們想把兒子接回來,躲一躲,避避風頭。”花春麗沒高興起來,反而感到緊張,生怕對方報復。

而在杭州的公司里,前一天還替小吳憤憤不平的同事們,一下子樂開了花,各種表情包在同事間也傳開了,大家萬萬沒想到身邊竟然出了個“網紅”,爭著跟小吳合影,發朋友圈。

小吳自己也驚呆了,“@杭州租房小吳”的微博粉絲數一下漲到幾萬,手機響個不停。但真正感受到自己火了,卻是在技校的同學群里。

“有些同學三年都沒跟我說過幾句話,現在都跑來跟我說,‘茍富貴,勿相忘’。”8月30日傍晚,我第一次見到小吳時,他得意地給我看他手機里滿是紅點的微信。

還沒等小吳反應過來,前來采訪的媒體一家接著一家,幾十家廣告娛樂影視公司打來電話,想把他包裝成網紅。東陽橫店的一個副導演,想給他在新戲里馬上安排一個角色……

小吳接受媒體采訪時說,自己只想正正常常上下班而已,不會進軍任何娛樂圈。

“說實話,這次莫名其妙火了,我是很抵觸的。”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小吳表示,只想正常上下班而已,“不會進軍任何娛樂圈”。

8月30日,我們也采訪過小吳,他說自己并不想紅。

然而,小吳“眉毛一挑”,才發現事情沒那么簡單。

走在杭州的街頭,有人指指點點,有人跑過來求合影,就連在上下班的地鐵上,還會被人偷拍,發到網上。性格靦腆的他,不知該如何拒絕。為了安全起見,只要小吳出門,比他大10歲、同為同事和室友的堂哥就會跟著。戴上帽子和墨鏡,不去人多的地方,不再帶人看房,原本的工作生活軌跡被完全打亂,讓小吳始料未及。

遇到路人求合影,小吳都會欣然應允,從不拒絕。

在一場臨時走秀表演上,小吳被游客認出,這是他第一次在公眾面前展示才藝,還很不習慣。

一夜成名后,不善言辭的小吳卻陸續登上脫口秀舞臺,錄制《快樂大本營》,拍攝景區宣傳片,還代言了商業廣告,活動通告源源不斷。不少網友吐槽:“說好的不進娛樂圈呢,真是口是心非……”

浙江橫店影視城,小吳為自己家鄉東陽拍攝旅游宣傳片,但他并不想在這里拍戲。

面對這些質疑,小吳終于開了口,他說自己之所以這么拼,是因為“家境不好,想給家里減輕負擔”。

只想把東陽老家蓋房的欠債還了

前不久,記者跟著小吳回了趟東陽老家。

剛進門,媽媽花春麗放下手中的縫紉活,抱了一下兒子,便去廚房忙活。爸爸吳明德剛從地里摘了一筐毛豆,在門口坐下,用剪刀一一剪去兩頭,準備燒鹽水煮毛豆。

小吳回到東陽老家,站在家門口看手機,父母正在準備午飯。

花春麗是陜西人,勤勞本分,早年在西安遇到了打工的吳明德,隨后遠嫁到東陽。“他爸人真的很好,對我也很好。”平日里,花春麗在家做來料加工,給家具廠加工沙發座套。一臺縫紉機從早踩到晚,一天能掙百來塊錢。

吳明德,憨厚和善,在附近工地打打零工,當泥瓦匠,給別人蓋房。自己家的老房子,直到去年才翻新,蓋起了三層小樓,為此,欠下了20多萬元債,至今部分裝修還沒完工,連樓梯都沒安裝扶手。

開飯了,吳明德端上了特地從鎮上買來的白切羊肉,夾起一塊給兒子。“正強很聽話懂事,從來不搗亂的。”吳明德對我說,他們都是農民出身,不盼著兒子賺大錢,只希望他找一份穩定一點的工作,平平安安就好。

小吳拿起手中的飲料,碰了一下爸爸的杯子,說:“爸,我也是成年人了,趁這個機會抽空接點活,又沒有坑蒙拐騙,就當幫你還錢。”

正如他所說,成名以來的所有收入,小吳自己只留了一點生活費,其他全部給了父母。“我也不需要買什么東西,衣服表姐會給我買,我的手機還是用以前的。”小吳說。

在父母眼里,兒子出名后好像一下子長大了,談吐更好了,也更懂禮貌了。但他們還是希望小吳能一如既往地踏實工作,事情總會過去,生活也會歸于往常。

成名三個月來,小吳已經參與了十多次活動和廣告拍攝,而主動前來聯絡的遠不止這些,大部分都被他拒絕了。“找我拍戲的,都被我推掉了,一是我演技肯定不好,二是這些戲都要拍一兩個月,太累了,吃不消。”

更多時間,他還是照常上下班,偶爾也會在朋友圈里發布租房信息,只有在周末和假期,才會接活。目前,小吳的一切商務合作和活動行程,都是由表姐接洽、篩選和安排,相當于他的經紀人,而出門還是由堂哥陪同,“有點像助理和保鏢”。

“現在給他接的活動,都要考慮符合他的年紀和風格的,比如廣告和好玩的綜藝節目。他的人生多一種嘗試也挺好的,可以體驗不一樣的生活。”表姐陳女士說,小吳年紀還小,接下來更希望他去讀點書,充充電。

上海地鐵2號線中山公園站,通道貼滿小吳代言的廣告海報。

在北京和上海的地鐵站里,已經能見到小吳代言的廣告海報,和大牌明星擺在一起,非常魔性。但小吳依然沒覺得自己是明星或網紅,“只要那些粉絲開心就好。”

小吳從沒打算進演藝圈,不習慣在公眾面前拋頭露面。他的常用私人微信,昵稱名叫“做一個永遠無聲的人”。

上周末,小吳在上海拍攝了新的代言廣告,但效果不太滿意,前幾天他又去上海重新補拍。”他告訴我,這次廣告拍完,家里欠債應該能還掉一半了。

我問他,萬一突然不火了怎么辦?他回答:“那就繼續上班。”

至少未來一段時間內,他可能再也不需要靠按時上班領3000元的工資養活自己了,“表姐也不會趕我走了。”

(原文標題《杭州18歲“發際線男孩” 小吳一夜成名后的三個月:“我努力掙錢,只想把老家蓋房的欠債還了”》。編輯趙路)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