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展或是撬動城市國際化的杠桿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6-09-21 11:25:00

在杭州,藝術展早已不是美術館的專屬,已經漸漸納入到普羅大眾的日常生活或消費行為之中。它有一張平易近人的臉,可能發生在畫廊里,在商場里,甚至一片廢墟之上。

今年4月,星光大道的“國家地理經典影像盛宴”大獲成功,門票不低卻人千人萬;

今年7月,浙江美術館華麗復出,拆除藩籬,真正和西湖融為一體;

三天之后,富春江畔的公望美術館就要開館了,杭州城里又多了一處新的文化地標。

……

在杭州,藝術展早已不是美術館的專屬,已經漸漸納入到普羅大眾的日常生活或消費行為之中。它有一張平易近人的臉,可能發生在畫廊里,在商場里,甚至一片廢墟之上。

與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相比,我們不缺美的感知力,也不缺藝術購買力,而是需要更多的世界級稀有原作和文化IP,來打開這座城市的眼界。

1公立美術館:缺乏美術館群效應?

“‘煌煌大觀——敦煌藝術展’的成功是不可復制的。70天中,超過35萬人次參觀了敦煌展。這個浙江觀展紀錄,至今沒有被超越。”

回憶起兩年前萬人空巷的轟動場景,浙江美術館副館長余良峰說這一切都是天時地利人和。“‘敦煌’這個巨大的IP,在任何時候都是一個值得做成展覽的展覽。”

從3歲到80歲,形形色色的尋常參觀者,跟著敦煌研究院講解員穿梭在各個神秘的洞窟之間。每個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所需的東西:技巧、歷史、寄托,或者單純的美。

在中藝文化藝術機構總經理李楠的記憶里,2007年在湖濱國際名品街舉辦的“16-18世紀歐洲經典名畫原作展”,火爆之勢也是空前的。“展覽的最后一天,隊伍的末尾繞著西湖從湖濱國際名品街快延伸到平海路了。”李楠坦言,在此之前沒人想到一次藝術展覽在杭州會成為一個全城熱議的話題。

“一個成功的展覽就是一件成熟的產品。”余良峰說,任何一個展覽的誕生是一個極其復雜且繁瑣的過程。往往得提前一年時間就得開始醞釀籌劃,再到運輸、借展、保險、展程設計等一系列策展工作,像敦煌藝術展這樣的“大工程”則是提前了整整兩年。

余良峰介紹,如今浙江美術館每年舉辦各種類型的展覽在50個左右,其中自主策劃的學術展覽達到了60%。至今還讓人津津樂道的除了盛況空前的“煌煌大觀——敦煌藝術展”,還有2009年的開館四大首展,2010年的“東西貫中——吳冠中藝術回顧大展”和今年的“真山難老——傅山作品展”,內容涉及古今中外,雅俗共賞。

“不過一直以來,在杭州出現一個極具爆點的藝術展覽更像是偶發事件,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余良峰認為,杭州尚未形成公立美術館群的集成效應。

“最好的樣板就是余德耀美術館和龍美術館,與中華藝術宮隔江相望、與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比鄰而居,構成上海最大的美術館群。還有深圳華僑城集團,旗下擁有和管理國家級美術館何香凝美術館、OCT當代藝術館群和華僑城創意文化園等一批有影響力的藝術展館和公益性文化藝術場所,聚集在一起相互滲透,相互扶持。”

而在杭州,大家耳熟能詳的公立美術館就這么幾個,隸屬于浙江博物館的西湖美術館、唐云藝術館、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還有成立一年多的杭州國畫院美術館。

2民營美術館:建館易經營難?

