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QG王朝——一開始我們不相信王朝覆滅,直到我們親眼見到

來源:叨叨灰仔 2018-12-03 00:47:02

全程看完qg季后賽比賽,腦海里一直回響著這么一句話:機會給你了,你不中用啊。恐怕qg最忠實的支持者,對于昨天比賽的觀感,也是無奈遠大于不服。qg現在給我的感覺就是昔日王者的余威還在,常規賽戰績也還能令人心生奢望。季后賽一打,就四個字,不中用啊。

虎死不倒威,可是再威風,死了就是死了。當然現在斷言qg已死只是聳人聽聞,可是必須要承認的,以gemini和qg初代五虎所代表的qg王朝時代,是真真正正落幕了。

qg的不中用,也體現在方方面面。昨天比賽最丑陋的地方,可能就是qg好不容易打贏一波團之后,大家沒頭蒼蠅一樣亂竄一陣,然后乖乖把視野和進攻權讓給從泉水里大搖大擺出來的快樂痕和他的四個雞毛太君。qg往日的判斷力和執行力,似乎也跟著老陽的飄損普通法和貓神的輝月一樣被帶走就不再回來了。

qg作為曾經最為耀眼的一顆帝星,真正開始隕落也不過上個賽季的事,可回想起來卻讓人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qg帶來的運營體系,紛繁復雜的打法,配合和執行力所給他們的紅利,停留在了2017,那個qg最為輝煌的大滿貫年份。

2018的春季賽,曾經的野輔第一人王天龍被迫徹底走出了野區,在邊路的表現乏善可陳。刺痛打野前期進攻性偏弱的痛腳被人抓住無限放大。qg在常規賽初期遭遇新軍hero,因為賽前一些報道營造的輿論氛圍,被看作了以飛牛為首的qg部分隊員和舊教練九折的恩仇之戰。而qg在前兩把把初出茅廬的hero錘成了人機。

一切看起來毫無違和感,所有人以為qg王朝還將理所應當的續寫下去。然后,讓二追三。久誠引領的大法師時代,拉開了帷幕。

大法師時代,屢屢被人詬病用不好炮臺的cat,其實是有自己能看家的炮臺英雄的,嬴政。然而被hero讓二追三那一把,cat就祭出了嬴政,那局qg本來已經從劣勢扳回了優勢,然后上路團一波猝死,孤零零趕到的嬴政無力回天。

大法師時代,cat自身的性格和打法本身就偏排斥炮臺,除了嬴政外其他英雄也不夠優秀,在隊伍中的定位甚至指揮責任也決定了他沒法太好的找輸出環境。于是第一中單的最有力競爭者就這么跌落了下來。

可怕的是,cat還算隊里摔得最輕的,無論是賽季后半段才醒來的刺痛,沉寂一個賽季沒能睜眼的飛牛,更別提已經掉出輪換的alan和老陽。沒人想得到,在一個賽季前看起來還無法戰勝無懈可擊的qg五虎,最終沒有一個人能站出來挽大廈之將傾。歸根結底,qg好像一個被人看穿套路,空門大開的外家高手一樣張皇無措。破綻擺在那里,無從改變,也無法遮蓋。

gemini想求變,所以他讓飛牛去轉了肉邊,讓這個曾經傲視群雄的上單霸主,變成了抗壓坦克。撤下了當爹當媽的兩個保人型選手老陽和王天龍,換上了侵略十足的song和snow。甚至貓神徹底舍棄了法師的定義,開始祭出了中單張飛和程咬金。

大病用猛藥,治標不治本,但最少能換來片刻的回光返照。冠軍杯成了老五虎的絕唱,信心盡失的老陽和遠征亞洲杯的王天龍沒能上場,但不妨礙他們以qg隊員的身份陪同隊伍走完這一程。

輕取了素來視qg為苦主的jc和rng之后,在半決賽,他們遭遇了巨獸ba。ba悍然淘汰了edg,報一箭之仇的同時,以近乎無敵的姿態橫亙在了qg面前,并且一上來就先下兩城。刺痛狂化,飛牛睜眼。老王用盡了最后一分力氣,守住了王冠。

夏季alan和老陽的出走在意料之中。最大的意外還是qg粉現在不愿提及的辣個男人。cat沒有等到那一天的到來就離去了,決定很奇怪,也不奇怪,可能就單純是太累了,想換個空氣呼吸,也很正常。總而言之,他走了。

那么qg的問題呢,聯賽終究不是杯賽,不是經過保級賽的蟄伏之后只用打四輪捉對廝殺的淘汰賽就能再度一鳴驚人,漫長的常規賽足夠其他戰隊把qg的點滴脆弱細細碾碎出來看。

一個隊伍的五個人,三個打野出身,兩個戰邊出身。初時大家興高采烈沖鴨的盡頭過去之后,開始面臨敵人各種各樣的溝壕陷井的時候,會不會面面相覷:誰保誰,誰都不會啊?

讓飛牛打肉邊,現在看來越來越像一件飲鳩止渴的事。他的天賦能力經驗當然足以勝任一個合格甚至優秀的坦克,但是他的開團抗壓能力遠勝于他的保人。并且當他打回戰邊的時候因為思維模式的難以切換也喪失了他強對線的能力,越來越難在邊路打出優勢。恰恰是他太理解肉邊戰邊打法的區別和精髓所在,反而不像痕改不了快樂,拿什么都是沖鴨的個人風格。

簡單來說,讓飛牛轉型,qg收獲了一個可以打坦可以打戰的頂尖邊路好手,卻失去了一個睥睨天下的上單之王。飛牛不太保人,你指望滿腦子沖鴨的宋保還是儼然以打野達人自居的snow保?所以刺痛再不復當初“來個保鏢”的意氣風發。所以偽裝用干將張皇失措得被蘭陵王逼迫著走位,用小喬孤零零得被一個人丟在團戰后面。

分析qg戰術打法上種種癥結之前,不如先問問這只qg,是否還是一只團隊,隊員打比賽,是否還是為了這只隊伍?qg所要做的,大概首先應當是,先重新成為一只團隊。這并不容易,大概唯一可以慰藉的,是他們曾經做到過。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