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孟美岐、楊超越能否一直紅下去?

來源:新京報 2018-12-03 02:33:25

《創造101》推出的組合火箭少女101。

《偶像練習生》推出的組合NINE PERCENT。

在《偶練》中一路C位的蔡徐坤,今年只有20歲,但已經有三四年練習、選秀、甚至出道經歷。2016年他參加了電視選秀節目《星動亞洲》并作為男團SWIN的成員之一出道。時隔一年,蔡徐坤便陷入沉寂期,直到《偶練》才成為真正走紅的偶像藝人。擁有這樣經歷的蔡徐坤,已經算是懷揣偶像夢想的眾多練習生中的幸運兒。

《偶練》和《101》的成功,使得《偶練2》《101 2》蓄勢待發,不少新經紀公司正全副武裝,強勢入局,力爭分偶像市場的一杯羹。究竟這類節目能不能再創輝煌?偶像團體的前途如何?新京報記者專訪多位業內人士,揭秘偶像團體的發展困境。

養成綜藝為何2018年實現“元年”?

有報告顯示,2007到2017年這10年間,已出道的男女團體和即將出道的團體共計150個,但其中45%都已經停止活動,僅有17個團體存活3 年以上。10%的存活率,證實著偶像市場的一地雞毛。

不少衛視也曾經試水養成綜藝來助推偶像,但《星動亞洲》《蜜蜂少女隊》《燃燒吧少年》都沒有成功培養出霸屏式走紅的團體。大多數團體都停留在偶爾出一支沒有水花的單曲、接一接各地的商演、不時參與名氣不大的網劇、網綜錄制的階段。然而2018年,《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的橫空出世,卻為沉寂已久的偶像圈子帶來了一批新鮮血液。

針對性曝光和養成

曾參與《中國有嘻哈》但未走紅的朱星杰,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及,《偶練》挽救了他岌岌可危的歌手生涯。即便他只獲得了第14名,但比賽后他已經為愛奇藝兩部自制劇演唱了主題曲和片尾曲。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偶練》和《101》的成功,在于其極大發揮了粉絲經濟“圈層自萌”的特點。這兩檔節目的受眾群體明顯更針對粉絲,以及對練習生感興趣的年輕人。他們可以迅速在節目中對焦自己的新愛豆。“同樣的練習生如果放到《中國夢想秀》《中國好聲音》這類泛眾的音樂節目當中,肯定不會有這么火的長尾效應。因為普通觀眾并不具備粉絲經濟的消費基礎。這也是為什么小鬼和朱星杰通過《嘻哈》沒有紅,卻因《偶練》紅了。”一位不愿具名的綜藝評論人坦言。

某經紀公司經紀部總監李楠坦言,此前公司的腰部練習生無法消化,頭部出道的藝人曝光渠道又太少,《偶練》和《101》無疑為沒有名氣的練習生群體,提供了更具針對性的曝光渠道,且在嚴苛的淘汰真人秀之下,為藝人塑造了更具故事性的“人設”,“偶像產業一直以來都相對小眾和細分,這兩檔節目讓圈外更多人了解到什么是C位,什么是團,什么是‘擔當’。如果說上一個階段練習生還在暗處苦苦掙扎,這兩檔節目無疑為他們提供了站在眾人面前的專屬舞臺。”

提供后續資源

《偶練》和《101》提供的不僅是出道機會,還有后續一條龍的質保服務。這是之前不少養成綜藝望塵莫及的。

《加油!美少女》的總制片人宋小歌曾表示,養成是一個布局非常大的產業鏈,這并非電視人能夠自己做好的事,“很多綜藝出品方并不是專業的音樂公司,很難直接提供更多的后續資源。節目想要真正捧紅這個團體,就必須要后續給他不停地寫歌、寫作品、拍MV。歌還必須要好,不能把他培養成綜藝咖。所以必須和非常多的頂尖公司合作,才能實現共贏,這種談判成本太高了。”

