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廊模式大革新!聽6位經紀人談畫廊業未來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6-09-21 09:56:00

畫廊業目前正在經歷巨大的轉變。它們已不再是以前那些由個人固守著、常有激進取向的小堡壘,而是搖身一變發展成了今天乘風破浪,從一個港口(藝博會)前行到下一港口的大型航船。

布達佩斯Art+Text畫廊舉辦的“斜對角的歷史”(DiagonalHistories)展覽現場,參展藝術家包括ImreBak和PeterHalley,2015。圖片:TamasBende

畫廊業目前正在經歷巨大的轉變。它們已不再是以前那些由個人固守著、常有激進取向的小堡壘,而是搖身一變發展成了今天乘風破浪,從一個港口(藝博會)前行到下一港口的大型航船。同樣,它們也面臨著各種危機,如果不能將規模變得更大,那就只能接受被其他機構吞并,逐漸沉入海底的命運。

拋開這些比喻不說,當下以藝博會為驅動的藝術體系很明顯有著自己的固定模式,甚少有迂回的空間:位于邊緣地帶的小畫廊可以參加小的展會,將作品賣給那些它們可能在其他場合從未能夠見到的收藏家。而諸如高古軒(Gagosian)、豪瑟與沃斯(Hauser&Wirth)、瑪麗安·古德曼(MarianGoodman)、大衛·卓納(DavidZwirner)、還有泰達烏斯·羅派克(ThaddaeusRopac)、AlmineRech、貝浩登(Perrotin)以及MassimoDeCarlo這樣的大型機構,則變得越來越大,在世界各地開設分支機構——從單艘的艦艇變成了船隊。那些中型畫廊又是怎樣的呢?

對于他們來說,現在是艱難的時期。MOTinternational、MargoLeavin-—畫廊主的合伙人說“人們現在接近藝術的方式已經完全不同了”、LisaCooley、以及McKee,這些聲譽良好的畫廊都相繼關門歇業,恰好印證了這一點。McKee的畫廊主也說:“藝術市場已經發展得非常龐大,我們的畫廊模式受到了威脅。”

當然,隨著洛杉磯的Maccarone、以及在舊金山發起新合作項目的AndrewKreps與AntonKern等中型畫廊的涌現,也說明了這是一個激動人心的年代。但是,藝術圈的系統充滿了流動性,并鼓勵擁有各種背景人士的參與。越來越多的個人都正在突破簽約藝術家、舉辦展覽、參與藝博會這樣的傳統畫廊模式,建立起一套自己的模式。他們并不與固有的畫廊體系對立,而是在這之上加入自己的方式。這樣的畫廊主代表有:洛杉磯建筑商JayEzraNayssa(DelVazProjects公寓畫廊的創立者),以及356MissionRd。項目的發起人藝術家勞拉·歐文斯(LauraOwens)與出版商WendyYao。

artnet新聞訪問了6位經驗豐富、有趣又具有原創性的人物來分享他們的經驗。這些受訪者都非常國際化,同時從事著多個項目,而且對傳統的白盒子展覽方式十分反感。

倫敦CarlKostyál畫廊的“PremierMachinicFuneraryPartII”展覽中,TimurSi-Qin的作品現場,2014

CarlKostyál

出生在匈牙利的倫敦藝術經紀人CarlKostyál因發掘了英國雕塑家海倫·馬丁(HelenMarten)而聞名藝術圈。此后,他便專注于為一系列在倫敦沒有代理機構(或在當時還沒有)的國際藝術家舉辦展覽,其中包括馬蒂亞斯·法德巴肯(MatiasFaldbakken)、彼得·克芬(PeterCoffin)、克萊爾·方丹(ClaireFontaine)、奧斯汀·李(AustinLee)、以及約翰·亨德森(JohnHenderson)。

Kostyál并不認為自己的這番努力是在嘗鮮,反之他覺得是在遵循歷史的模式。“我在1980年代的米蘭長大,當時見到了許多很有能力的經紀人將藝術家帶到這座城市,然后建立收藏,”他對artnet新聞說:“1950年代,來自布達佩斯的畫廊主AgnesWidlund為TheodorAhrenberg引見了畢加索以及導師PontusHultén。至此之后,一套偉大的瑞典私人和公共藝術收藏被建立了起來,從而使得勞森伯格以及賈斯帕·瓊斯的作品很早就進入了斯德哥爾摩。”

目前,Kostyál常往返于倫敦和斯德哥爾摩兩地,并在這座瑞典城市設立了第二家分支機構,展出AlexdaCorte和PetraCortright的作品。2015年,他為倫敦空間作出的首個“歷史選擇”是匈牙利前衛藝術家DóraMaurer。今年,Maurer在白立方畫廊舉辦了個展,策展人是他的妻子Katharine。

GáborEinspach

GáborEinspach

作為Kieselbach拍賣行的合伙人,GáborEinspac不顧匈牙利動蕩的政治局勢,決意租下布達佩斯最著名的新藝術運動建筑Bed?House中的一間公寓來展示自己喜歡的藝術品:無論是將知名美國藝術家PeterHalley(他的作品最終被當地的美術館收藏)與匈牙利先鋒藝術家ImreBak、以及年輕的PeterPeri一起展出,或是推出匈牙利的新晉藝術家。

“Art+TextBudapest并不僅僅是一家商業畫廊,”他對artnet新聞說:“我們處理的是與藝術相關的文字媒體;我已經出版了14年的《Artmagazin》,我和生意伙伴TamásKieselbach一起出版了一系列藝術書籍,他出版了20多本關于匈牙利繪畫以及匈牙利歷史事件的書籍。”

特拉維夫projects|atfifteen,“HowRareisRare”展覽現場的WilliamAnastasi、GizelaMickiewicz作品,2016

