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任性敏感的邱澤曾在無數個夜里想過放棄

來源:新京報 2018-12-03 02:33:25

電視劇《幸福一家人》劇照。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電視劇《夏家三千金》劇照

邱澤說,賽車讓他的心態更加平靜。

對于感情,邱澤“還在學習中”。

提起邱澤,大多數人最先想到的都是早年的偶像劇以及他一段段說不清的感情糾葛。

邱澤在大學一年級時被星探發現,頂著臺灣版“瀧澤秀明”的稱號出道,參演的第一部偶像劇《雪地里的星星》就以“美少年”的形象一舉成名。此后,常年被“困”在偶像劇里的他,不斷地戀愛、分手,消耗著“美少年”的能量,甚至有時候會“反作用”到生活中,讓真實的戀愛顯得沒有戲中那么浪漫。

今年,邱澤迎來了作為一名演員的“高光時刻”,他主演的電視劇《幸福一家人》在北京衛視播出成為同時段收視冠軍;他主演的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拿到了臺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并提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紅毯上、酒會中的邱澤笑意盈盈,但很少有人知道,無數個夜晚,邱澤一個人,對著鏡子反復練習著第二天要拍攝的對白。對著空蕩房間中鏡里的自己,他偶爾也會委屈,“這么努力,真的會有人看得見嗎?算了吧,邱澤。”

這個瞬間,邱澤低下了頭,再抬頭的時候,他說,即便如此,還是要練習完才睡得著。

聚光燈背后的世界沒有同等的光亮,有時候還會交叉著陰影重重。在以往的報道中,安靜、內斂、沉默,都是對邱澤的形容。這次,他依然不善表達,但每次低頭沉默后,就算抬頭眼中有淚光,他都會倔強地先給出一個笑容。每個人都有陰影面,同時也承擔著外界的誤讀。邱澤說,大家似乎覺得他天生就能得到一切,打排球就應該變成一個不錯的選手;賽車就可以拿冠軍;演戲突然間演技變好,受到肯定。但是他在背后付出的努力,往往被忽略。就像賽車比賽前必須簽“生死狀”,想要超車就需要冒險,跟對方性命相搏一樣,沒有什么得到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

《幸福一家人》

他在最后懂得愛要及時表達

邱澤在電視劇《幸福一家人》中飾演的房家老二天憶不是一個“討喜”的角色,盡管被父親(李立群飾)視為房家的驕傲,但他為人冷漠,不喜表達,不擅解釋。對愛情、親情,都是一副“請勿靠近”的模樣。

在邱澤看來,天憶雖然看起來很冷,但他對家人是在意的,他想成為更優秀的醫生,想要有成就,無非是希望家里可以好過一點,“讓自己變得優秀,不讓家人擔心就是他表達愛的方式。”

為了更好展現出天憶“外冷內暖”的個性,邱澤給這個人物設計了很多細節,比如一邊訓斥弟弟小龍不懂事,一邊依然替小龍整理好衣領。

《幸福一家人》中,邱澤和李立群之間有大量父子間的對手戲。其中有一場兩人吵架的重頭戲,父親喝醉酒后催天憶結婚,天憶感到無法得到家人的理解,一時沖動說出了傷人的話,“只要結婚就可以了嗎?可以結婚,但我要和房家斷絕關系。”這段話對父親的影響很大,也加深了父子間的誤會。“因為平時他的性格就比較壓抑,不善表達情感,他說氣話傷到父親的時候心里也很難過。”邱澤說天憶性格在后期發生了轉變,“懂得愛要及時表達。”

父子情

父親教會我,答應的事就要做

《幸福一家人》中和李立群的對手戲,也常常讓邱澤想到自己的父親。

父母在邱澤幼年時離異,他跟著父親長大,兩個人相依為命。邱父曾是摩托車工程師,邱澤后來成為一名賽車手,很大原因是受父親的影響。“他對車的迷戀和熟悉程度讓我吃驚,他只要看到任何一輛車的門把手,就知道這是什么牌子的車。”

邱澤和父親感情很深。當年他正是為了替父親籌措醫藥費,進而踏入演藝圈。在他多年的促成之下,父母也得以復合并住在一起。父親過世前的最后一年,邱澤幾乎每個禮拜都回家,他像小孩子一樣重新開始依賴起家庭的溫暖。

2016年11月14日,邱澤在社交媒體上透露父親過世。身為獨子的他,辦完父親后事,隨即飛往云南,在新劇《讓我聽懂你的語言》開機前一天晚上到達劇組。在最悲痛的日子里,邱澤也沒有想過要請假晚來幾天,“這也許是老天爺對我的考驗。答應別人的事情就必須如約去做,這可能也是我父親要讓我去面對的,他一定也希望我這么做。”

