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恩熙《無名之輩》扇陳建斌耳光很緊張

來源:新京報 2018-12-03 02:38:57

鄧恩熙

出生日期:2005年4月18日

出生地:重慶

星座:白羊座

代表作品:《嫌疑人X的獻身》《你好,之華》《無名之輩》

近一個月,鄧恩熙先后有兩部作品在大銀幕與觀眾見面,一部是巖井俊二導演的《你好,之華》,她在片中一人分飾兩角,少年之南和袁睦睦;另一部是饒曉志導演的口碑之作《無名之輩》,她在片中飾演叛逆少女馬依依,一巴掌把“父親”陳建斌打得眼冒金星。而在去年,她還出演了蘇有朋導演的《嫌疑人X的獻身》,飾演林心如的女兒。

這個13歲的重慶姑娘,沒有什么表演經驗,就像她用一段真誠的哭戲打動蘇有朋一樣,在表演上她更多的是依靠對角色情感的投入。再加上她自幼學習舞蹈,自帶一種成熟的氣質,能夠經受得住大銀幕的考驗。采訪鄧恩熙是在《無名之輩》的電影首映禮間隙,第二天她還要飛去上海路演,之后又要回橫店拍戲。表演對她來說,是喜歡的事情,但她也坦言以后未必一定從事演員這個職業,“以后不一定會不會有其他喜歡的事情,有機會的話再說吧,未來還長嘛。”

9年舞蹈基礎助力打戲

鄧恩熙3歲的時候看別人跳舞,覺得舞鞋挺好看的,舞蹈老師就問她要不要試試,后來她就學了舞蹈。家人為了培養她的氣質,讓她從小學民族舞,一直學到去年她12歲。鄧恩熙起初的柔韌性不是很好,在練習基本功時會很痛,“真是練一節課就會哭一次的那種,老師每次在踩胯的時候,我都會說老師輕一點,真的太痛了。”學舞蹈的這9年,鄧恩熙有好幾次想要放棄,“但我媽死活不讓。”

雖然辛苦,但是鄧恩熙一直堅持下來了,也得到了一些回報,在重慶她拿過一些舞蹈比賽的金獎銀獎。更讓她嘗到甜頭的是身上的“功夫”在日后拍戲時有了用武之地,“學民族舞對拍古裝戲有很大的幫助,比如吊威亞柔韌性要好。我現在在拍一部古裝戲,像閃躲、彎腰、踢腿等動作會比較拿手一點,也不會有什么特別大的問題。”

一場哭戲打動了蘇有朋

鄧恩熙的爸爸從事造型方面的工作,不屬于影視這個圈子。媽媽是一位全職太太。“其實我從來沒想過會走上表演這條道路”,11歲那年,一家經紀公司簽下了鄧恩熙,“好像他們以前在微博上看過我的照片,就到學校門口來‘堵’我。”

鄧恩熙出演的第一部戲是蘇有朋導演的《嫌疑人X的獻身》,在片中飾演林心如那個角色的女兒。2016年這個角色在全國海選演員時,鄧恩熙錄了一段試戲視頻給劇組,第二天對方就約見面。因為沒有學過表演,也不知道怎么準備,鄧恩熙就把詞兒都背熟了。她還清楚地記得當時試了兩場戲,試完戲之后,這個角色當天就定下了她。她也不知道導演為什么會選擇沒有表演經驗的自己,“我記得當時試戲的時候,試著試著我就哭了。我不知道是不是這個點讓他比較印象深刻。”

沒演戲之前,鄧恩熙覺得哭戲好像是一件挺簡單的事,但現在越來越覺得哭戲還挺難的,得進入角色才可以。拍《嫌疑人X的獻身》的哭戲時,“拍了很久,我不敢讓自己斷情緒,導演在喊‘cut’之后,工作人員可能會換機位準備一些東西,我一個人在旁邊還一直哭,哭到整場戲都結束,已經沒有眼淚了。”鄧恩熙很敏感,平時喜歡看一些悲劇作品,“一些比較悲傷的事情我會記下來,對我以后拍哭戲有幫助。”

比張子楓小4歲卻演姐姐

在巖井俊二導演的《你好,之華》中鄧恩熙飾演張子楓的姐姐之南,而在現實生活中,鄧恩熙卻比張子楓小4歲。兩位演員在片場經常討論劇本,鄧恩熙覺得“前輩”張子楓的表演很值得自己學習。

在片中鄧恩熙一人分飾兩個角色,一個是少年之南,一個是袁睦睦。因為沒有經歷過角色那么悲慘的經歷,鄧恩熙覺得袁睦睦這個角色的挑戰更大、更難演。電影上映后,鄧恩熙的同學和老師自發組織了觀影,“看完后老師特意給我打了半小時電話,談這部電影,說挺好的。”同學們看過《嫌疑人X的獻身》再看《你好,之華》的時候都說鄧恩熙的變化很大,感覺一下子長大了。

鄧恩熙現在還在重慶念初二,如果去外地拍戲,在不影響拍攝的情況下,在片場她有時間就會看書。雖然長時間不能去上課,但鄧恩熙和同學們的關系很好,也經常聯系,“記得有次拍戲一個月沒回去,回去之后他們在上數學課,我推開門進去,他們愣了一會,全班就開始鼓掌了。那一瞬間我心里有一種挺溫暖的感覺,雖然我這么久沒回去,但大家也沒有把我當成過客。”

扇了陳建斌四次耳光

《無名之輩》是在貴州拍攝的,作為重慶人的鄧恩熙無論是語言還是在地理方位上都很有優勢。她飾演的馬依依有些叛逆,與陳建斌飾演的父親之間有矛盾。現實中的她沒有馬依依那么叛逆,“但是她的想法我能夠懂。”整個拍攝,鄧恩熙全程跟組,“馬依依是那邊長大的人,我要熟悉那邊的環境才會更好地進入這個角色。”沒有她的戲,她就站在一旁看陳建斌這些前輩表演。

鄧恩熙與“父親”陳建斌的第一場戲是在學校的樓梯上,本來那場戲陳建斌是要扇“女兒”耳光的,但那是兩人第一次見面,“陳建斌老師看到我就說,媽呀,這個怎么下得去手啊,所以就沒有扇耳光,只是推了幾下,打了幾下書包和背部。”

鄧恩熙印象最深的是派出所門口的那場戲,女兒看到父親“干壞事”被抓,扇了父親一耳光,“那場戲是真扇”。這場“扇耳光戲”讓鄧恩熙很緊張,“拍了四條肯定是有的”,因為她之前看過陳建斌的戲,一直覺得他是一個很嚴肅的人,就不太敢扇。扇了幾次,力度不夠,沒有達到導演的要求。“導演和陳建斌老師就跟我說,你不要怕,來一條重的,這樣一下就過了,陳建斌老師也不會痛,戲也能好。”鄧恩熙就按照導演的要求:“胳膊掄圓了扇”,一巴掌下去終于達到了導演的要求,非常完美就過了。“之后他們在監視器前面看那一條,陳建斌老師說,剛剛那一巴掌太猛了,都打暈了,腦子里感覺有星星在轉。我就說陳建斌老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真的很緊張。”

采寫/新京報記者 滕朝

攝影/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