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偶像團體元年?

來源:新京報 2018-12-03 02:33:25

2018年上半年,兩檔綜藝節目《偶像練習生》(以下簡稱《偶練》)和《創造101》(以下簡稱《101》)一舉捧出了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樂華七子、ONER等不少新生代偶像組合。在懵懵地追問“他/她是誰”的普通觀眾之外,這些新晉偶像擁有了大量粉絲,接了眾多代言,甚至達到了“出圈”的水準。也因此,2018年,被稱為“偶像團體元年”。

依靠經營火熱的粉絲經濟,和極其迫切的大眾偶像需求,蔡徐坤、孟美岐、吳宣儀等人的流量甚至不輸于當年的“歸國四子”(鹿晗、吳亦凡、張藝興、黃子韜)。繁榮背后,速食偶像的快消、綜藝與經紀公司的博弈,也為偶像團體市場蒙上了一層巨大的泡沫。這些新晉偶像,究竟有沒有蓋過“前輩”?他們的未來又會如何?新京報從粉絲數量、代言數量、微博超話等4個維度進行了數據統計,同時專訪多位經紀公司工作人員和業內人士,復盤“偶像團體元年”的虛虛實實。

少數練習生通過節目爆紅

26歲的李俊毅是最后一個確定參加《偶練》的選手。在這檔節目之前,他曾經在韓國做過五年的練習生。但回到國內很長一段時間,他沒有任何機會站上舞臺。眼看著愛豆(偶像)的年齡從20出頭變成十六七歲,李俊毅曾形容那段時期“觸不到光”。然而《偶練》播出后,李俊毅不僅簽約了覺醒東方公司,微博粉絲也從600漲到76萬,整整翻了1200多倍。“工作量開始變得很多,晚上睡得會比較晚,但我覺得很充實,覺得自己能夠被更多人看到,被更多人認識感到開心。”

無獨有偶,17歲的劉人語在參加《101》之前,已經在ETM活力時代練習了三年時間,然而所獲關注度與其實力遠不成正比,“一直默默練習和創作”是劉人語常有的工作狀態。但《101》的播出,一首被胡彥斌稱贊的《麻煩少女》,讓她的創作能力在短時間內被迅速知曉。

節目播出后,公司重新成立了ChicChili組合。劉人語坦言,是《101》讓她獲得了更多人的喜愛,在唱歌、跳舞、創作方面有了更快速的提升。

沉默的大多數:沒有通告、沒有流量、沒有舞臺

擁有夢想的素人,想要成為擁有粉絲的偶像,不僅要歷經練習生期間的辛苦和挫敗,也要熬過出道后的絕望和不被認可。曾有數據統計,僅是中國國內的練習生便數以萬計,但每年能出道的寥寥可數。而出道過的藝人,很多也輾轉過多家經紀公司,參加過不少選秀、甚至勵志節目,但始終沒有迎來高光時刻。李子璇就曾經在海外練習多年,眼看著身邊其他練習生紛紛出道,她只能為其他偶像擔任伴舞。回國后,李子璇參加了《加油!美少女》獲得總冠軍,那時她已經22歲,在偶像里屬“大器晚成”。但這仍沒有讓她走向更大的舞臺,時隔兩年,她再度出現在《101》的舞臺上。

不少偶像團體都在慘淡經營的偶像市場中掙扎著、放棄著。近期因參加《我就是演員》走紅的檀健次就是偶像團體出道,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他曾透露,剛開始成為練習生是因為公司承諾兩個月就能出道,但閉關培訓卻一下歷經了4年。直到2010年,他終于通過MIC男團出道,但音樂市場的不景氣,海外偶像團體的強勢,讓MIC很快淹沒在市場中, “當時幾乎一年時間沒什么工作,那段時間我開始每天看電視劇,研究表演,努力開拓演員事業。”

某電商品牌創始人曾在2016年投資女團hello girls。有媒體報道她們在參加某企業年會商演時,盡管有一群員工熱情地跑來和她們合影,卻沒一個人知道她們組合的名字。馬劍越在《奇葩大會》上也以幽默的方式吐露過她所在的女團“1931”的辛酸史,“《奇葩大會》是我2016年唯一的通告”、“我們又沒有MV,又沒有新歌,又沒有通告”、“我們團30多個人有20多個真愛粉”。而“1931”也于2017年底宣布解散。該女團前成員范薇在《101》節目里自嘲:“解散消息公布是我們團流量最高的一次”。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偶像團體運營人W分析當今的偶像市場,他看來,如今音樂市場早不是當年SHE、Twins走紅的光景,國內沒有舞臺和渠道讓偶像團體展現音樂和舞蹈,很多節目都因為團體沒有人氣紛紛婉拒。日韓偶像團體對中國粉絲資源也進行了大量掠奪,讓毫無曝光途徑的國產偶像只能圈地自萌。長此以往,很多偶像團體只能被扼殺在“沒有流量,就沒有舞臺”的惡性循環中。

夢想的無處實現,令那些在練習室徹夜練舞、創作,每個月都面臨淘汰和生計壓力的練習生們感到絕望。不少練習生都在訓練1年之后離開這個行業。某經紀公司經紀部總監李楠(化名)透露,她剛進入公司時練習生有50人,但兩年之后只剩下10人左右,“有些是淘汰的,有些是自己離開的。我們經常鼓勵他們,再努把力就能夠出道了,但當時的市場確實很難看到希望,尤其是他們看到很多身邊的人通過綜藝節目被更多人喜歡,自己也會覺得,那我還不如先出道當綜藝咖,為什么要艱苦地練習。”

圖片解析

新京報記者統計了《偶練》《101》中人氣選手和TFBOYS、“歸國四子”等藝人近半年的百度日均搜索指數、合作商業品牌類型和數量,以及截至11月26日的微博粉絲數量和微博超話閱讀數量,發現雖然新生代偶像的人氣參差不齊,但出道僅半年的蔡徐坤、孟美岐、吳宣儀無論人氣還是商業價值,已經直逼吳亦凡、黃子韜、關曉彤等出道多年的藝人的流量。例如鹿晗微博超話閱讀量近2400億,蔡徐坤的閱讀量為900億,且多次登頂每周超話排行榜。在“歸國四子”、“三小只”都試圖遠離流量標簽,卻仍離不開粉絲經濟囹圄時,市場的天平卻早已悄悄向新人傾斜,偶像市場的更迭遠比外界預期的更急切。

采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