反觀姜濱為《偶練》請來了韓國SM公司的制作團隊,為上游選手們打造專屬的Battle歌曲;比賽結束之后,NINE PERCENT展開了全國多地區的粉絲見面會。火箭少女101更是“天之驕女”,出道后便為電影《西虹市首富》演唱插曲《卡路里》成為“神曲”,接洽了《明日之子2》的錄制,拍攝了多家一線時尚雜志封面,近期演唱了電影《毒液》的中國區推廣曲。

“經紀公司誰能掏幾個億來做一檔節目?”1CM領譽傳媒創始人、CEO周昊坦言,以往經紀公司只能為藝人拼命爭取一線資源,沒有流量的時候,只能靠公司拍的電視劇和歌曲來助力。但騰訊視頻、愛奇藝就是一線資源,背靠的音樂、綜藝、劇集儲備是任何一個經紀公司都很難提供的。

網絡互動性提升

在大眾文化語境中,偶像與粉絲之間最重要的便是互動性和伴隨性。而網絡平臺在“全民”選擇上的操作優勢,已遠遠高于衛視平臺。例如《偶練》和《101》的核心不再是技能的比拼,而側重于由“全民制作人”也就是節目觀眾通過投票選出晉級和淘汰人選,這符合目前粉絲經濟的操作邏輯——讓粉絲通過網絡平臺,更切實地在每個環節參與偶像制作過程,使粉絲和偶像之間存在著隱形的契約關系。這是這兩檔節目能夠長期“固粉”的核心所在。

“通過這類節目,粉絲能看到練習生從菜鳥到偶像的一個養成過程,通過分組激發大家的訓練和練習。但在《天生是優我》等節目中,這個過程就被弱化了。”綜藝評論人楊智帆表示,養成的伴隨性和網絡平臺在伴隨性上的優勢,使得這兩檔節目成功突圍,“無論是節目制作實力、粉絲、資本層面、藝人經紀等,這兩檔節目都達到了要求。而且還可以讓粉絲直接投票參與,這跟當年‘超女’時代的短信是一個道理,有強參與感;再加上現在的移動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成功其實是一種必然。”

繁榮下的偶像泡沫

《創造101》播出之后,ETM的練習生招募又如期展開。過去前來報名的年輕人不足100個,但這次卻有近300人爭相加入,“數量翻了一倍,這是最直觀的變化。從頻次和人數來說,甚至超過了一些韓國公司的選秀人數。”ETM公司負責人坦言。

反觀今年出道的練習生們卻陷入尷尬境地。除蔡徐坤、吳宣儀、孟美岐、楊超越等流量穩固的頭部軍之外,其他藝人的火爆程度遠不及預期。集結了陳立農、Justin、王子異、王菊的綜藝《完美的餐廳》,播出過半總播放量只有1.5億。無獨有偶,樂華七子、董巖磊、小鬼的節目《奇妙的食光》在愛奇藝上的單集評論只有55條。

而那些沒有成功出道的練習生,有一些甚至快速成為其他綜藝的“回鍋肉”。例如《101》選手劉丹萌、倪秋云、林君怡,《偶練》選手呂晨瑜、羅杰等均參與了東方衛視《下一站傳奇》的錄制。

偶像的順勢更迭和“偶像元年”的泡沫破碎,似乎比想象中還要急促。

缺乏作品,后勁不足

“現在他們在一味地消耗人氣。”NINE PERCENT的粉絲阿凱向記者抱怨道,“成團之后就說在準備團體新歌、新專輯,這都快一年了,經紀約都快到期了,新專輯算是等到了,團綜感覺遙遙無期。”從成團到推出新專輯,粉絲等待了長達228天。眼看著火箭少女101一首首主題曲、新歌持續發表,NINE PERCENT的粉絲對《偶練》后續運營怨聲載道。

做偶像的邏輯是依托市場,但粉絲們不會一味為偶像代言、綜藝、商演買單,他們渴求新的作品和舞臺,通過經紀公司運營,讓偶像進一步在行業內拓寬影響力。“節目結束后,不能趁著有知名度就進行各種見面會和走時尚,去享受短期紅利,這是對藝人熱度的快速消耗。第二、第三季出來,第一季就會被遺忘,最終被人記住的還是藝人的作品。”

