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批女飛李凌超任副團長 駕駛空軍最大運輸機

來源:軍事新聞 2016-03-21 16:45:35

主人公小傳:李凌超,女,漢族,四川射洪人,1978年10月出生,1997年8月入伍,中校軍銜,一級飛行員,安全飛行2700余小時,現任中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團副團長,2次榮立三等功,2014年被評為“全國三八紅旗手”,2016年獲評“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

初春的北京,陽光明媚。2月29日,紀念“三八”國際婦女節暨全國三八紅旗手(集體)表彰大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隨著一名身著藍色軍裝、肩披“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綬帶的女軍人走上主席臺,全場響起熱烈掌聲。

當晚,她的事跡傳遍各大主流網站,千萬名網友在點贊的同時,記住了她的名字:李凌超,中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團副團長,我國第七批女飛行員。

夢想超越——放過名校擁抱藍天

“要說飛行,還得從名字說起!”3月17日,在空軍指揮學院,記者見到了正在參加航空兵團級指揮培訓的李凌超,眼前的這位女軍人英姿颯爽、秀美大方,舉手投足間不僅透著女性的溫柔和學者的睿智,更有軍人的干練。

李凌超出生在遼寧沈陽,父親曾是一名空軍飛行員,出生時父親希望她能接過自己的駕駛桿,繼續與戰鷹為伴搏擊藍天,便取名“凌超”二字,寓意“凌云壯志、超越自我”。

1997年,李凌超高考時,趕上空軍招收女飛行員。從小熱愛飛行、崇拜父親的李凌超,想報考飛行學院。但除了父親,親人都不支持。母親擔心她的安全,揪心地說:“替你爸擔心了半輩子,他終于平安落地了,你是不想放過我的下半輩子啊?”學校老師甚至校長找家人談話,認為李凌超成績優異,考取名牌大學沒問題,將來自由選擇、前景很廣;同學認為她是獨生女,吃不了那份苦,當兵都費勁,還能當飛行員?

“飛行是我的夢想,用青春去追夢,我無怨無悔。”提及當初的選擇,李凌超異常堅定。她一路過關斬將,順利通過體檢考核,并以高出清華、北大錄取分數10多分的優異成績考入空軍航空大學,成為當年的入學“狀元”。

離家時,父親告訴她:“要想成為一名真正的飛行員,就要超越性別、超越自我。”李凌超深知,自己選擇的這條路可能比想象中更艱辛,但為了夢想,她愿意!

一入校,她就碰上“硬茬”,第一步邁得異常艱難。基礎訓練階段,李凌超的文化課全部優秀,但體能考核總是靠后。第一次3000米測試,她后半程幾乎是走下來的。體能跟不上,高強度的訓練讓她有點扛不住,怎么辦?別人跑5公里,她就跑10公里,別人做50個蹲下起立,她就做100個,每次強化訓練都大汗淋漓、腰酸腿痛,腳上的水泡更是磨了又起、起了又破,最后長成老繭。就這樣幾個月后,昔日柔弱的樣子不見了,體能考核順利通過,而且成績排在同批女飛行員前列,兩年后轉入飛行學院,開始學習飛行。

北方的冬天,機場寒風瑟瑟,零下二十幾度,空中溫度更低,飛機上沒有任何取暖設備,可李凌超學習飛行的熱情一點不減,訓練中有任何問題,都會不依不饒地追著教員問;每次帶教飛行,都會仔細揣摩每一個動作,回到宿舍反復領會動作要領,研究疑點難點,寫下心得體會。憑著一股不服輸的韌勁鉆勁,李凌超在校期間年年被評為優秀學員,懷揣火熱夢想順利畢業,離藍天越來越近。

崗位超越——搏擊長空當好戰士

“女飛行員,首先是一名女戰斗員。”2001年,李凌超與20多名姐妹一同分到了素有“女飛行員搖籃”之稱的空軍航空兵某師。這是一支歷史厚重、戰功卓著、英模輩出的部隊,是空中投送拳頭力量。組建以來先后參加過支援解放、搶險救災、海外撤僑等重大任務,涌現出“全國十大女杰”岳喜翠、“全國抗震救災英雄模范”邱德甫,“英雄航天員”劉洋、王亞平等一大批英模人物,部隊上下想打仗、練打贏氛圍十分濃厚。在這樣一支過硬的部隊、一個優秀的團隊里,李凌超更是拿出了不服輸的拼勁,一到部隊她就是打仗的姿態。

想著終于能駕機執行任務了,李凌超渾身就有使不完的勁,為盡快實現單飛,她一門心思學習航理,精益求精鉆研技能,有時為了背畫一個油路圖,她反復練習10多次,在宿舍里一待就是大半天;為搞懂一個電門工作原理,她一次次向教員請教,大中午爬進機艙研究摸索。最后一個戰術課目“夜間儀表航行”訓練時,能見度只有1.3公里。指揮員叮囑她“第一架次如果實在看不清,可以通過”,但她卻沉著冷靜,緊握駕駛桿,下降高度,對準跑道,讓飛機穩穩著陸。

