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騰訊和京東的雙重護佑之下,45億估值的雷鳥為何依然折翼?

來源:電科技 2018-12-03 00:41:50

本該展翅高飛的雷鳥,在今年底徹底迷失了。

這家由TCL發起,成立于去年三月,數月后就陸續獲得來自騰訊、京東數億投資,估值迅速攀升至45億人民幣的互聯網電視品牌缺席了今年的雙十一狂歡。當眾多友商彈冠相慶的時候,出生就含著金鑰匙的雷鳥卻是出奇的安靜,就像這一切與它沒有任何關系一樣,背影完全湮沒在別人的狂歡里——沒有公布銷量,也沒有發布任何消息,百度上關于它雙十一的新聞還停留在去年11月的時間線上。

雷鳥,你這是怎么了?

雷鳥的這番表現異常的“冷靜”已經持續了許久,在它投資方之一的京東網站上,雷鳥互聯網電視目前也僅有兩款在售產品,其中一款還需要預約。值得玩味的是,同一款型號的電視,官方旗艦店的價格要比第三方店鋪貴出1100塊;55吋的產品價格也要比65吋的貴400元。

與此相對應的是,在2017年的京東6.18上,雷鳥i55C還取得過京東互聯網曲面電視銷量第一、銷售額第一的雙冠王佳績。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從雙冠王到悄無聲息,雷鳥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大轉折?

價格混亂,渠道混亂。就像所有悖于常理的事情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諸多信源告訴電科技,現在的雷鳥病了,正在等待重整后的再次起飛,而這個過程無疑會充滿陣痛,一場從產品到人事的洗禮將不可避免的到來。

折翼的雷鳥

成立近兩年來,銷量問題一直是雷鳥諱莫如深的雷區。作為TCL競逐互聯網電視下半場的重要布局,雷鳥卻從不曾公布過銷量,也未曾發布過銷量預期。在刺刀見紅,銷量就是生命,拼命爭奪灘頭陣地的互聯網電視行業,雷鳥的態度無疑是最為佛系的。

但是作為雷鳥發起者的TCL可一點兒也不佛系,在騰訊剛剛完成注資后,它就在年報中忙不迭的寫上了一行“雷鳥科技引入騰訊數碼(深圳)有限公司為第二大股東,完成增資后錄得一次性收益。”

毫無疑問,TCL孵育雷鳥不是用來當做寵物的,而是要見效益的。顯然,對于雷鳥的現狀,管理層是不夠滿意的。

在深圳的電視圈流傳著一則故事,說雷鳥CEO郭彤今年初在拉斯維加斯逗留了9天,比其它高管多逗留了一些時日,高層得知后以震怒之態在會議上讓郭彤以小時為單位,交代清楚每天的行程和安排。

在一日千里的行業賽道上,與時間賽跑是每一位參賽者的必達使命。高層的耐心是有限的,震怒也是有緣由的。在猶抱琵琶半遮面的銷量數據之下,雷鳥在事實上已經面臨著銷售停擺的危局,但雷鳥管理層對此竟然毫無應對之策,放之任之。

據雷鳥的一家經銷商向電科技表示,“雷鳥電視今年初就沒什么動靜了,未來是大概率不會繼續售賣,我把剩下的庫存差不多都吃進了,因為太便宜了,基本就是半買半送。”

據該經銷商表示,雷鳥問世之初就有著定位上的問題,脫胎于TCL,定位于互聯網品牌,依靠走量取勝,賣的價格卻是比TCL還要貴,“這是一個讓人費解的定位,用戶也不是傻子。現在雷鳥經銷商已經基本跑光了,TCL自己都不愿意賣,我們還賣個啥勁呢?”

TCL銷售副總謝帆則向電科技提供了另一種聲音,他表示TCL和雷鳥的銷售渠道確實不在同一處,雷鳥有自己的銷售渠道,但是他保證,“雷鳥電視會一直賣下去。”

對于銷量,雷鳥三緘其口,畢竟它還有操作系統這一有著無限想象力的產品,憑借TCL的舍身硬挺以及歡網的鼎力支持,它在OTT廣告行業還有些許發言權。但是這份別人給予的權力還能行使多久,誰也不好說。歡網與雷鳥的合同將在今年到期,未來如何,尚未可知。

也正是依靠這份TCL主動讓渡出來的權力——雷鳥才有了如今在OTT行業的些許發言權,是TCL的竭力背書,雷鳥才獲得了騰訊和京東的投資。畢竟,TCL老板是騰訊的獨董,騰訊也是京東的投資人。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在三大巨頭的合力之下,雷鳥運營兩年之下的這份發言權卻在遭受著業界的廣泛質疑。

11月23日,雷鳥科技在海南三亞舉辦了全球合作伙伴大會。在會上,一件破天荒的事情發生了,雷鳥要求各家開發者對會議進行贊助,費用直接在開發者的分成中扣除。

一家友商在得知此事后對電科技表示,開發者給平臺繳納贊助費確實是頭一遭,一個不能給開發者掙錢的平臺還算是平臺嗎?“我們都是給開發者發錢,讓開發者給我們贊助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確實也是如此,如果哪天蘋果公司董事長庫克說要舉辦開發者大會,但是參會的開發者需要交錢贊助。很難想象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結局。

在這次會議上,雷鳥CEO郭彤宣布,截止至2018年三季度,雷鳥科技智能電視終端運營的累計激活用戶總數量為2931萬。

據調研機構奧維的報告顯示,2018年上半年,全國新增的智能電視終端的總激活量為1939萬臺。與此相對應的是,TCL年報顯示,去年在國內市場一共銷售了557萬臺智能電視。

一道有趣的數學題撲面而來,即使TCL把國內的全部銷量都安插在雷鳥的頭上,成立不到兩年的雷鳥又是如何獲得了接近了3000萬臺的激活終端數?

