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偏愛無所事事的深情,勝過要死要活的深情

來源:新浪博客 2016-10-10 11:30:03

加載中…

正文字體大小:大

我以前和一個朋友開玩笑,說他的小說濃縮成幾句話,就是——“青春、歡笑、眼淚、你媽逼”。那是用一種夾雜了臟話、真情、欲說還休、身與心為仇、自尊上升、還有酗酒、雨夜街頭哭泣奔跑的意象,所勾勒出來的愛和無能為力。

如果再回到國產青春電影,那些濾鏡和小紙條太清新,沒有燃燒過,就好像白活了一樣。必須裝瘋賣傻、正話反說、男扮女裝,哦,還有萬年老梗墮胎。相比之下更愿意看小雞電影里的啦啦隊長愛恨情仇,一言不合、載歌載舞、上床未遂,但是成長了。

莊愛玲說:“狗血要趁早。”

因為——年輕姑娘的臉龐哭起來也是飽滿動人的,年輕男生街頭崩了看起來也是畫面美好的。換成中年人來做,有一種馬景濤被車輪碾到泥沼里的亂七八糟不可收拾的感覺。

好時光太短,但人生太長了。

所以我們要想盡辦法來填充這時間與空間。賺錢買美好的物件,四處去旅行,讀書,工作,還有相愛。和那些具體而實在的事情相比,愛意和深情同時存在于時間與空間之中。也是活著的最佳證據。

你有沒有發現,好事情大多是順遂的。特別水到渠成,特別順理成章。找到一份好工作,和遇見一個對的人,都是如此。難怪有人要講“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倒是那種百折不撓、死而不僵的堅持,就算最終等到了結果,心中到底意難平。

所謂深情,我好喜歡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的那種又懵懂又篤定的感覺。而追問Howdeepisyour

love的人,心里完全明白答案。

為什么我總是陷入深深的憂傷與哀愁,為什么我的愛總是坐臥難安。為什么我對面總是會坐著一個痛苦的人,來訴說這些故事?

我覺得很多人沒有想明白一件事。那種彌漫的深情,是讓一個人圓滿從容的東西,它永遠不可能給你另一個完美的“東西”,它只是把你的一部分還給你。你透過一種深情,去找到愛、愉悅、從容、寧靜。它甚至不會給你一個圓滿的戀人、滿意的伴侶、或你想通過它得到的“東西”,它只是給你自己。

凡有狗血,必有自虐。

為了增加生活的戲劇感和人生的傳奇感。為了讓自己切實體會到“你和她們不一樣”,我相信,很多人都自行調整了愛的難度,選擇了Hard

模式。

“人過著和自己能力不相匹配的生活是可恥的。”如果物質層面,相信很多人會頻頻點頭。大家嘲笑窮人裝闊,也看不起富人裝窮。可喜歡和自己不匹配的人,倒是經常贏來鼓勵和支持,仿佛大家都愿意看到逆襲或金石為開。

可其實,沒有辦法就是沒有辦法。除了外在條件,還有心智差異,處世態度,命運預期的不同。喜歡他和搞定他,終究是有不同的。

情迷于一個更好的人,難道不應該是件愉悅的事情嗎?為什么會有得不到的巨大痛苦,以至于要上演雨夜流淚街頭狂奔戲碼?

那樣的深情,應該返咗給你一個更好的自己,你會朝著自己想要的方向去變化,而你愛的那個人,應該是鏡子,可以照見這變化。而我見到的巨大痛苦,往往是“他為什么不跟我睡”這樣的哀嚎,你想想啊,市面上女粉絲對男明星的熱愛都已經變成了“我要睡他”,就覺得深情與占有欲混在一起,真是……所以每次有人哭著跟我說“他怎么就不能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我都善解人意的點點頭說:這就對了。畢竟“更好”不是性病,沒辦法上了床就能

share給你的。

SM游戲和深情有什么共同點?“相信。”

李銀河老師關于SM的論述中,提到了一個關鍵詞,就是信任。這是一段虐戀關系中必有的共識,否則分分鐘玩出人命。

而我為什么偏愛那無所事事的深情,也是因為有“相信”的存在,就不會去猜想,如揣測,去暗自琢磨。

所以看起來會顯得有點枯燥喔。那太無所事事了。簡直想跟當下流行的叛逆創業者一樣,酷酷的說——“我們沒有故事”。

我覺得猜測是一件很猥瑣的事,愛除了有跌宕之美,也有篤定之美。但鑒于雞賊的人太多,留的退路和活口太多,經常讓人搞不清狀況,就開始自己抓狂。即使是那樣,猜測也很猥瑣。

猜測他身家如何,猜他到底怎么想,猜他打算怎么發展這段關系;逐條翻閱她的微博,捕捉心路歷程;偷看他的手機或郵件,翻她前女友的相冊……大部分痛不欲生的事情都是自己搞出來的。

不相信別人的人,也不太會相信自己。而且,為了證明一段感情的深度與純度,總喜歡玩一些類似考驗人性的游戲。后悔了之后還要說"我就知道人性經不住考驗“。所以,額外的發生了太多故事。

不開心的感情中,總是有太多故事的。因為一個人不信,另一個人就也不信。兩個互相不信的人,連SM都玩不起來的啊。只能自虐。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這是一種多么篤定的信任感。我偏愛這樣沒有故事的深情,

因為——“我想要愛你”,我的世界就因此明亮了。

從前的我,也曾以為波瀾壯闊才是值得一過的生活。沒有要死要活的哭過醉過的愛,總覺得欠缺深度,不夠回憶和銘記。

總歸要死去活來因此,但成天要死要活,無非是一些控制和反控制的情感。

要死要活,是因為不會好好活。

見過無數故事,街頭霸王互毆,眼鋒相殺,佯裝吃藥的割腕的,每天寫萬字日記發送對方郵箱的,哭著抱腿的。

還有隔幾天就要找茬打架的,曾被心理醫生戳破,就是覺得自己不配過上平淡溫馨的生活,總覺得那是一種假象,一種暴風雨來臨前的詭異平靜。直到終于動手了,這才跟扔第二只靴子一樣放下心來:這就對了。

痛是真痛。好笑也是真好笑。

笑是旁觀者的感受,而痛是真的痛。還要咬牙唱“想要問問你敢不敢敢不敢”。

并不是不敢,而是沒必要。這樣太可惜了。

我只是想,除了手動調節的hard

模式情感,我們應該如何找到一種存在感。我總是想,除了世俗結局,有沒有更廣闊的圓滿從容。從一個人走向另一個人是容易的,但還能再次抵達自己很難。我們總是從愛一個人開始,滿懷深情,到最后,這個人會變得抽象起來。他是光亮。

我偏愛那種無所事事的深情,能記下的都是枇杷樹亭亭如蓋。我很喜歡彼此輕率又篤定的回答——”好。“”好啊。“

關注izhuangyating查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