“我常常被問及,杭州什么時候才能看到更多世界級的珍稀原作展?”余良峰表示,浙江美術館一直在積蓄內功。“比起始建于民國的江蘇省美術館和近60年歷史的中國美術館,我們開館還不到十年。截至2015年底,我們已經征集收藏了近2萬件藏品,這個數字還在飛快增長。”等到自己的館藏足夠殷實了,才能真正有底氣地走出去,實現國際藝術機構之間的對等交流。

“不過現在,與盧浮宮、大英博物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這樣的世界頂級美術館合作是需要借展費的,且數額極高。而我們公立美術館的基本屬性是公益性,也就是說拒絕一切商業行為在這里出現。所以有時候,民營美術館反而能更好地引進展覽,管理藏品。”

在余良峰看來,民營美術館最大的優勢就是體制靈活,有較大獨立性。籌建七年多的全山石藝術中心就是這樣一個源于私藏的民營美術館,創辦模式與北京UCCA、上海龍美術館等一些民營美術館一樣,創辦者大多是先有作品或藏品,再開設美術館。其中長期陳列的130多件油畫,是全山石先生在退休20多年中,從意大利、法國、美國、荷蘭、俄羅斯等國引進的佳作。

負責人王文杰介紹,全山石每年的策展計劃是1-2個主題特展,全部展品都是從國外藝術機構借來的名家原作。最近,“歐洲油畫經典——提香與魯本斯作品展”正在藝術中心進行展出。“在杭州,想看到西方稀有原作不容易。除了我們全山石,還可以去今年年初剛剛開幕的光達美術館,主要是二十世紀法國具象表現的繪畫和雕塑。”

“雖然我們是以借展的形式,沒有所謂的版權金,但還是需要保險、運輸、來賓接待等一系列高額的策展費用。所以,自我循環太困難了,而支撐美術館日常運營的主要是全山石藝術基金會。”王文杰說,私人或企業資本注入到基金會,同時接受社會捐贈,這也是歐洲民營美術館的主要運營模式。“而且在歐洲,公益美術事業的稅收政策非常優惠,應納稅所得額的60%可以拿來沖抵,甚至還有免稅及撥款。”

“在建筑的功能設計、運營機制、管理體系等等方面,國外美術館的歷史經驗是可供我們參考借鑒的,這比自己摸索要高效得多。”王文杰說,現在全山石的主題特展會象征性地收取低額的門票,但遠遠低于國際標準甚至北上廣深的平均售價。“形成民營美術館運營整體的‘盤子’,使美術館本身不真正參與經營,相對單純地進行學術研究和美育推廣,這是我們所期望的生存狀況。”

目前,全山石藝術中心和廈門中華兒女美術館、寧波華茂美術館等一些地方民營美術館形成了藝術聯盟,建立合作并進行資源共享,同時也可以實現集約化效應,減輕彼此的經營壓力。

3商業特展:入不敷出如何長久?

這兩年,在中國藝術展覽市場又出現了一個新概念——商業特展。

去年杭州創意設計中心的“不朽的梵高”感映藝術大展和今年星光大道(二期)的“國家地理經典影像盛宴”,背后的策展團隊就是陶潔和她的C&C文創。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商業特展呢?在不少專業藝術學者看來,“花錢特別多、觀眾特別多、陣仗特別大”是商業特展的基本屬性。陶潔說,這樣的描述易于理解,但顯然不夠嚴謹。在陶潔看來,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就是2014年上海K11的“印象派大師·莫奈特展”。觀展人數達到40萬人次,在票房和衍生品上的營收接近3000萬,且特展期間K11商場的日常營業額增長了20%,取得了商業特展的現象級成功。從內容來說,所謂的這種商業特展都集中在文創領域,包括東西方藝術、卡通動漫、設計、時尚生活等,已經呈現出越來越清晰的多樣化趨勢。區別于拍賣和藝博會,特展是以門票、衍生品為主要盈利模式的。

陶潔有一個觀點,任何藝術展覽都不該是“養在深閨”里的,所以一場商業特展就是藝術生活化最好的案例。“我們團隊策劃的第一次商業特展是‘不朽的梵高’感映藝術大展杭州站。沒有參考和借鑒,只能自我摸索。”三方合作,投入千萬,但是最終在商業營收上遭遇了“滑鐵盧”。

