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靚穎與母親的中國式親子關系,錯到底在誰?

來源:搜狐時尚 2016-10-10 12:07:00

做孩子最失敗的,

是既厭惡父母設計的人生,

又怕走錯路辜負了父母的期望。

我是愛你的,你是自由的。

愿我們,都不要活在父母的世界,活在伴侶的世界,活在孩子的世界,活在被世俗價值觀所左右的世界里。

每個人,都該掌控,也僅該掌控自己的人生。

附:

紀伯倫《孩子》

你的兒女,其實不是你的兒女

他們是生命對于自身渴望而誕生的孩子

他們借助你來到這世界,卻非因你而來

他們在你身旁,卻并不屬于你

你可以給予他們的是你的愛,卻不是你的想法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護的是他們的身體,卻不是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屬于明天

屬于你做夢也無法到達的明天

拼盡全力

變得像他們一樣

卻不要讓他們變得和你一樣

因為生命不后退

也不在過去停留

你是弓

兒女是從你那里射出來的箭

弓箭手望著未來之路上的箭靶

他用盡力氣將你拉開

使他的箭射得又快又遠

懷著快樂的心情

在弓箭手中彎曲吧

因為他愛一路飛翔的箭

也愛無比穩定的弓

說到底,還是因為雙方都不夠獨立。

先說說我。我是二胎,上面還有個哥哥。從我懂事開始就看他一路被揍著長大,輸贏很明顯,和父母對著干沒有好結果,做錯事會被揍也會失去父母的信任。所以客觀來看,我是在我哥哥的錯誤中把自己提前變成了一個乖巧聽話的女兒。我哥哥性格憨厚、善良,朋友眾多,出手闊綽,真心朋友少之又少。我從小較理智,說話刻薄,對人嚴苛,遇事只講對錯,不念感情,倒也有幾個好友。

離經叛道的是我哥。

最勇敢的也是我哥。

我只是那個投機取巧的人而已。

但換個角度來說,父母這一代人,他們在成長期經歷的算不上一個正常的社會,那段經歷也會對他們的性格造成巨大的影響。我的家人都在偏遠的地區,聽我媽說,姥姥姥爺是經歷過“人吃人”的年代。我的爺爺是地主,我奶奶天資聰穎,倆人都是那個年代的大學生。再來看我爸媽這一代,我媽是64年生人,她的高中就是放羊。我爸是壓力最大的長子,他不負眾望的考上了醫學院。所以,在那個年代,很多人還從沒想過如何做好父母的時候,卻已經有了孩子。而這種情況的普遍性,使得一切看起來似乎順理成章。很自然的,在兩代親密關系和教育子女方面,沒什么準備和研究,或隨性或照搬上一代的方式來處理,那出問題便是難免的。

有一個詞叫“原生家庭”,中文沒有被動語態,英語中“beborn”表達更準確,意思是我們“被出生”的家庭。有了這個詞,孩子與父母的關系更容易被認清,這是雙方獨立的第一步。原生家庭是我們無法挑剔選擇的,最初的十幾年你在這里長大,接受著父輩的教育和熏陶,其中有優秀的傳承,必然也會受到他們的一些“負能量”。不同的家庭中,正面和負面的影響有多有少,可同樣的是,這種影響只會持續到你“獨立”為止——總有一天,你會脫離原生家庭,完整塑造自己獨立人格的最后一步。

經濟獨立和精神獨立,二者缺一不可。

以愛為名義的控制和傷害,并且很多情況下都是不自知的——愛給得太多,也會是種遺憾。不論是親情還是愛情友情當中,永遠不要愛到失去自我,這對雙方都沒什么好處。換句話說,就是愛的同時,永遠不要忘記你我都應是獨立的人。

獨立,一方面指經濟自足,一方面指精神完滿。

經濟上的自足,是一切的基礎。當你能做到自食其力的時候,你的生活狀態不會再因為其他人的心情或干擾而有太大的波瀾,不會再有因家長的經濟管制而產生的無力抗拒的感覺。你終于不再怕他們說出像“這是我家,不聽我的你就滾出去。”或者“你再這樣我就不認你了。”之類的話了(這種情況一點兒都不少見)。終于,你有了自己生活下去的能力,并且可以自己來掌控了。“自己的生活自己掌控”,爽吧?

但其實更多人所缺少的,是精神斷奶。上一篇說過,父母一輩的人,多是從原生家庭直接過渡到了自己重新組建的家庭,這其中缺了一個重要的環節——獨立生活。我指的是,靠自己一個人來面對真實世界,解決一切問題。不止父母一代,我們中大多數人缺少的也是這種歷練。我們的社會,對于這件事,往往從未給予充分的在乎與重視。我們的父母一輩將對兒女的控制盡可能延長,而我們也很少有人愿意去真正抵擋以愛之名的剝奪。有太多人從原生家庭直接進入了婚姻家庭,這期間,他們從未經歷過自我淬煉,他們以孩童的狀態成婚,接著又以一個孩童內心狀態成為父母,開始復制著他們父輩的悲劇。要改,卻也不得不承認,這會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總之,獨立的根本意義在于,在你享受自由的同時,你也需要為你的所作所為承擔后果。你會遇到麻煩,會面對傷害,會經歷痛苦,但這一切沒有人與你分擔,也不再有人做后盾給你收拾殘局。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需要自己來做決定,并且勇敢的承擔后果,并學著不去做那些你承受不起后果的事情。這個過程再痛苦,也要自己扛著,不向父母求救。這樣,歷練自己成為一個內心強大的人,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獨立的成年人。

當然,父母的責任是將你養育成人,卻不是你“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仆人,這樣看待父母,與父母將兒女作為附屬品一樣“耍流氓”。一邊享受著父母為你提供的安逸,啃著老躲在他們的羽翼下不想也不敢主動出來面對生活,嘴里還喊著沒有自由被操控,那你賴誰呢?