由于守喪期間不能刮胡子,來到劇組后的當晚,邱澤刮了胡子、剪了頭發。“當時看到鏡子里的自己,我知道我還無法整理好情緒,但我必須要盡快從失去親人的狀態中走出來,進入下一個角色中。”

父親去世兩年后,邱澤憑借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入圍金馬最佳男主角提名。邱澤說,電影上映那天是10月31日,而父親去世的日子恰恰是兩年前的10月31日。這一切,巧合得像是冥冥中早有安排。

表演

習慣一個人深夜對著鏡子工作

2016年,邱澤入圍金鐘獎戲劇類最佳男主角與迷你劇集男主角,首次入圍金鐘就是雙男主角,最終卻沒能得獎。經紀人約大家吃飯,并特地找來善解人意的徐譽庭(《誰先愛上他的》導演)勸慰邱澤。當天是徐譽庭第一次見到邱澤,覺得未刻意修飾邊幅的邱澤與其平日斯文帥氣的既定形象大不一樣,卻與《誰先愛上他的》中的阿杰氣質頗為類似。這次相遇,也促成了徐譽庭和邱澤的合作。

與《愛情睡醒了》《夏家三千金》等偶像劇中“高富帥”的霸道總裁不同,《誰先愛上他的》中的阿杰是一個很特別的角色,拍攝這部電影對邱澤而言也是一次特別的經歷。所有的習慣都要被打破,導演不會告訴他要拍什么,在一種未知的狀態里,首先想要嘗試和學習的是舍棄鏡頭感。

為了不讓邱澤有鏡頭上的預設,導演在拍攝的前期不讓他看回放,“演員一般都會有看回放的習慣。她怕我有自己在畫面里的感覺,在換機位的時候也不讓我聽到鏡頭是什么尺寸。”

拍攝的間隙有人跟邱澤說話,他會分不清他的反應是來自阿杰還是自己。這樣的“合體”感不是憑空來的。邱澤的習慣是,開機之前把劇本讀得很熟,到要拍這場戲的前一天,不管多晚,也會對著鏡子練習第二天的戲份,直到熟練為止。無數個夜晚,他孤單一人,對著鏡子工作。

他說,演員就是要自己跟角色相處。

邱澤希望能將演技磨煉好,他想努力,也在努力。但是深夜對著空蕩房間中鏡子里的自己,也會有委屈和懷疑的時刻,“真的會有人看得見嗎?不然算了吧,邱澤。”

即便如此,邱澤說,還是要練習完才睡得著。

出道

第一個鏡頭從早上拍到中午

邱澤是一名體育生,大學的專業是排球,主攻二傳。從小家人對他的期望就是,當一名體育老師,工作穩定,薪水也不錯。

練球的記憶對邱澤來說非常苦,每年只有過年可以休息一周,其他時間都要練球。尤其是冬天,天氣干冷,扣球的時候需要很大力氣,手上的關節全部會破掉,球上面都會留下血。練球的地板很硬,教練輕輕丟一顆球,隊員就必須翻滾著去救,身上時常會有一條一條的傷痕,洗澡的時候水一沖哇哇的疼。

如果不是大學兼職時在健身房門口發傳單被星探發現,他現在應該還在球場重復著墊球、傳球、扣球。而精致俊美的五官和憂郁神秘的氣質,讓他一出道便以美少年的形象走紅。

邱澤至今依然記得,2001年在拍攝《雪地里的星星》第一場戲時的情景。前一天經紀人告訴他,明天你要演這場戲講這段話。拿到劇本,他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解讀,只能拼命地在前一天去背那些對白。

第一個鏡頭從早上一直拍到中午,不是對白講不完,就是講完了走路同手同腳,好不容易全部都做完了,拼在一起看起來又“特別傻”。邱澤覺得自己沒有演戲天賦,他當時想的就是,怎么能把一條順利拍過,不耽誤其他同組那么多人的時間。

唱歌

以前太年輕,不懂得替別人考慮

跟拍戲比起來,那個時候的邱澤更喜歡唱歌。

2002年,他與唱片公司簽約發行了首張個人同名專輯《邱澤》。之后又相繼發行了專輯《不懂》和《Remember全記憶精選》,而后便宣布退出主流唱片市場。唱片公司希望他走偶像歌手路線,但邱澤喜歡的是Radiohead,迷戀搖滾音樂的憤怒與偏執。