李凌超覺得夢想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正準備信心滿滿大干一場時,卻患上顎骨病住院了。“情緒非常低落,耽誤大半年我就可能從雁群掉隊。”時至今日,李凌超記憶猶新。躺在病床上,她一遍遍問自己,能這樣放棄嗎?就這樣向夢想低頭嗎?不能!明媚的藍天夢驅散了心中陰霾,她堅持在病床上學理論,病休期間還跑到機場觀摩戰友飛行。

功夫不負有心人。病愈沒多久,李凌超就趕上了改裝進度,還在軍區空軍航空理論崗位練兵競賽中奪得第一名,不僅通過了所有技戰術課目考核,而且在同批姐妹中第一個放單飛、第一個通過一號天氣標準考核、第一個當機長,成為名副其實的戰斗員。

飛行路上,超越無處不在。那年,一紙命令把李凌超調到了師機關任參謀。當時,空軍正推行“機組資源管理”,將民航機組管理的先進理念引入部隊,對于部隊來說這是新鮮事物。李凌超一有時間就往基層跑,了解飛行人員想法,收集外軍和民航機組管理先進經驗,聽意見、搞調研,總結機組管理做法。當年,她編輯的《機組資源管理研討》期刊,引起行業專家的關注,在全空軍推廣。

李凌超做起飛前檢查周建華攝

自我超越——心懷使命聽令出征

2015年6月1日夜,“東方之星”號游輪翻覆,國家第一時間吹響了搶救生命的集結號,各方力量迅速向事發地域聚集,空軍某機場一架銀色戰鷹聞令而動、迅即升空,駕駛它的正是李凌超。

“我的夢想超越性別,超越自我!”作為一名女飛行員,飛行的夢想雖然瑰麗,但要付出的東西也很多。

李凌超和愛人張紅崗原本是同一個部隊的戰友,兩人比翼齊飛的生活原本十分浪漫。但2006年張紅崗被調往千里之外的另外一個部隊改裝某大型運輸機。當時,李凌超已經懷孕6個月,正需要人照顧。張紅崗猶豫了很久,最后想了一個轍:在她心情愉快時候說出來。雖然心中不舍,但李凌超最后還是接受了,她清楚:軍人必須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2008年春節,兩人原本約好一起回老家過年。然而,就在他們各自收拾好行李準備上車的時候,李凌超突然接到命令:南方地區發生雨雪冰凍災害,部隊進入一等戰斗值班,隨時出動準備救災。最后,兩人只得在電話里相互安慰,相互鼓勁,要把遺憾彌補在執行任務中。

“上帝給你安排了做飛行員的父母,就要求你比別的孩子更強大。”李凌超經常這樣告訴自己的孩子,也是在寬慰自己心中的內疚之情,因為虧欠孩子的實在太多。李凌超說,孩子5歲的時候,就開始一個人接受“托管服務”乘坐民航的飛機。但自從阿姨劉洋飛入太空后,孩子的理想,就是也要當一名航天員。

每次升空都是凌空超越的開始。兩年前,部隊改裝某大型運輸機,李凌超帶頭學習新知識、研究新裝備,自己僅用2年時間就完成了教程5年的改裝任務,還帶領大隊科學設計、自我加壓,圓滿完成改裝計劃。

如今,李凌超已經成長為一級飛行員,具備多種機型機長、教員、指揮員資格,很多急難險重任務,都留下了她飛翔的身影。

2010年11月,李凌超奉命執行廣州亞運會消云減雨任務。為了保證開幕式天氣晴好,飛機鉆到云層中實施作業,而這一過程飛機最易結冰,危及飛行安全。開幕式當天,李凌超駕機升空,鉆云顛簸著緩慢爬升,在水汽條件最佳的云層中,果斷按下焰彈發射按鈕,提前催下了廣州周邊的細雨,圓滿完成了任務。

部隊遠海訓練,李凌超帶機組積極應對海上風浪大、天氣變化快、沒有參照物等嚴峻挑戰,超長時間、最低高度海上飛行,取得運輸機遠海低空機動飛行的歷史性突破。

去年,部隊未知條件下實兵拉動,她頂住壓力,憑借精湛的飛行技術、頑強的戰斗作風,首次夜間駕駛新機型奔襲3000多公里,將戰斗人員空運至指定區域……又是一次完美的超越。

而今,隨著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深入推進,李凌超所在部隊又面臨著難得的發展機遇。采訪中,李凌超激動地告訴記者:“駕駛空軍最大型的運輸機,既是一種榮譽,更是一種責任,我將隨時聽令出征,飛向祖國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張雷周建華)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