如何判定到底是愛還是掌控呢?很簡單,換位思考一下,在不影響正常家庭生活的前提下,你會干涉打壓父母的興趣愛好嗎?你會強制要求父母選擇或不選擇什么樣的職業嗎?如果父母婚姻不順,你會強制干涉他們不允許離婚也不允許重新締結新家庭,否則就與他們斷絕關系嗎?你會做出如上舉動,然后告訴父母,“我是為你們好”嗎?當然也會有部分孩子會做出這種舉動,但是大家會一致認為這孩子不懂事,不體諒父母。

那么為什么當父母對孩子做出這些舉動,卻會被認為是愛?

面對與長輩的沖突,要態度溫和,立場堅定。

態度溫和是指不要對父母說過激的、傷害他們的話語,同時該對他們好的地方依然對他們好,甚至比以前更好。一是為了安撫父母擔憂焦慮的情緒,二是為了避免讓他們扣以“不孝”的大帽子,三是為了讓他們明白,即使你做出了他們不認同的選擇,但你內心依然是深愛他們的。

立場堅定是指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不要被父母的憤怒、指責、質問、嘮叨、哭訴,或以愛的名義施加壓力而帶偏,要堅定自己的內心選擇,不論他們向你宣泄狂風驟雨或愁云慘淡,始終淡定地做自己該做的事,不要活在他們的情緒里。同時內心要篤定,自己要有能承擔所有后果的能力。

總體說來就是孝而不順。

在必要的情況下,對態度非常強硬且無法以道理溝通的父母,需要先爆發一次,甚至冷凍一段時間,然后再執行以上兩個方針。

我主張的是,父母給予什么,我們就回報什么。

對于經常與孩子精神溝通、關愛孩子心靈成長和真實需要的亦師亦友的父母,回報以更多的尊敬和心靈溝通;

對于照顧孩子飲食起居,給予生活上關愛的父母,回報以孝敬、生活照顧或者陪伴;

對于經常打壓和苛待自己,卻也拉扯自己長大的父母,回報以贍養義務;

父母給予什么樣的愛,就回報什么樣的愛。但要注意,僅僅只是回報愛,而不是回報以“聽話”、“順從”。

給他們愛就好,而不是將自己人生的控制權與決定權交給父母。

要做到以上,最核心的是:你要有實力來掌控自己的人生和家庭的話語權。

這個實力包括經濟獨立和精神獨立。

小孩子才看權利,成人只看實力。

自己做主人生的權利不需要你從父母手里爭取而來,因為人生本來就是你的,從來就不是他們的。這個權利是你與生俱來的。你只需要用實力讓他們不再插手你的人生。

我們現在這個看似已經發展進步得讓人眼花繚亂的時代,其實也不過離文革結束剛剛40年,離改革開放38年而已。

短短幾十年,在歷史進程上不過滄海一粟,要形成一個全民思想的轉變,還不夠,還需要幾代人的努力。

除了被父母控制之外,我們自己,包括我們的父母,又何嘗不是被社會和世俗所控制著呢?

我們想要擺脫父母的控制,其實本質上來說,最該擺脫的,是社會和世俗主流價值觀對我們的控制。

選擇什么樣的生活方式,選擇什么樣的工作,選擇什么樣的愛好,選擇什么樣的伴侶,在不對他人造成傷害的情況下,我們都該擁有最大的選擇權。

父母有父母的人生,我們有我們自己的人生。不過現實是,我們很多父母都是沒有自己的人生的,他們將自己的人生和孩子的人生捆綁在一起,他們一生的意義就是為了孩子,而孩子一生的意義呢……就是不要做他們認為不對不好的事情。

從根本上來說,就是“我是愛你的,你是自由的”。

無論是父母與子女,還是伴侶之間,達到這一步,才是理想境界。

其實我也離理想境界還很遠,時常不自覺地就會有隱形控制對方的想法冒出來,有時候連自己都察覺不到。比如談話中有時會不自覺地說,這樣不好,那樣不應該。生活習慣應該再更好一些,心理要更成熟一些,工作要更努力一些,讓生活品質更好一些,業余生活應該更豐富些。

其實我本質也是個很散漫的人,我喜歡熬夜,喜歡睡懶覺,喜歡打游戲,喜歡下午茶聊八卦,喜歡發呆無所事事。我所做的對生活態度的一切改變,又何嘗不是被“精英論”“努力論”“成長論”所控制著呢。

所以,

中國式親子關系,

又怎樣呢?

張靚穎和你

怎么開心怎么活啊!

|34:11|

“老牛老牛,前面這條河深不深?”

“才不深呢,剛過我的小腿肚。”

置頂我,沒錯的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