菲奧娜·比伯斯坦(FionaBiberstein)

菲奧娜·比伯斯坦從小在蘇黎世的藝術氛圍中長大,并在倫敦接受教育。她在離開了PhillipsdePury&Company、Acquavella畫廊后,決定回到特拉維夫,在繼續自己藝術顧問服務的同時,開始運營projects|atfifteen。這是一個展示群展的移動空間,名字來自于她購買第一件藝術品時的年紀。

“在目睹了紐約的空間起起落落后,我開始懷疑我們所熟知的畫廊模式,”她對artnet新聞說:“藝術界和多年之前還是一回事嗎?不,所以對于我這樣的業內人士來說,現行的畫廊模式已經不再是適合的模式了。”

這個以項目為主導的藝術空間向當地收藏家推出了諸如JessicaMein、JosephMontgomery、以及PatriciaTried這樣的年輕藝術家。此外,她還想將國際領域的藏家帶到以色列。“懷著這樣的想法,并且考慮到展覽開設的地點是在以色列,這樣一個年輕的中東國家,我認為選擇一個以個人項目為主、與我相關而不是和具體在哪個空間舉行的展覽,似乎是正確的方式。”

OFCAInternational的“Indisciplinato”展覽現場,MarcoCassani作品。印尼日惹,2014

阿斯特麗德·霍諾德(AstridHonold)

德國出生的阿斯特麗德·霍諾德在阿姆斯特丹與藝術家FendryEkel以及FolkertdeJong一起發起了OfficeForContemporaryArt(OFCA),在管理藝術家工作室的同時還把藝術品賣給查爾斯·薩奇(CharlesSaatchi)這樣的藏家。

現在,OFCAInternational以印尼日惹為基地,與Ekel以及印尼藝術家JumaldiAlfi一起運營。霍諾德在進行OFCA和自己的圖書制作公司BlackCatPublishing的工作之余,還在柏林攻讀博士學位,并在巴厘島發起了AstridHonoldFineArt。

“藝術就是要拓寬我們認知的邊界。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人們就需要明確的了解這些邊界是什么,知道自己與它們的關系和所處的位置。我想這就是、也一直都是藝術的基本環境。”她對artnet新聞說。

“在我所受的建筑教育背景下,我總是對gesamtkunstwerk(總體藝術)的概念感興趣。藝術的雜糅性對我來說不僅僅是將不同的元素融合在一起,而是很好地將這些元素本來的特征、你自己的需要、以及環境進行綜合分析,這樣你的創造性也會得以增長。”

羅伯·提特斯。圖片:DanielZimmer

羅伯·提特斯(RobTeeters)

2006年,還在建筑公司就職的羅伯·提特斯創辦了自己的藝術顧問公司,這也是目前他在藝術方面所涉獵的眾多領域之一。提特斯的業務現在都以從辦公室轉為代理機構的FrontDeskApparatus進行。他既為熱門的CarissaRodriguez舉辦展覽,也推出像鮮為人知的表演者BrunoJakob的展覽。他同時也為藝術畫廊出版圖書,設計網站,并提供品牌咨詢服務——這部分的工作由他的合伙人邁克爾·卡皮奧(MichaelCapio)負責。“我辦公室的核心業務是藝術咨詢。所有的其他事情都要依靠這個來進行,它是我們的業務基礎所在。”他對artnet新聞說。

“我很正常。我有個花園。我是一個人”(I’mnormal.Ihaveagarden.I’maperson)展覽現場的CarissaRodriguez作品。FrontDeskApparatus,紐約。圖片:JoergLohse

但是,他的工作還不止于此。提特斯還是ThePowerStation的藝術總監,這個類似美術館的藝術空間是由達拉斯藏家Alden與JanellePinnell夫婦發起的,他在那里策劃了藝術家JacobKassay、JosdeGruyter&HaraldThys、以及PietroRoccasalva等人的個展。“我并沒有在哪個明確的時刻決定要在自己的辦公室做這些各種各樣不同的工作,所有的事情都是在這個空間內自然而然形成的。我很容易就會感到無聊,所以我覺得我同時做不同的事情就是為了避免自己疲勞。”

在羅馬INDENPENDENZA的展覽“ReciprocalScores”,其中藝術家TaubaAuerbach和CharlottePosenenske的作品,2015。圖片:Courtesytheartists,STANDARD(Oslo)andMehdiChouakri,Berlin。Photo:VegardKleven

馬克·奇維(MarcoZevi)

受到畫廊主EmanuelaCampoli與GilPresti的啟發,羅馬工程師/收藏家馬克·奇維決定清空自己祖母在1920年居住的公寓,位于意大利首都羅馬市中心一座1885年建筑中。他在這里創辦的INDENPENDENZA空間仍保留了原建筑的地板和帶有裝飾的天花板和壁紙,而在此舉行的展覽包括藝術家AdrianaLara的個展(由法國畫廊主ChantalCrousel的女兒EvaSvennung策展),以及TaubaAuerbach與德國極簡藝術家CharlottePosenenske的雙人組合展“ReciprocalScores”。

“我既不是畫廊主也不是策展人,我是一個工程師,”他說:“這是一個邀請國際藝術家前來展示作品的空間,他們可以在這里進行展覽的構思、創作,或者簡單地布展。”

同時,他還說道:“藝術家們可以自己決定是否要在這里進行駐地(房子里有一個小型的居住單元),在羅馬進行展出。他們其中有些人就這么做了,或者就只是在這里做一個短期的展覽。羅馬是我的故鄉,藝術滲透進了這個城市每一個角落。而當代藝術曾經是城市生活隨處可見的一部分,但現在似乎大家越來越淡忘這樣的態度了。”

(編輯:楊晶)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