Radiohead《KID A》專輯里面有首歌《How To Disappear Completely》,有句歌詞“That's not me,I am not here”,這也成為邱澤寫《當我不在吧》的靈感,他在《當我不在吧》中寫到,“如果有一天我在這邊,就當我不在吧,閉上眼睛一起消失在這首歌里。”

他這樣表達自己對于這首歌的理解,“你們總是認為邱澤應該這樣或那樣,可是我根本就不是。我很難精準地說出我想講的是什么,但是我能感覺到,我根本就不在你們覺得我該在的地方。”

2004年,在《Remember全記憶》的發布會上,邱澤宣布暫時告別樂壇,他認為唱片市場不能接受自己的音樂理念。“我自己喜歡的音樂,不被歌迷喜歡;不喜歡的那些偶像劇主題曲,卻反而很受歌迷擁護。我的音樂理念和整個唱片市場的喜好完全不同,所以只有選擇暫時離開。”

這一段經歷如今被邱澤看來,是任性、不懂事。“當時太年輕,很多事情先從自己的觀點出發。”隨著年紀增長,他會把自己的關照點打散,開始學會關照別人,“身邊的工作人員很辛苦,我一走了之對他們很不負責任。”現在,邱澤會有意識地照顧到周圍人的感受,“比如攝影師很難得找到一個好機位,那我盡量配合好他的拍攝要求;化妝師也不容易,要圍著我跑來跑去,那我就先不要擤鼻涕好了。”

性格

敏感,很多情緒需要時間消化

邱澤曾沉寂過幾年,來找他的戲少,他就把時間用來看電影,去上話劇培訓課、看書。不需要演戲的時候,他有很多事情要做。

2008年邱澤取得了方程式賽車手的資格,此后參加珠海國際賽車場亞洲AFR系列賽,兩場比賽均問鼎亞洲組冠軍,還拿下了珠海國際賽車場亞洲AFR系列賽亞洲組2013年度總冠軍。

他說賽車帶給他的另外一個影響是平靜,“身體的本能會要求你活著,要戰斗到最后。當賽車在賽道上戰斗的時候,你只有越平靜,才能保證在高速行駛的過程中,所做的判斷不出錯。”

邱澤身上有許多與娛樂圈格格不入的個性,他要自由,他研究心理學,他在讀哲學,他思考死亡、夢想,喜歡的電影是《搏擊俱樂部》這類帶有黑色幽默的片子。

邱澤小時候很叛逆,上學的時候很愛遲到,但他是故意的。老師說,邱澤你明天再遲到試試看,那他肯定會遲到,就要“試試看”。

“現在想的確是很奇怪的性格。”

他說,如今知道溝通和表達的方式有很多種,表演也是其中一種表達。年輕的時候不知道,一旦那個溝通方式跟對方建立不起來時,會干脆直接放棄掉溝通的可能性。很多時候的對話過程就是,“那就算了。”反正,你也聽不懂,我也不想講。

他知道自己不善表達,因為天性敏感,又總會有很多思緒涌現,他需要一段時間來消化掉這些暗潮洶涌的情緒,“我需要時間消化,如果你想即刻當下馬上要知道答案,我也沒有辦法。”

個人

或許,我不適合談戀愛

邱澤的粉絲說他最吸引人的應該是他那顆黑暗、困頓、迷茫卻又感人的心。

演偶像劇出道,在十幾年的演藝生涯中,邱澤演過數不清浪漫、纏綿、濃烈的愛情戲,這對邱澤而言,也產生了一種“反作用力”,在現實生活中,會對談戀愛比較沒興趣。

他仔細思考著,說不知道這是不是應該算“工傷”。“因為浪漫的情節在戲里面已經用角色的心情演過一次了,現實生活中如果還做一樣的事,好像在演戲。”

邱澤也向往和睦的家庭,希望過很單純的生活。兩個人在一起不用太多的轟轟烈烈,在肚子餓的時候能有一個人幫他煮上一碗面,邱澤就感到很幸福。他理想中的感情狀況是,兩個人都保有相對獨立的個人空間。但他又看上去沒那么確定,接著補充一句,“我自己也還在學習中。”

邱澤最為人詬病的就是,之前的幾段戀情沒有處理好,尤其和唐嫣分手時還引發了女方助手打抱不平的“吐槽”。所以,現在搜索“邱澤”,最經常被關聯起來的前綴是“渣男”。

問他,自己有反思過嗎?邱澤低頭沉默很久,再抬起頭來的時候眼眶紅了,“這一段時間也會反省自己,一定有一些地方是不那么恰當。”他又想了想,說,“或者是,自己不適合談戀愛。”

在他低頭沉默的那個瞬間,一定是想起了一些事,想到了一些人。

采寫/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