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盛年,看清代東北軍隊如何通過外調研究重振旗鼓!

來源:方丈卷雨樓 2018-12-02 16:50:11

我國東北為清朝的肇興之地,倍受清統治者的重視,有清一代被清廷視為穩固的兵源地和大后方。清代東北軍隊以馬隊為主,擅騎射槍技,自清初至清末,素為清廷倚重,每有大的戰役輒被清政府調赴東北以外遠至千里,甚至萬里之地作戰,頻繁地參與國內外戰事。

終清一代,東北官兵幾近參加了清政府所有的對內、對外戰爭。清前期,黑龍江官兵被征調最多,盛京次之,吉林再次之。清后期,被調數量最多的是吉林官兵,黑龍江次之,盛京再次之。清前期,被外調的東北兵丁以正額兵丁為主,清后期余丁、西丹等也被頻繁征調。奉調出征的三省兵丁,清前期戰斗力較強,清后期戰斗力逐漸下降。從戰斗力來看,黑龍江、吉林官兵強于盛京官兵,額兵要強于余丁、西丹等。從管帶兵丁的能力來看,被外調的委官不如曾歷實缺人員。清前期,東北官兵出征較為積極。清代后期,東北民眾視挑補甲缺為畏途,不愿出征。

被外調參戰的東北官兵為維護我國的邊疆穩定和國家統一做出了應有的貢獻。出征官兵的犧牲,也給眾多家庭帶來了不幸。清廷將東北視為兵源地,頻繁征調東北軍隊,致使東北邊防空虛,為外敵乘入侵提供了可乘之機。清廷遠距離地征調東北軍隊,存在耗時長且花費高的弊病。東北官兵出征整裝銀兩的籌集有戶部撥款、動用俸餉或地方庫項、他省協撥、盛京戶部借撥、鋪商借墊、奏請調兵地籌辦等幾種方式。出征官兵、軍裝的運輸,陸路用馬、車、駝、騾等載運,在車騎不得力的山區由人夫肩挑,水路則以船運。官兵軍行供給,由沿途地方州、縣等機構辦理。

東北各省八旗官兵至前線后,可能會集體地與他地八旗官兵合并成伍,但不會與綠營、土兵混編成營。大多數情況下出征兵丁無法傳遞家書。部分時候,經清廷批準,官兵方可通過驛站傳遞家信。 有關撤兵事宜,前線經略大臣須具折上奏,聽從皇帝旨意。然后據皇帝批示執行,并將執行情況具奏皇帝。同時,前線統兵大臣還須將官兵撤歸事宜,飛咨沿途地方,以便應付兵差,并將被遣撤官兵的名冊飛咨兵部和兵源地將軍。陣亡或被遣撤回旗的東北兵丁,其所遺甲缺須由兵源地重新挑兵補充。在補換兵員時,前線軍營統兵大臣向皇帝奏請挑補,皇帝準奏后,令東北各省。

為進一步打開中國市場,擴大在華權益,趁太平天國起義之機,英國、法國分別以亞羅號、馬神甫事件為借口,在俄、美的支持下,發動了對我國的侵略戰爭,史稱“第二次鴉片戰爭”。此役,爆發于咸豐六年(1856)秋,結束于咸豐十年(1860)秋。在此期間我國先后與列強簽訂了《天津條約》、《北京條約》。此外,黑龍江將軍奕山還私自與沙俄簽訂了中俄《璦琿條約》。此后,我國在東北、西北地區相繼喪失了 150 余萬平方公里的國土。 為抗擊英法聯軍的侵略,東北軍隊曾六次被調入關。

咸豐八年(1858)四月,因僧格林沁所帶兵力單薄,清廷遂調“黑龍江、吉林兵各五百名”來京聽候調遣。五月,因清廷與英法等國議和,局勢未定,咸豐帝又調盛京兵一千名“交玉明統帶,往山海關防堵”。十一月,吉林、黑龍江二省又各被調馬隊精兵一千名。赴天津,以防守天津、大沽海口各炮臺。咸豐九年(1859)正月,因海防兵力單薄,清廷命吉林、黑龍江各挑兵一千名“候天津防所調遣”。三月,清廷令該“吉林、黑龍江備調之兵,各一千名”啟程,其中截留山海關各五百名,其余一千名屯扎天津海口。 咸豐十年(1860)七月,因軍情緊急,咸豐帝命“吉林將軍景淳、黑龍江

將軍特普欽,各揀調馬隊余丁一千名,挑選獵戶一千名”共四千名,馳赴河北通州聽候調遣八月,清帝令前被調吉林、黑龍江余丁、獵戶四千名,改赴熱河護駕后,因老龍頭海口有英法侵略軍艦。咸豐十一年(1861)二月,奉天盜匪王達余黨劉豬等在朝陽縣糾集多人,遭。到了該縣知縣的清剿。后劉豬等糾集同黨六七百人“分路進街放火焚燒,劫放監犯三百余名,并將縣署看押人犯二百余名劈門放出”,還搶劫了三座塔稅員衙門庫銀。

在熱河都統請旨撥兵助剿下,咸豐帝諭令鄰省派兵鎮壓匪亂。如史載“又諭:前據春佑奏,朝陽縣盜匪劉豬等,經該縣往拿,膽敢拒敵,復焚燒衙署,劫放監犯。三座塔銀庫,亦被搶劫。昨已諭令熱河都統、盛京將軍等派兵捕拿”。經過重重外調研究,排兵布陣,東北軍隊再次重振旗鼓。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