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一碗雕胡飯 杜甫一片長安情

來源:中華網文化 2016-09-26 08:53:00

花草蒙拾

《周禮》上說“凡王之饋,食用六谷”,后世說“五谷豐登”,六谷之中,怎么到后來就遺落了一谷呢?

李白詩《宿五松山下荀媼家》:“我宿五松下,寂寥無所歡。田家秋作苦,鄰女夜舂寒。跪進雕胡飯,月光明素盤。令人慚漂母,三謝不能餐。”鄉野之地農家貧苦,荀媽媽家無宿糧招待客人,請鄰家女子代為舂米現煮飯。李白就著月光一看,是一碗雕胡飯。

植物檔案:菰,又名茭兒菜、茭包、茭筍;禾本科菰屬,多年生草本植物。稈基嫩莖為真菌Ustilagoedulis寄生后,粗大肥嫩,稱茭瓜,是美味的蔬菜。穎果稱菰米,做飯食用。

秋季,莊稼成熟,農家有糧食招待客人。這時的雕胡是新收的,是帶穎殼的谷粒,要煮飯得現舂去殼。此風保存如今,西南瑤壯苗等少數民族地區,糧食的保存方式還是依照的古法,在山坡邊修一個凌空的谷倉,既防鼠又防潮還通風,吃時取個十斤廿斤,吃完再舂。這樣的米沒有陳米味,不霉不壞。帶玻璃質的穎殼是最好的真空密封袋,可使糧食久貯不變質。

唐時糧食的概念是六谷,為稌(稻)、黍(黏黃米)、稷(也叫糜、不黏的黃米)、粱(粟、小米)、麥(小麥)、苽(菰米、雕胡)。六谷之說,上承周制,《周禮》上說:“凡王之饋,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飲用六清,羞用品百二十品。”后世說五谷豐登,六畜興旺,真是禮崩樂壞,要氣壞祖宗了。連六谷都廢棄掉了一谷,成何體統。

這六谷中,除了最后一種菰米,其余五谷現在也能吃到。南方人日常吃米飯,有點五谷不分,北方人是很清楚它們怎么辨認怎么吃的。黃米做黏豆包,也可以裹粽子,在糯米少的地方可以替代糯米做各種甜食點心;糜子沒那么黏,做成黃饃饃(就是《舌尖上的中國》第一集里那個一元錢一個的黃饃饃)當主食;小米熬粥,最是養人;小麥就不用說了,包子饅頭花卷餃子面條面包蛋糕等等都得靠它,屬百變星君。剩下一個菰米,遺落在了過去,真正應了它的名字,菰。

王維曾說:“鄖國稻苗秀,楚人菰米肥。”用菰米煮成的飯就是雕胡飯。雕胡飯屢見于唐宋詩詞:瓊杯傳素液,金匕進雕胡(元稹);為我炊雕胡,逍遙展良覿(杜甫);楚酪沃雕胡,湘羹糝香餌(韓翃);雕胡炊飯芰荷衣(陸游)……雕胡飯并不是貧家才食,皇家在重大節日用來祭祖兼宴請群臣,晏殊《元日詞》其三《御閣》第一聯:“南國雕胡奉紫庭,九重樓閣瑞云生。丹毫玉策延洪算,八表歡娛四海清。”富貴丞相善祝善禱,南方進貢的雕胡飯肥美甘香,預兆下一年四海升平。

唐宋的時候菰很常見。杜甫《秋興》八首,其七第三聯是“波漂菰米沈云黑,露冷蓮房墜粉紅”,他寫這組詩時人在成都,長安的秋天的風景都是他腦子里的,在他的想象中,昆明湖中一定長滿了菰草,連成一片像天邊的黑云。曾經漢武帝的演武池,在戰亂后成了野泖湖蕩。為了形容昆明湖的今昔對比,他不說芰菱、不說蘆荻、不說蒲葦,而單單挑了菰來烘托氣氛,一來唐時菰草常見,皇家水苑一旦沒人照看自己就長出來了,二來很難說不是看中了菰這個字帶來的孤寂視感,正好和末句的“江湖滿地一漁翁”相襯。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