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天花,市儈癌

來源:新浪博客 2016-09-26 11:41:05

加載中…

正文字體大小:大

愛情總歸像一場天花,你必須燒得稀里糊涂六親不認一次以后才能免疫。

倒不是說以后就不再擁有深愛,就是有了抗體,不至于每次都走在死活邊緣。這種具有免疫力的感情倒有可能才是健康又充滿活力的。

人的成熟,可能也是從每次要么死要么必死,到主動接受疫苗,帶著微量的病毒安安生生過一生。

我經常會想,曾經有很多斬釘截鐵的想法,不知不覺已經發生了改變。雖然我當年也很討厭笑而不語掛著神秘微笑的過來人說:以后你就明白了。

以前都說四十而不惑,我的感受倒是相反,越朝后面活,越覺得萬物萬事模糊,并沒有統一標準。估計是古人平均壽命短還早婚早育?沒條件繼續惑下去了吧。

而且,我發現,一個道理,只有在一個年齡才有意義。就好像十八歲姑娘賣萌發嗲和五十歲的那位臉基尼女士的嗲,很可能是可愛到驚悚的強烈反差。也像是二十歲的為情所困是一種青春殘酷之美,而八十歲的為情所困簡直就是心智停滯或倒退(夾雜了中老年危機也不一定)。

“什么年紀做什么事”這句話實際是一道枷鎖,但年紀會讓你知道有所為有所不為的道理,否則都過不去自己審美那一關。就好像沒人規定年過四十再去夜店就得槍斃,但更多中年人更熱愛在小院兒的夜色下飲酒飲茶。

那么有一些道理也沒有可能一直從青春歲月用到長大成人。但這是一條必經之路。就算裝成睿智或熱血,回首來時路,犯傻的事兒也沒少干過。怪不得我也不是很愛回首。

我也是寫過字字血聲聲淚的文章的人,現在光是腦海里構思一下,就已經把自己累頹了。而我曾斬釘截鐵的說過的一些話,現在都覺得好好笑啊。現在想想,就像一場少年天花,每個人都要經歷這樣一段奮不顧身的歲月,最后才學會了敝帚自珍。

“我愛你,和你有什么關系。”這樣感動了自己的話,現在已經覺得——當然有關系了啊,愛又不是獨角戲,愛需要互動和回應。對著山谷喊一聲,還有回音呢。自己腦子一熱,自演自導一出戲,還命名為愛,實在是太應該去參加個跑團,好歹還能拿個號碼牌。之后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萬事萬物須有關聯,才能稱之為愛。

“但我決定不忘記你。”——少年總喜歡狠呆呆的說話,覺得沒有發生銘刻在回憶中的大事件,就算虛度人生。這時“筆者”不禁要問:請問你是刻錄機嗎?很多時候,人為制造的感動和故事,就像只顧拍照卻忘記享受當下的旅行者,簡直就不想展開下一場旅行。每個人都要到經歷過這些,才學著忘記,才學著只朝前看,不回頭。

“女漢子”則是另外一個梗。太多的女生,在獨立生活并且單身的歲月都曾自豪的宣稱簡直能九天攬月并下海捉鱉的生活技能全滿、還特別懂得照顧關懷同性,簡直比直男還有用。可總有一天,你要學著柔軟的解決問題,并不能像個真正的漢子那么直接和全能,你開始接受相互的善意和關系,學會互相的依靠和依賴。明白柔韌回旋的意義,這個時候,可能會回去笑話那時候莽撞的自己吧。

這樣任性而迷人的話,在青春的時候真好,多么像少年的天花,熱烈的發作。這樣的話,太多太多。而少年天花的要義,在于盡情燃燒而拒絕一切茍且和茍延殘喘,卻往往自怨自艾且自憐。它需要的是波瀾壯闊的傳奇故事,生生世世的愛恨糾纏;突如其來的上天禮物和宇宙報償。而面目模糊的成年人,講不出干脆利落的話,可能是終于接受了不會發生傳奇的正常設定,開始柔軟起來,踏踏實實的,一點一點的修建自己的小世界。

因為世界變大了,所以,我們每天那么多紛亂的聲音,都是來自不同平行空間的對話。二十歲的道理和四十歲是不一樣的,二十歲賺到的錢和四十歲賺到的也不一樣,經歷過和沒經歷過的處境也是不一樣的,所以有人說得理直氣壯,也有人嗤之以鼻。有人覺得就應該這么活下去,而幸存下來的人都在竊笑。

我的意思是,不要怕犯傻。如果真要出天花,那么就趁著還年輕,趕緊出一下。然后你可以健康而活力的進入另一個道理空間去玩耍。不用在乎沒有經驗的同類或沒有指導意義的過來人說的那些話。但,一旦認識到某一個狀態已經不適合自己,更要有重新開始和推倒重來的勇氣和力量。

少年天花總比市儈癌來得好太多。市儈癌是一種漫漫生活中蠶食著心靈的東西,犯傻太多,又不懂認錯的人,在晚期會走向另一個反面。就好像死去活來的愛失敗之后會說“女人都只認錢/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這樣的話。我總覺得,活著的樂趣很多是來自那些不講道理的紛繁而無用的細節中,如果不承認人的軟弱善變、人性傾側、感性模糊的那一面,就很容易走到只相信可以衡量的硬道理中。他們會把一切都歸結成“人美就行”和“有錢真好”,在你講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說“這對我有什么用”。這樣的堅硬冰冷,也是值得為之一嘆。

原創文章

謝絕非授權轉載

搜索izhuangyating關注【莊雅婷】認證公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