到了今年的“國家地理經典影像盛宴”,團隊能力更加成熟,市場判斷更加精準。兩個月的展期,觀展人數達到近6萬人次,給星光大道商場帶來了10多萬的客流。此役之后,C&C文創在圈內快速建立起了信任感和接納度,廈門、成都、西安等多個城市的合作方紛紛找上門來。

李楠是做藝術家代理起家的,如今也成為了商業特展的策展人。他是“法國盧浮宮藝術珍品中國巡展”的首席代理,同時擁有13000張盧浮宮館藏版畫五年的中國代理權。今年5月,李楠把近100件盧浮宮和法國博物館聯盟官方授權的藝術藏品帶到了杭州的城西銀泰城。短短一個月時間,觀展人數就突破了3.8萬。

“不過,現在來談成熟的商業模式還為之過早。”李楠說,“我們和K11不一樣,他們有自己的藝術基金會,通過K11購物中心的盈利來支持基金會運作,通過基金會和擁有版權所有權及運營權的藝術機構合作,來運作各種商業特展,再吸引購物中心的客流。”換句話說,像李楠和C&C文創這樣的獨立策展方往往得自己承擔高額的版權金以及保險費,特展營收則主要靠冠名、贊助、門票和衍生產品,所以完成一次策展入不敷出是常態。

4大眾審美:藝術斷層誰來填補?

“杭州人的審美觀念正在發生變化,開始從新奇而又難懂的矛盾僵局里跳脫出來,與形形色色的藝術形式握手言和。”李楠切切實實感受到這樣的審美趨向。

“‘我不懂藝術’,摔下一句悻悻的結論之后,參觀者揚長而去。這樣坦白,也是一種解讀藝術的方式。不過,普羅大眾的藝術訴求到底是怎么樣的?一開始,最好是不需要任何知識背景,不需要任何前提,就能從中直接感受到美。很顯然,敦煌做到了,盧浮宮也做到了。但是黃賓虹不行,在普通觀眾看起來他的作品就是一片黑天墨地。趙無極的油彩看不懂,老祖宗的梅蘭竹菊也看不懂。”

余良峰說,浙江美術館一直擔有大眾審美普及的使命和責任。“80多年前,蔡元培先生提出用美育代替宗教,這一使命至今尚未完全實現,更何況當今美育的社會功能遠不止這一點。經過一些年的文化斷層,審美的缺失還需要慢慢填補。”

王文杰也表示,作為公共文化服務機構,眼下我國民營美術館尚未承擔更多服務大眾的美育職責。“全山石的定位是一個集研究、展示、收藏、教學為一體的公益性油畫藝術研究。我們的功能是對社會開放的,邀請中外藝術家進行創作、研究,組織油畫培訓,提攜優秀青年油畫人才。所以這是一個研究普及藝術中心,也是一個中外油畫交流的中心。”

“美術館,應該遠不止于單一的展覽。”余良峰介紹,浙江美術館開館以來,觀眾人數逐年增加,2015年達到了80多萬人次。每年的新春祝福、3月的女人月影、6月和7月的動畫季、暑期的名師講壇,還有實驗場、設計界、“藝游鄉里”……平均每年280場的公共藝術教育推廣活動,平均一周四五場——這個成績,在國內無論公立還是民營美術館,都難望其項背。“浙江美術館要做的正是這樣一個平臺:公共教育與學術并行,如同兩翼,缺一不可。”

余良峰發現,現在觀眾會獨立思考,并提出需求,可以和美術館進行自由而有效的溝通,藝術互動又高了一個層次。“原來,出租車司機都不認識浙江美術館;現在,路過的外地游客都會慕名而來。比起一個美術館的鎮館之寶,一座城市的藝術氛圍才是無形的財富,我們離一個美術館影響一座城市的目標越來越近了。”

(編輯:楊晶)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