劉人語在參加完《101》之后,也有不少商務合作前來接洽,但ETM卻把她送往韓國封閉訓練半個多月的時間,“沒有作品,你在國內哪怕參加更多的綜藝節目,也不會有持續的偶像生命延續。”ETM公司負責人談到。

李楠坦言,她看到很多《101》選手在節目播出時有幾千條點贊,節目結束后才過去三個星期就減少到幾百條,“如今市場不能再依賴B端,未來的發展趨勢必然是C端。你只有通過作品,更多去依托路人、歌迷的力量,才能夠產生真正像SHE這樣的爆款女團。”

共享經紀約考驗契約精神

經紀公司層面的利益分配不均,也讓偶像團體莫名遭到沖擊。NINE PERCENT出道后,除了舉行粉絲見面會之外,團綜、作品遲遲未上線;團隊成員朱正廷、范丞丞、黃明昊卻參與了樂華七子所有音樂和節目錄制。火箭少女101出道不過一個月,樂華娛樂與麥銳娛樂便聯合發表聲明要求孟美岐、吳宣儀、紫寧退團。

雖然后者的鬧劇在契約精神的聲討之下,以三位成員歸隊告一段落,但“共享經紀”存在的利益分配爭議,讓節目的Slogan“打造團體”更像是圍截粉絲的一場騙局。“共享經紀太考驗契約精神了,這是中國和韓國不同的地方。”某養成綜藝營銷工作人員張斌坦言,“藝人紅了之后,經紀公司肯定想享受TA的第一手紅利,尤其像孟美岐、吳宣儀這種已經出道的藝人,讓她們暫時放棄過去的賺錢渠道,對經紀公司來說肯定是損失的。韓國的養成綜藝成功,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他們嚴格遵守限定組合的玩法。”

早在養成綜藝興起時,共享經紀約便是國內養成綜藝的“攔路虎”。據悉《加油!美少女》錄制完成后,團隊也曾試圖和幾個有潛質的藝人聊合約,最終未果,“主要是他們背后的經紀公司的立場都不一樣,比如選出來七個人,有五個左右的經紀公司在后面,很多公司可能并不愿意讓他的藝人進入一個團體。”

據知情人士透露,《偶像練習生》在共享經紀合同方面并沒有磨合好,因此一些藝人還是以本公司的活動為先,這也是團體作品遲遲未能推出的原因之一。而《創造101》第二季則在原有的合同上重新擬定了更加細致的條款,以約束經紀公司。周昊坦言,楊蕓晴進入火箭少女101之后,對于騰訊溝通的檔期他是認同的,“首先這個團成立不久,我們尊重平臺對她們的整體規劃。當孩子們都有能力單打獨斗的時候,我們再出錢出力出資源。”在周昊看來,共享經紀約是非常好的方向,一定可以產生1+1>2的效果。“加入游戲,就要遵守游戲規則。當然,共享經紀約之前中國沒有搞過,磨合和完善也是必然的。”

結語

綜藝之后,市場才是真正的戰場

綜藝制作和團體運營層面的不完善,并不能掩蓋兩檔綜藝在國內引起的粉絲狂歡。NINE PERCENT新專輯上線10天,數字銷量突破48萬;火箭少女101的合體活動一票難求。“這兩個偶像團體在國內造成的轟動,是近10年都不曾見到的。SNH48也很難達到這個熱度。”李楠稱。 “偶像元年”,沒有業內人士否認,它確實顛覆著中國偶像市場的固有格局,并令之更強大。只是更迭速度太快,《以團之名》的練習生在秋集會亮相的第二天,就有粉絲扒出他們的個人資料,并迅速成立了三家粉絲站子;《偶練2》的練習生陣容,一條推測帖便有10萬+的閱讀量。綜藝結束后,誰又能持續占領C位?市場才是偶像真正的戰場。

采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