這個答案,雷鳥無法解釋,業界更是深感困惑。

如果把全國所有品牌激活的智能電視終端都算上,雷鳥宣布的這一數字倒是不難辦到。只是有一個問題,別人會同意嗎?

調研數據表明,在中國的OTT廣告市場上,目前排名第一的系統是創維的酷開,第二名是海信的VIDAA,TCL的雷鳥位居第三。而在實際出貨量上,TCL電視在國內是居于第二的位置,也就是說,雷鳥拿了一手王炸的牌,卻沒有爭得上游,高層的懊惱由此可見一斑。

互聯網是馬太效應的聚集地,互聯網電視也不例外。富士康老板郭臺銘曾有名言,第一名吃肉,第二名喝湯,第三名看別人吃肉喝湯。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事實就是如此殘酷,如果你在互聯網上只是第三名,那基本上和第十名其實沒多大區別,因為資源很快都會涌向頭部,第三名看起來是個風光無限的探花郎,實際上什么也不是,一旦行業梯隊形成后,只能和行業副班長一起看著頭部力量吃肉喝湯。

事實上,業內早已有了這一論斷。在今年中的一次媒體座談會上,某家友商的總裁就曾直言不諱地表示,“雷鳥沒戲了。為什么?因為它是行業第三,看起來現在差距也就在幾個百分點,但是未來還真就沒它什么事了,廣告主的眼睛是雪亮的,同樣是投放,價錢也差不多,有什么理由不投頭部呢?”

時間越久,馬太效應就越顯著。留給雷鳥向廣告主們解釋的時間確實不多了。

雷鳥的癥結在于人

“雷鳥的問題就出在主席臺前三排。”

據雷鳥公司內部人士向電科技透露,雷鳥CEO郭彤的缺乏產品思維、任人唯親以及不恰當的傲慢是導致雷鳥如今困局的主要原因。

該人士向電科技表示,高層已經物色好了郭彤的接班人,“在等郭彤遞交辭呈。”

該人士表示,高層對于郭彤的不滿早已有之,當初之所以決定讓郭彤掌舵雷鳥,獵頭的言之鑿鑿在其中起到了不小的背書作用。

當樂視TV縱橫天下所向披靡的時候,內部各路人才也被各方所覬覦,當TCL委托的獵頭機構向樂視高層楊某求證時,出于客套,楊某表示曾經的下屬郭彤總監還挺不錯。

然而,就是這份基于禮儀的泛泛之語,卻被獵頭巧妙包裝成一顆定心丸。盡管彼時在內部,一眾高管都投出了反對票,認為郭彤資歷尚淺,最高只行使過總監的職責,從無操盤經歷,恐難掌控雷鳥大局。

一個不曾公布的事實是,郭彤的妻子任職于國內某資深獵頭機構。

事實上,在電科技的走訪中發現,從愛奇藝、樂視到PPTV,與郭彤共事過的同事均無高度評價。郭彤的一位前領導告訴電科技,“郭彤是有想法,但主要基于商務層面,在產品層面往往不會以用戶需求為核心。”

這位郭彤的前領導稱,“當瀑布流已經成為智能電視系統設計的標配的時候,郭彤為了展示自己的匠心獨運,依然向老板提交了一份老舊的導航方案,理由就是和大家都不一樣,是獨創設計,讓老板產生自己的產品是多么神奇的錯覺。事實上這種導航方案早已被用戶拋棄,是一種過時的設計,但是他把它改吧改吧又帶到了新東家,神奇的是,方案竟然通過了,直接導致如今新東家的UI交互成為了一場災難。”

“公司這一年走了不少人,不少之前從歡網過來的老將都走了,很快換上了郭請來的人,這不是正常的人員調整,幅度太大了。”一位接近郭彤的人士表示,“他(郭彤)和史曉宇等五人小團體一直比較團結,去哪一家都會團結一起,在上一家公司還上演過深夜約見老板以集體離職相脅的逼宮戲碼。”

結果毫無懸念,老板稍事調整,很快就同意了他們五人的離職申請。

而對于合作伙伴,郭彤的態度又顯得有些傲慢的不合時宜。有開發者向電科技透露,在創維、海信一天就完成的App適配工作,在雷鳥沒個三五周根本下不來,結算周期也比其他家要長很多。

不僅如此,在對于經銷商這一行業普遍供著的財神爺的態度上,郭彤也顯示出了迥異于他人的腦回路,讓TCL的COO都曾感到極度不適,據當時在場的一位人士向電科技轉述稱,“蘇寧副總侯恩龍造訪雷鳥,郭彤夾著筆記本遲到了許久,落座后說了兩句不疼不癢的話就起身離席,場面之尷尬,以致于TCL的COO不得已事后向侯恩龍表示深刻歉意。”

最后,這位人士告訴電科技,聽說天快亮了,一切都在等待著改變,45億估值的雷鳥也在等待著重振起飛。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